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短篇小说 在失业的浪潮里 秋明
Thursday, 04 July 2019 09:40

在失业的浪潮里 秋明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在失业的浪潮里
秋明


乃通猜挨不住每天十二小时的工作,最后又把工作辞掉,回家“休养”。

他的母亲好像和尚唸经,口里唸个不停,成天在乃通猜耳边啰嗦。

“阿猜,隔壁的阿莲去做工作 了,听说是什么财副(书记),一个月还有四千多块钱呢!”

“你看,对面阿九也找到了工作,小小年纪一个月有三千块钱收入,你呀,有工都不做!”

“选东挑西,你这样一辈子也找不到工作的,你看人家挑菜的也可以养妻养儿……

“都快廿五岁了,还好意思呆在家里,叫父母养你一辈子?你哥哥出世那年,你父亲才廿四岁,你哥哥结婚的时候只有廿岁,只有你……。”

“……”

乃通猜用力将门关上,用枕头压住耳朵。

机会很快的就来了。

那天,汶吹突然来了,他永远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他俩是很要好的朋友。

“告诉你,不,先请我吃一餐才行。”

“我知道你现在吃自己,没工作,不过还是先睛我吃一顿再说!”

他简直真是趁火打劫。乃通猜只好忍痛。

“你要做怎样的工作?”

“我没有选择职业的自由。”乃通猜喝下最后一口咖啡,很苦。

“那么,跟我一样,做一个工人怎样?”“啊,十多年的书算是白读了。”

汶吹介绍他到工业区当一个塑料厂的工人,乃通猜毅然决心的答应了。

那是一座日本人到此投资创办的工厂,乃通猜真想不到会跟他们做事,为了生活,既来之则安之。起初,乃通猜满心以为工厂里的生活一定很有趣味,什么晚会,讨论,就像小说上一样,可是,这真实的世界和书上不同,白天,对着巨型的机器,晚上回到宿舍只想睡,不然,只能够对壁上日历女郎说我爱妳了。

想不到生活那样枯燥,单调,一点也没有人情味,这时,乃通猜很需要家的温暖,可是,无论如何都得撑下去,不然,他的母亲的重机枪随时都可以向他开火。

新年的前一个月,厂里工会突然召一个紧急会议,大家放下工作都跑到餐厅开会去,常然,乃通猜也去。

「都到齐了吗?”

留了一个飞机头的工会秘书用英语发言:“以前,我们每年都可以获得年底分红和工作表现奖金,可是,今年我们得到厂方通知,宣布营业情况不好,取消今年红利的分发,你们都知道……。”

“那,我忘起了你们大多数不谙英语的,那位能出来替我翻译?”

很静的场面,新多对眼睛向乃通猜这边射过来。

“基于大家和自己的利益,我愿意效劳 。”

乃通猜站起来:

“秘书的意思是说我们大家要团结,争取最后的胜利,所以,在必要时我们要採取行动,到时候工会将通知我们……,

新年终于降临,同事们都说乃通猜的功劳真不小,想不到他竟受过英文教育,所以,他几乎成了英雄人物,东也让人请吃一顿,西也让人请吃一顿,因新年刚逢星期五那天,故星期六及星期日,连续三天的新年假期很快就过去了,复工的前一天早上,邮差送来厂方的通知书。

“谢谢你的合作,为了我厂方的发展和秩序,我们感到很抱歉,这里附上支票一张,作为补偿退职损失……。”

乃通猜被开除啦!

他立刻到工厂找工会秘书,工会秘书对他说:

“原谅我不能给你什么帮忙。”

乃通猜找到了工厂经理,那个日本人用英语说:

“这是董事会的决定,我不能告诉你什么!”

走出办公室,乃通猜大吐口水:

“呸!狗眼看人低!”

