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短篇小说 失踪的车牌 陈忠奇
Thursday, 04 July 2019 09:35

失踪的车牌 陈忠奇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失踪的车牌
陈忠奇


阿明是一个出了名的“十轮鬼脚”。

何谓“十轮鬼脚”?即是他每当驾驶十轮运输货车的时候,不采用常人用的脚法,先是发动马达之后,便猛踩油门,马达声如雷响彻新村,仿佛通知四邻,本英雄要开车了。接着猛拨排挡,左脚松起离合器踏版,大卡车如箭脱弦,绝尘而去 ,非如此作为便不足以炫耀。

他把车开上大马路,猛踩油门,增加车速,该慢车时反而扭转方向盘,从右侧或左侧飞越前车,迎面而来的汽车都急急闪避道旁,逢到无交通警员管理的十字路口,他估准形势便擅闯越讯号灯。超越一切车辆,风驰电驶,好不威风,好不痛快 ,且又满足“卖弄狂”。

后面当然是一连串向他母亲“送礼”的叫声,可惜他全没有听到。在他踌躇满志和自我陶醉的神情上看来,他分明一定觉得飞车所过的地方,人家看见了心里佩服得很,或许说:“这位驾十轮车的青年煞是英雄,技术了得”。再不然就是有美丽的姑娘,投过来爱慕英雄眼光。至于那些口出怨言者,统是嫉妒的家伙,自己买不起十轮车,却看着人家眼红口痒。

他的左邻右舍,时常因为他在村里的危险驾车法同他抗议,要求他把车开回或驶出村里时减速,提防撞中村中的孩子和行人。抗议由大家抗议,阿明依然我行我素。像他这个有许多流氓朋友常聚在一起的“超人”,人家都不愿正面开罪他,多是暗自在心里头跟他母亲做丈夫,非常愤慨,却无奈他何。

阿明的十轮车是他的父母亲买给他作为谋生物业,他受僱运输客货,都能提前到达,生意很好,几乎连星期天都没有休息。

有一天,他把一批铁货送达北榄坡府之后,回程是空车,他一路飞行驶,抵达北标拍兰区地段,这一段广阔平坦,车少人稀,况已落夜,更无警察影子,他把车速加到一百卅公里/小时。车比箭速,朝前猛进。冷不防有一辆摩托车在前面慢速行驶,车上坐着两个人,他发觉过迟,车速又高,无从解救,当下撞个正着——一阵巨闷的响声,摩托车连人被撞得抛上半空,掉落在马路旁,人与车均支离破碎,连一声哀号也没有发出便丧命当场。

十轮车一阵摇晃不定,却没有失势倾斜翻侧,依然如箭冲射向前。阿明虽然是一个有三分傻气的“大种型”人物,也知道人命关天,事非小可,幸好肇事地点僻无人踪,他的车又受损不严重,这可以从驾车经验体会得到。

他不管人家死活,连忙施展“鬼脚”本领,猛踩油门,火速逃避现场,朝北标府全速开去——不知是他运气好抑是其他缘故,他居然无阻无碍安抵家门。

他下车后连忙跑到车前头,查视撞车的痕迹。发觉车前保护杠碰撞凹了一个陷坑,车罩饰裂开了尺余的裂缝,彷彿有血渍溅在上面。他顾不得心力交瘁,身颤躯抖,连忙拉过尼龙水管,扭开水喉清洗遗渍。把撞陷凹入的罩铁皮撬回原状,祗有车前杠又厚又硬,一时无法修复,留待天明再想办法。

第二天早上,他的几个死党见他满头大汗,正在拆卸车前杠,都过来询问缘故。

“撞中一辆废弃在路的破车,真倒霉,不知要叫谁赔偿,祗好自认晦气!”阿明假意生气的埋怨——这件事,怎么可以据实说出来。

他的朋友都为他生气,要一起去找出乱弃废车危害安全的车主理论,向他再三问是发生在何地方,要去讨回公道。

一辆警车停在他们的车前,车上走下四个彬彬有礼的警察,一位走到车后去查对车牌的号码,另外三位采取犄角形势包围阿明。

“你昨天夜里把这辆车驾来停在此处是吗?”警员说:“这辆车是不可以停在这里的。”

“车是我的。”阿明心如鹿撞:“这里又是我家门前,为何不可停车?”

“这样说来,你就是车主阿明了?”

“正是我,有什么事?”阿明不安地问。

“我们特来请你去领回失物。”

“原来如此!”阿明舒了一口气,愉快的笑着说:“是甚么样子的失物,我倒不觉察哩。”

“你车前的车牌号码。”警察说着取出手铐:“发见在两具被车撞毙的尸体上。拍兰区警署请你亲自去领回。”

Last modified on Wednesday, 31 July 2019 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