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短篇小说 仙级相命师 余非
Thursday, 04 July 2019 09:36

仙级相命师 余非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仙级”命相师
余非


头家林对店中橱窗的货物,得增添的增添,得理整齐、清洁的,也一一理好,正想坐下休息,族兄林阿猴突来找他。

“阿猴,怎这么早?有什么事?”对这个长他一岁的族兄,从前在家乡时是邻居,自小同玩到大,青年时一同来过洋,也曾同在一家“廊头”当杂工,可说熟得不能再熟,在称呼上也都互呼名字。

“阿汉,我知你向来喜欢相命,又时常叹从不曾遇到真正高明的命相师不是吗?”猴一双满布红筋的“猴子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头家林。

“是又怎样?”头家林漫应着,却拉了张椅子给族兄坐,自己也坐于柜头内边,并拿出茶具来。

“不喝茶了。”阿猴摇手说:“我是来告知你,听说星空旅店来了一位“仙级”命相师,据说是以六壬结合科学算法,只要你念出四柱八字,他便会从你出世一直到你双脚翘直,一点无差的推算出来。阿汉,要不要去试看?”

头家林听后冷笑一声说:“江湖人都是大吹大擂,你相信他?”

“我就是不大相信,所以想去看看。”阿猴抓一抓耳朵说:“因有两个朋友去问后,都赞不绝口的说:“未来的事虽尚不知道是否应验,但过去的却都像他亲见到的……”所以我想和你一同去试看。”

头家林被说得有点心动,问说:“这个” “仙级”命相师,是从何处来的?“仙号”什么?”

听说是“唐山”出生,自小被他的师父带出香港,以后随他师父去过世界好多地方,去过欧洲、美洲、印度、日本、台湾,他师父过世之后,他除了尽得师父真传之外,自己更精益求精,终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技术比他师父更精不知几多倍。他自己也挟技到处为人指示迷津,最近去新加坡住了半年,又过马来西亚住了数月,半月前才来曼谷住于星空旅行,自号“星际大命相师”。

阿猴说到这里,看看阿汉似乎听得很专注,显然有跃跃欲试之态。他又再说下去:

“阿汉,听说这大相师,来泰只是路过,最多住一个月便要到别处去,如果要去找他试试看,就不要错过,尽快的去,以免向隅,现在我们就一同去。”

头家林终为族兄所说动,便嘱咐妻女观顾店前生意,和阿猴一同乘车到星空旅店。

星空旅店只是一间普通旅社,住客大多数是内地各府来曼谷办货或探亲的华人客商,“星际大命相师”就住在三楼的一个房子里,房门外挂有他的一幅布写的“招牌”。

阿猴像识途老马,一下子便带着头家林找到。进入房间里,头家林看那位命相师大约五十上下年纪,人颇清秀,双目耿耿有神,见“顾客”上门,却并不从坐椅上起立迎客,只是一招手说:“请坐。”说的是潮语。

坐定后,阿猴说:“先生,我们族兄弟闻说你批命准确如神,故来请教。”

“好说好说。二位要算命,还是要卜卦,看五行?”

“批四柱八字,命金多少?”头家林问。

“这有两种价钱,如要详批,须三天后才能写清楚,每位起码三千铢……”

“那么口头批讲呢?”阿仙话未完,头家林便急问。

“你先把出生年月日时说来听,因我批命没有定价,好命的收费高些,歹命的有时连金都不要。”

头家林和阿猴交换了一个眼色,终于把出生日月时说出。

阿仙起了四柱,口中不知唸着什么,右手的指头伸屈了一会,一双耿耿的眼睛盯着头家林说:“照这八字看来,你是一个头家,现在的生意最少两间店面。以,若是详批,要四千铢,口头讲解则收五百铢。”

许是阿仙的话说中了头家林的“身份”,阿猴连忙接口说:“只要先生你批得准,五百铢没问题。”他转向族弟:“阿汉,算就算吧,难得先生高明,只要他给你指点迷津,五百铢算得什么?你若未带钱我给你先出。”

“如果真不准,我一铢命金都不收。”阿仙很有信心地说。

头家林终于颔首请阿仙推算。

“照头家之八字推算,此命童少年时多刑克,二岁克父,八岁刑母,幼失怙恃,幸有祖母抚养长大。”先生说至此一顿,双目发光的盯紧头家林,看他反应。

头家林则听得大为动容,因先生所说的正是他幼年的遭遇,使他不由连点着头。

“十五岁时祖母又撒手尘寰,至此六亲无靠,孑然一身,孤苦伶仃,几乎沦为乞丐。……”

“真的。”阿猴抢着说:“当时他天天和我上山砍柴,割山草,卖钱买番薯过活,惨不堪言。”

“十八岁时驿马动,走他乡……”

“对,对,那年他十八岁,我十九,两人一同来“过番”。”阿猴又抢着说。

“过洋后,也不是一帆风顺,得当小贩做苦工。直至廿六岁,红銮星照命,终于结婚成家,廿七岁年尾得子,以后生活在刻苦俭约之下终于渐有积蓄,卅八岁得贵人之助,开始创业当起小头家来……”

头家林越听越佩服,真的好像他一生的遭遇。都被这位先生亲眼所见一般。

“你四十二岁,得了一场大病,四十五岁时在一次车祸中受伤,幸好你祖宗有积德,都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到五十岁已能置业买店屋经营,你命中有四子二女,四子皆已成家,二女一嫁一婚星未现,暂时小姑居处,儿女俱皆孝顺。近十年来,全属行旺运,这两年虽然泰国经济不好,但对你影响甚微。至于今后……”

头家林听到这里,突然手制止阿仙说下去。他从身上掏出一张五百面额的“紫象”,放在桌上,对阿仙说:“先生,够了,我有事待办,得先回去,以后有机会再请教。”他转对阿猴:“走。”

“且慢。”阿猴和先生几乎是同时发声挽留。先生说:“还没有批完呢。”

阿猴说:“阿汉,既来到,就待先生批完才走,何必匆匆不听完呢?”

“不,你不走我先走。”头家林说着已走出房外,阿猴跟了出来,但对他说:“那么,你先回去,我也想给先生算一算。”

于头家林独自回家,他一路想:这个先生居然这么高明,我的一生命运就像他亲目所见,说来无不准确,使我听得胆颤心惊,诚恐他再说下去,说到我的未来,说我好老运便罢,若是说今后将如何不好,行恶运、破财、大病、死亡……那岂不像拿一块大石压在我的心头,永远不得超生?未来的事还是不知为妙……。

阿猴回到阿仙房里,摇摇头说:“才要说到“话肉(重点)”,想不到竟会发生这种变化,不知他是被什么鬼缠上……。”

“猴兄,你可去找他,就说他走后,我在叹息,说他三个月内将有一个大厄,若不释解,恐劫数难逃。他一恐惧,就会再来找我,我们的计划还是不会落空的。”

“有理,我即刻就去 。”阿猴说。

当阿猴再到头家林店中,神情装得很焦急地,对他说:

“阿汉,你走后,我进去想给那阿仙也算一算命,阿仙却在叹息,说你……。”

头家林连忙摇手阻止他说下去,说:“阿猴,你不要说,我不听。”

“他说你……”阿猴还要说下去。

“别说。”头家林两手掩耳大声说:“我不要听,你若再提这个阿仙,我们就绝交,以后你不要再到这里来……。”

阿猴猜不透他的态度怎会这样,只有连连眨着两只猴子眼。

Last modified on Wednesday, 31 July 2019 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