乃通猜又失业了,只得回家,天天蒙头睡觉,醒来就开录音机听歌解闷,可是愈听愈愁,他想自段,但缺乏勇气,做母亲的也不再啰嗦,这叫他更难受。

有一天,乃通猜收到教育部寄来的一份通知书,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要当起老师来了,虽然,临时教师只是代课性质,不是永久的职业,但也算是不错了。

乃通猜还记得,在学校的作文课,他们都曾经写过,将来要当老师,几年来的理想终于实现了,他很高兴。

到学校报到的日子也终于到了,到了校门口,他忽然怕起来,不断的问自己:

“我能吗?可别误人家子弟呢!”

进入校长室,校长笑脸相迎!

“欢迎欢迎,你是乃通猜先生吧?”

他伸出右手,很客气地和乃通猜握手。

办好了手续,校长带他到教室,教室里小鬼的眼睛都睁大了,也不吵了:

“先生早安!”

乃通猜的心跳到口腔来啦,两只手没成处放,以前只有称呼别人为“先生”,这下子让别人称“先生”,乃通猜差点犯上心脏病。

但很快的,乃通猜就和这些小学生打成一片了。

“先生叫什名字?”,短发的学生说。

“先生几岁?”戴眼的一个学生接着问说。

“先生是属肖什么?”

“先生是大老鼠,我们是小老鼠。”小鬼们都拍手笑起来了。

“先生有没有女明友?”九岁的孩子,说出二十岁的人的问话,一张躲在指缝里的嘴巴正这样问着。

“先生讲故事嘛!”他她们嚷着。

那是纯真的世界,没有怀疑,没有嫉妒,突然,下课的钟声又把乃通猜拉到成人的世界。

教员休息室在二楼,第一步踏进去,他就感到一身不舒服,在他的想象里,老师是超人的,一切可以作为模范,可是,有时你也会失望,因为其他老师正用怀疑的眼光看他,而他却静静的听他们嘻嘻哈哈的说:

“真倒霉,昨晚的手气真坏,老是翻不来。”一个戴金边眼镜的老师说。

“真衰,输了钱,回家时还受阎王太太的审问!”另一个也戴眼镜的老师生气的说着。

一阵烟雾从他的面前飘过,那个正在喷烟的老师开口了:“阿空,昨晚的那个妞儿怎么?”他把妞儿二字提高,学着电影里的调调儿。

那个打扫休息室的只管傻笑。

他真的忍不住了,走出休息室透透气,他在想刚才这一幕,学校里怎会出现这怪现象呢?这时他听到楼下的小鬼在喊:

“先生下来跟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先生!”

“先生!”

四面八方都有声音。

操场上有好几位老师,朝着他走过来:

“怎么不在休息室休息?”

“外面的空气比较新鲜。”他说。

外面的空气真是很清新,这是一段快乐的时光,日子过得特别快,所以学期也就很快结束了。

他不得不离开小孩子们,这时他(她)们团团的围住乃通猜:

“先生明年再来教我们吧!”

“先生假期带我们去玩。”

“先生,我送你一枝铅笔。”一个最顽皮的学生送给他他一枝铅笔。

于是,许多小手都伸过来,铅笔,胶擦,铅笔刨刀。“我没有东西送给你,只有这一粒糖,先生吃糖吗?”一位小朋友睁着一双大眼睛说。

“先生明年一定来!”

“好的,先生明年一定再来教你们。”他抬头望望二楼,几具没有表情的脸孔,挂在栏杆上。

真是人生何不相逢,相逢有如在梦中。

在失业的浪潮里,抓住一块木板,总不曾淹死,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以踏上陆地,可是他知道不会永远的沉下去!

回家,他又伏在桌上写信。

十八岁的妹妹向母亲告密:“妈,哥哥又在写情书。”

他没有抬头,继续的下去:

“……若蒙取录,定能胜任,无任感激……。”

于九九年九月九日。

Last modified on Wednesday, 31 July 2019 11:48
More in this category: « 娘屏 杨玲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