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加华作品专辑 陈浩泉
Wednesday, 27 February 2019 04:43

陈浩泉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陈浩泉
加泰作家历史性的文学交流


第一次到访泰国是1971年12月,屈指一算,竟是整整47年前的事了。后天,又到泰国两次,期间曾与诗人岭南人及一位泰华翻译家等文友聚晤。这次带领加拿大华裔作家星马泰访问团前往,应是我第四次到访泰国了。


十分感谢泰国华文作家协会司马攻永远名誉会长和梦莉会长的妥善安排与热情接待,让我们有机会与泰华作家和学者进行了一次很有意义的文学交流。


当天的交流座谈会由泰华作协秘书长温晓云主持,梦莉会长和我分别先介绍泰华作协和加华作协的情况,然后,司马攻名誉会长在致词中指出,泰华文学已被定位为泰国文学的一部分,这实在是令人欣慰的事。他认为,香港成立世华文学联会,中国成立世华文学联盟,都有助于世华文学的整合与发展。


加华作协访问团此次出访,在香港和星马泰四地的文学交流座谈会,主题都是“世华文学的新棋局”,我在会上的讲话也都简要阐述了个人的看法,希望抛砖引玉,多听各地作家学者的高见。个人认为,“世华文学的新棋局”这题目很大,但我们可以从自身当地文学的角度来观照、探视世华文学的现状与未来的发展。“世华文学一盘棋”,作家与研究学者都宜有全球视野,去耕耘与探讨这个“世界最大的文坛”。


我认为,作“为双栖”甚或“三栖”的海外华文作家,“易位 (移位,或称错位,dislocation) 写作”有三方面值得思考:视角、题材、心态。首先,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这两种“隔”对写作人不无好处。时间的距离起到沉淀的作用,可使作家对问题看得更清晰;空间的距离则可使创作者处于一种抽离、超然的冷静状态,换了不同的视角,对事物的看法也会更全面、更立体,因而可更理智地去处理题材,从而也提高创作的立足点。其次,写作题材可来自原居地,也可在移居地取材,加以融汇。就如厨师,可用原居地带来的冬菇、虾米等存货,也可就地选取三文鱼、马铃薯等新鲜食材,只要配搭得宜,技艺高明,自可烹调出美味佳肴。最重要的一点是作家的心态,置身异国他乡,有时“梦里不知身是客”,有时却“梦里应知身是客”,主、客两种心态必须变通融合,灵活运用。也就是说,主、客两种心态在必要时应位置互易。如何把握,就看各人的智慧了。


座谈会上,范军敎授在发言中说,泰国有一千年的华侨历史,华文敎育发达,近来,东南亚举行华文文学营,缅甸华文作协成立,韩国也有学者成立华文文学学会,世华文学的前景愈来愈好。青洋也认为,今天的世华文学有深度、广度,也有自由度,前景可期。


岭南人很高兴见到老朋友陈浩泉、韩牧,他说,加华作协访问团在加泰文学交流上走出了漂亮的第一步。他推崇加华诗人洛夫与痖弦杰出的文学成就,也认为我们这一代每个人都是一本书,要写好这本书。韩牧说,泰华老诗人仍每天写诗,十分难得。泰华作家作品多,评论也多,十分努力,很有成就。任京生也祝贺泰华作家在文学上取得的骄人成果。


张鍚镇教授和大家分享“两栖作家”的写作经验。他认为,对一个写作者来说,国外经验是重要的,这样在写作中会有两种文化的比对,让读者有更开阔的空间,这就是跨文化作品的意义。他的曼谷、北京之间的“双城记”正是这样的作品。
座谈会上,曹小平、李灿明和韩长福等也先后发言,汤月明演奏古琴助兴,现场气氛热烈。会后,泰华作协在陈再裕酒楼宴请加华作协访问团成员与座谈会出席者。
这次加泰作家学者历史性的交流,确是走出了漂亮的第一步,相信将为未来两地的文学、文化交流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意义深远。
回到温哥华后,再次读了金惠俊敎授的一篇论文,题为《展现新型的跨国移居者形象——加华作协华文短篇小说的特征和意义》。2017年,加华作协庆祝创会30周年,在温哥华主办了“第十届华人文学国际研讨会”,韩国釜山大学的金惠俊教授是与会学者之一,他发表的论文为《浅谈加华作协的短篇小说》,主要是以我主编的两部选集《枫雨同路》与《他是我弟弟,他不是我弟弟》(韩文版)中的作品作为基础。回韩国后,金教授认真地把他的论文再作补充修订,题目改为《展现新型的跨国移居者形象——加华作协华文短篇小说的特征和意义》,韩文版已在韩国发表,中文版刊于中国的《世界华文文学论坛》。这是一篇很有份量的论文,评论深入,观点独到,而且极具前瞻性,所站的位置比其他论者高,很有啓发性,极具参考价值,值得加华作家与关心加华小说创作和研究的学者一读,并加以思考。


金惠俊教授在论文中指出,加华作家在作品中“表现出新形态的跨国移居者形象”,他们“具有21世纪型游牧民式思维方式”。而加华文学“作为今天正在形成的跨国移居者文学的一部分具有冲击主流文学从而改变文学本身的潜在力”。
金教授认为,加华作家首先应对“华人的处境和地位有一种宏观的把握,通过作品把它们表现出来”。“把华人看成是超越国家和种族的新形态人类群体的一部分”,也许“就能创作出新层次的作品”。第二,“用不着束缚于现存的语言和技巧,而要寻找一种新的方式,以便于可以更好地表达作家自己的新经验、感受和观点”。他以犹太裔作家卡夫卡为例,认为值得加华作家借鉴,“应该更为自信地、积极地探索属于自己的语言表达方式”。


在文章的结尾,金教授表示,“加华作家应该将自己认为中国人(汉族)出身的真正的加拿大人,乃至新型的跨国移居者中的组成成员——华人,应该将加华文学定为加拿大文学的一部分,乃至华人华文文学的一部分。”
这篇论文评论的对象虽是加华作家和他们的小说作品,但对其他地区的华人作家也有参考价值,论者所提出的问题,值得大家探讨、深思。


——2019年1月29日,温哥华。

(陈浩泉,现任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会长、世界华文文学联会副会长,已出版诗、散文、小说近三十种。)

Last modified on Wednesday, 27 February 2019 06:57
More in this category: 熱帶狂熱 陳華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