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文论 西巴拉传说及真相(下) 黎光远
Thursday, 04 July 2019 09:23

西巴拉传说及真相(下) 黎光远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西巴拉传说及真相
——泰国文学史质疑

黎光远


(下)

本‧纳‧那空在其(泰图文学史)中引述了以上资料后写道:“西巴拉的传记尽管像其他同时代的诗人那样,写得相当详细,但也只是传说而已,并无事实根据,因此,研究者对西巴拉到底是人名,还是公务员职称,存在疑问:“西巴拉到底是何人?”……文章结束时,本教授重复说:“……看来,西巴拉只是故事人物,因为尽管其中有些事实,但仍旧没有可靠证据……。

下面我们想认真追查一下所谓西巴拉故事,看看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三、蒙昭占研究的结论

蒙昭占‧集拉育‧拉查尼亲王是泰国著名诗人,学者,他于一九五九年出版了(西巴拉悲歌和钠绫叙事诗)一书,书中收集了多篇研究文章。

他在其论文《西巴拉悲歌)(一九五三年作)开头写道:

“起初,我相信西巴拉作《西巴拉悲歌》,后来,懂得点诗,才不再相信西巴拉作悲歌……”文章末又写道:“西巴拉此人到底是否真有其人,还是个疑问,有人说有其人,有关西巴拉的事和身世是事实,因为洛坤有个“洗剑池”,有人说西巴拉不过是个西他暖猜式的人物(笔者按:如中国民间故事中的徐文长);有人说,类似西巴拉的故事外国也见过(好像是缅甸)……”

占亲王指出,研究西巴拉其人及其诗作的根据如下:

一、《故部人供词》,译自缅文,其内容与《坤銮赫瓦供祠》同。

二、(坤銮赫瓦供词》,与上同。

据历史学家的意见,以上二书是乌通奔王子于公元一七六七年大城灭亡,为缅人掳去后的供词,其年代晚于那莱王约一百年。

三、(耐河叙事诗》(拉马二世时期诗人拍耶董里作)和(钠绫叙事诗》(纳绫因作),此二首诗中提到西巴拉其人。

占亲王强调说:这二首诗最早提到西巴拉的作品,并使人误以为西巴拉是《悲歌》的作者(其事,《供词》并未提及《悲歌》诗篇)。

四、《西巴拉悲歌),此诗卷首提到《悲歌》和西巴拉。

占亲王,仔细研究诗里所用的词汇及其内容,可证明其中部份作于曼谷王朝时期,如不抱偏见,应可看出,此诗作者知道西巴拉未作《悲歌》,还曾经寻找西巴拉原作,不获。

四、(游谷滴调》(谷滴,寺庙)是曼谷王朝拉玛四世王时期作品。

五、《西巴拉故事》,是拍耶巴里耶昙摩他达所撰,故事说西巴拉是那莱王时期的人(与《坤銮赫瓦供词)不一致),此书写的是流传故事,而不是传记,此事自有其重要意义,可惜后来读者不了解其意图,把故事当成传记看。

总之,西巴拉的事迹,初时以故事形式出现在大城朝末年的两份供词,到了曼谷时期,有二首叙事诗提到西巴拉作《悲歌),不到一百年前,出现《西巴拉故事》,此书出版后即被视为经典著作,流傅至今。

占亲王举了许多理由,阐明此书的说法并无事实根据,但在官方教材里,仍旧照本宜科至今。


四、《悲歌)是国王所作

占亲王的书中,还收了玛匿,旺里颇隆的论文,此论文以《悲歌》(甘霜沙没,海的悲歌),即所谓《西巴拉悲歌))为依据,对诗中所提到的,从大城对出海沿途地名进行考证,发现中所述航线是沿湄南河旧河道航行,如自挽格乍起至挽蒲,差蒙莱(沙摩莱)后,进入挽拉玛,挽差囊,说明那时从曼谷莲港到曼谷艾港(空刚銮港)之间的湄南河运河尚未挖掘,这个事实说明,《悲歌)描述的景色是湄南河运河开凿以前湄南河旧河道的景色,因此,《悲歌》应作于大城王朝拍猜耶罗查王于一五三四至一五三七年开凿运河以前,是发生在那菜王以前百余年的事,其作者不可能是西巴拉。

占亲王说:“诗的形式显然不是那莱王时期的形式,而是早期岱洛格纳时期的古老形式,诗中所述湄南河沿途的地理,亦说明应作于拍猜耶罗查王以前的年代,此外,作者还对自己使用王语(对王室说话用语),因此不可能是西巴拉所作,而应是国王御作。”他解释说,所谓御作,指的是拍波罗摩罗查三世,作于一四八二—一四九一年之间《可能在一四八八年),而所谓西巴拉实际上只是西他暖猜式的传说人物,历史上实无其人。

安朋,素卡格森有关叙事诗文学的著作(出版于一九八一年)中,有一篇素尼,索罗纳隆的大学毕业论文,文章对《悲歌》分析结论是:

一、从比较中发现,《悲歌)使用的语言早于那莱王时期,与《立律庸败),《摩词察堪銮》(大世赋)的年代相若,是岱洛格纳王时期(一四四八—一四八八)的作品。

二、诗中提到了岱格纳王时期发生的事件,如把乌通王故宫改作王宫内佛寺,大舍科塔寺的庆典活动和背诵摩词察堪銮经的活动(此经写成于一五O七年)。

三、此诗形式一部份类似《立律庸败〉,一部份类似《立律咒水誓词》(水咒赋)(立律是诗的形式)。

四、诗中所述及的男女服饰是大城王朝初期服饰。

另二位研究者宾耶‧素弯纳隆和空团,坎他努亦持此说,他们是到,诗中描述行至峒沙布原时,连想到女人的胸脯等等,类似写法只有大贵族才有此生活,像西巴拉这样的平民是不敢触及此题材的。

此外:《悲歌》使用的语言,高棉语和古泰语各占一半的事实,也吻合大城王朝初期深受高棉文化影响的现实。


五、结论

据以上叙述,或可结论说,曼谷王朝拉玛五世时,拍耶巴里耶昙摩他达以《坤銮赫瓦供词》里叙述的传说故事为基础,揉合了《悲歌》和曼谷王朝拉玛二世时期诗人拍耶董里所藏的古诗,再掺进拍耶董里和纳绫因二人所作叙事诗的一些章节,凑成了西巴拉故事。

故事出现俊,流传日广:后人不省,以为是历史事实,便据此写进文学史,写到泰国历史里去,华文论述者亦不作深究,依样画葫芦。

直到一九九一年,裴晓睿在按传统模式叙述西巴拉故事后,才正确地加上这样一句活“这些传说并无史书记载,我们姑且听之,”可惜还是未引起论者的充份重视。(完)

Last modified on Wednesday, 31 July 2019 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