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加华作品专辑 亚坚
Wednesday, 27 February 2019 06:37

亚坚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亚坚
我不卖


泰国那地方太神奇了。该地有仙女一样的婀娜男人。有难闻味美的水果之王。好像回到了古代,那里竟还有国王、王宫。为做旅游大国,曼谷成了堵车之都。接客,和旅游配套,也成了正儿八经的工作,完全可以媲美欧美的红灯区。兴旺的性工作成了一种职业,是以年龄最轻,姿色最美,服务最好,价钱最低著名的。善解人意的本地人接受这种观念,卖身如果是爲着养家,完全可以理解。听说,在清迈,你若每月肯砸出1500元人民币,完全可以“租”一个临时妻子。她不会和你办证,不会和你结婚,你或者她,也有自己的“家”,但是她可以和你睡觉,给你生娃,贤妻美妾一样侍候你,让你过上帝王一样的奢侈生活。当然你得付她工资,切莫以爲她钟情于你,她就是给你打工,只是敬业而已。


上个月,我随着加拿大华人作协访问考察了泰国。我吃了海鲜,骑了大象,看了美轮美奂的人妖演出。辉煌的寺庙,泰人的热情,腾飞的经济,给了我很深的印象。而后我回到故乡,还向朋友讲述泰国见闻。那朋友听了很吃惊:你没去酒吧?没看脱衣表演?你去了芭提雅没有?沿着海滩几公里长的大道,全是青楼酒馆。白天那里半死不活,入夜便热闹非凡。人们从十里八乡涌来。有美酒金曲的狂欢,有活色天香的表演。那些泰妹一个比一个漂亮,装嗔撒娇,叫你哥哥,赫,撩得你心猿意马!导游没带你们去那儿,是忽悠你们了。文学之旅嘛,什麽“栩栩如生、跃然纸上”,不过是浮光掠影,见其表而不及其里。
我也想告诉他我的泰国感受,但他的滔滔不绝使我无法插嘴。其实我到过芭提雅,而且就住在离海滩不远的地方。因入住天太晚就睡了,睁眼时看到晨曦灿然,就步出旅馆,向海边走去。太早了,城市还没睡醒,正如那朋友说的那样,要死不活的。都说当地的经济很是红火,大概人们得养精蓄锐,晚间再战。岸边有条大道,沿海蜿蜒。大道向海那边,是无际的波涛,另一边,则是街市,鳞次栉比,连绵不断。路上跑着几部摩托,像是去赶早班。目光所及都是店铺,那些酒吧和餐馆,黑灯瞎火,早已打烊了,其他商店,也是铁将军把门,我有点失望,沿街信步。突然,我看到一个类似小卖部的小铺,灯光闪烁。门口唯一的一盏霓虹灯,写着“昼夜营业”。一百年前,我祖父远渡重洋移民加拿大就是开了间小杂货铺。爲了多赚几个铜板,也昼夜营业。半夜时分,哪怕人家买包烟,他就一跃而起,透过门上的小洞交易。我突然产生出一种亲切感,要给他一点生意,就推门进去。


店里只有个十七八嵗的小伙子。见我进来,脸上的表情称得上惊喜二字,大概奇怪这个游客,起床真早。他一直注视着我,殷勤地介绍货品:我们的红毛丹很有名哦,那包花生米是秘制的,可香了。我不想买充飢的东西,因爲旅店包早餐。忖度良久,我指着柜台后面陈列着的酒品,大大咧咧地说:“给我来两罐你们本地生产的啤酒!”


小伙子似乎愣了一下:“不卖。”
这回是我愣住了:“你说什么?”
“不卖。”


我之所以要买这啤酒,是因爲它卖40泰铢,之前我们在大饭店和景区买的是60或80。既来考察,我一直好奇这泰国底层人民的物价及生活指数。所以我记得这里警察的工资和包二奶的价钱。店员这种态度我有点不快,顾客就是上帝,几乎就是不成文的法律。你就一个看店的,早出晚归爲什麽?惨淡经营爲什麽?还不是孔方兄嘛。正如恩格斯指出的一样:人的一切斗争,都是围绕着经济展开的。人们首先得满足吃穿住的生活条件,才能从事其他的活动。大连有个餐馆卖三十元的大虾,一碟有三十几只。吃完结账,成了三十元一只,人称千元大虾。顾客争执一下,就冲出一群打手来。有两个农村姑娘去到桂林一家饭庄吃饭,铺子介绍某种鱼怎麽怎麽好吃,她们不懂,顺口说了听你的,伙计立刻捞起鱼摔死下锅。那条鱼,一斤重,索价五千元,说是娃娃鱼。俩姑娘当场就哭了。姑娘付了钱,却一口也不吃。后来市府考虑旅游形象,果断出手,将店封门。爲着些蝇头小利,商家所作的缺德事儿,真是数不胜数。


我第一次遇到店家不卖他摆卖的货品,心里有些恼火。我听说有的店家歧视某种客户,有鸳鸯价单,这可是犯法的。
“不卖?Why?”我非得要他给出个子丑寅卯。
“没到七点。”


听口气就是如到七点就卖了,谁相信这种鬼话?要是本地人来你也这麽说?我看了看墻上的钟:6点45。这孩子挺好的,就是呆板了一点,我带着讨好的媚笑说:“就差十五分钟。你就当现在到七点了嘛。我买了酒,你做成生意,谁知道呢?“
谁知那个还满脸稚气,穿着算得寒酸的孩子竟然大爷一般咆哮:“我不卖!”


我几乎是拂袖而去。回到旅社,团友们正在早膳。我说我看到街上卖啤酒,一罐40泰铢。衆人问我爲什麽不买几罐回来。我说店员看到我挎着相机,讲着英语,硬是不卖,说没有到七点。
衆人听罢,尽皆骇然。


倒是导游用一口果汁冲下嘴里的面包,用纸巾抹抹嘴:西方是自由国家,政府不管。但是,爲了酒客的身体,也爲了社会的安宁,泰国卖酒有时限。这里规定下半夜起停止售酒,直至7点。

(亚坚,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前理事、会员。)

Last modified on Wednesday, 27 February 2019 06:58
More in this category: « 冬 冬 劳美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