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悼念李润新教授 只要去中国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4:29

只要去中国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1 Vote)

只要去中国,就带你们去
司马攻

趁泰国新年长假,2017年4月11日与大女儿、二女儿、三女儿、小孙女、小孙子一行六人作丝路之旅。途经、游览了成都、嘉峪关、敦煌、莫高窟、鸣沙山、日月泉、张掖、武威、兰州。

4月12日登上了天下第一雄关——嘉峪关,在关上放眼望眺,只见一片平川,令人心旷神怡。风很劲,几乎站不住脚,那些世俗杂事都随风而去!

下得关楼,只见关里关外,游人都在劲风里微笑,雄伟的嘉峪关已卸下了甲胄换上了彩衣。嘉峪关虽失去了军事作用,而目前正发挥着经济效益。

摄氏7度的寒冷天气,孩子们还是买冰淇淋吃,我也试一试,很不错,原来在寒风里吃冰淇淋更別有滋味。
4月13日到达敦煌,久违了的敦煌19年!

1998年8月泰国华文作家协会,应中国作家协会之邀前往北京作文学交流,成员有司马攻、梦莉、陈博文、白翎、黎毅、曾心、陈小民、郑若瑟,由陈喜儒处长为全陪;导游西安、兰州、敦煌等地。在敦煌两天时间,有一整天参观莫高窟。
莫高窟有375个洞窟,当时我们参观了二十多个窟。每走进一个洞窟,便有各种不同的感受;我的脑子随着石窟里的雕塑、壁画翻腾,惊叹、振奋、神往、自豪;眼见珍贵的壁画的被破坏、巧夺,文物被盗取而感慨、愤怒。

这一次因为时间太少,只看了六个洞窟。虽然我依然有19年前的那种激动,但更多的是领悟与禅受。

莫高窟变了,19年前我见到的洞窟的窟门都很自然、古朴,现在却大都涂上了水泥,成为现代化的洋楼形状!幸得的是窟内没有改变,都保存得好。内在还没变,算是很不错了!

4月13日下午到达鸣沙山。回忆当年由陈喜儒的一带一路,到了鸣沙山,九个人中有四人坐在骆驼驼峰中照相,有四个人骑骆驼走在山滩上,只有我不坐更不敢骑,有人说我是胆小鬼,我说我不是胆小,是怕死。

这一次到鸣沙山,加上导游是七个人,孩子们组成了骆驼队,西出阳关。那时孩子们在关外,我独自一个人孤守在关内。
月牙泉是敦煌八景之一,在鸣沙山附近,一勾清泉正如弯弯月亮,19年了,她还是那么清秀。可当年我对这弯清泉有些疑问,我幼时很笨,因此,脑子里的问号特别多。目见这个月牙泉的泉水,心里想着:会不会是人工所为的。因为大家都感叹、惊喜大自然的魅力;赞美祖国的美丽河山,我怕扫大家的兴也就没有把心中疑惑说出来。

后来我终于得到证实:月牙泉的地下水已枯竭,泉里的水都依靠水管输入的水龙水。”这次,三女儿也问:这里的水是自然的吗?”我微笑不答,我不想骗她们也不想让她们失望。何必去探索泉水是真”是假”!总之它原来就是真的,而且真了很久,称之为真的也不过份。至于月牙泉旁边小丘上的药王庙的那位药王更一定是真的,哪有何方神圣,来此香火不旺,油水不多的荒漠之地当个假神明!

4月13日抵达张掖,张掖古称甘州,素有桑麻之地,鱼米之乡之美称。有38个民族聚居此地,李元昊在此建立西复国。张掖,我有点陌生,而说到甘州、西夏,我倒是颇有印象,尤其是柳永那首《八声甘州》其中的: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是我年轻时最喜欢读的词句。

张掖位于河西走廊中段,古丝绸之路重镇,是新亚欧大陆桥的要道。玄奘取经曾经此地,陈子昂、王维、高适、岑参等诗人都曾驻足于此,并留下许多诗篇。许多民间传说、戏剧,如《五虎平西》、《杨门女将》都与这里有关。
13日上午到张掖大佛寺、木塔寺礼佛。大佛寺又名睡佛寺,其中卧佛长34.5米,为中国现存最大的室内卧佛。

午餐后往张掖丹霞地貌公园,张掖丹霞地貌国家地质公园,是中国唯一的丹霞地貌与彩色丘陵景观复合区。我们从公园西边走,西边每有4个观景台,我和孩子们登上1号观景台——灵猴观海、众僧拜佛,只见一波波的色彩巨浪滚滚而来,蔚为壮观。

接着的三个观景台,虽然登高可以望远,但底处的人所见到的,上层的不一定见得到!
下午3点,乘中巴往武威,武威也称凉州、西凉,是个历史名城,位于甘肃省中部,为古丝绸之路的要冲。从张掖到武威250公里,全陪说车程3至3小时半可到达。今天换了个叫柳月俏的女司机,约30多岁,容貌算是和她的姓名对得上号(如果瘦一点就更贴切)。

本来孩子们认为到武威还有时间购物,但因柳月俏的过分小心,车子开了5个多小时,到了武威已是月上柳梢头了。
第二天一早便到雷台观和雷台双墓观光。1969年乡民的雷台老槐树下发现一座东汉大型砖室墓,出了331件文物,包括著名的马踏飞燕铜奔马。这铜奔马已成为全中国旅游标志。

我在雷台观里的小卖店买了一匹小小的铜制的马踏飞燕铜奔马作为纪念。可能因为我姓马,对于马特别有感情。我不但对马有美好的感觉,也为姓马而骄傲,更为生为中国人而自豪。

9年了!自从内子去世之后,孩子们要求我每年和她们去国外旅游一次,我答应了,我心里明白,她们要我和她们一起去旅游除了观光之外,最主要的是想和我团聚。

孩子们长大了各自有个家,为了我这个父亲,他们六个兄弟姐妹开会决定,让大女儿一家来陪伴、照顾我,其他的孩子就会少离多了。她们要我一起去旅行,除了观光外,主要的是有一个星期的欢聚。

这一次的敦煌之旅,是九年来六次旅游人次最少的一次,前几次除了我的儿女、孙子外,还有几个小姨子以及孩子的朋友,十几个人阵容还算不错。不过人少也有好处,人少可以看得多些,话说得多一些。

每年的全家欢旅游线路,除了第一次由我一带一路,带他们回故乡老家看看外,下来几次都由孩子们磋商,将决定之前她们总是问:

爸爸,到XX去好吗!还是去XX?”

我斩钉截铁地回答:

只要去中国,就带你们去!”

2017年7月整理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