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散文 泰国的蚊子 秀公
Thursday, 04 July 2019 09:48

泰国的蚊子 秀公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泰国的蚊子
秀公


一篇题为“夜读”的匕首文,是一位我所敬爱的朋友所写。内容大意如是:

……夜间在灯下读书,老遭到讨厌的蚊子侵袭,赶了,牠走;手不动,牠又悄然围攻,真的不堪其扰。

真想与该辈来个妥协:可不可让我挤出几滴血留在碟子里,远远地放在一边,给饮喝个痛快,让我清静……

道篇匕首文原文可能不超过二百字,发表时间距今亦可能不下十载。那时只读一遍,经过十载时光流逝,印象还是新鲜。

那夜与栾文华教授在湄南河边一处露天咖啡座喝茶,河边风清月洁,好一个凉快的夜晚。

栾文华教授大有他乡遇故知,与我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看他神情愉快,可又不时皱着眉搔颈摸耳。

我一边留意他不寻常的动作,内心感到纳闷。

栾教授反应颇快,立即回应我眼神对他的探索,他脱:“这露天茶座气氛不错,差的是蚊子太多。”

我感到骇然,以我的感觉,周遭根本没有一只蚊子。

栾教授接着又说:“泰国的蚊子对我们这些外地来的客人似乎特别倾顾,尤以一般初来乍到的更甚。”

我说:“栾教授来泰国往还多次,时间少说差不多亦有十年了?”

“是呀!蚊子对待我们这些客人,看来似是有意来个下马威,咬得狠、叮得凶,目前早已客气得多了。”

“果有这事?”

“我讲一个故事:年前我的太太从北京到泰国来看我,那时不论白天黑夜,太太老是诉苦,她经不起蚊子的侵袭。我们住的是装有钢丝门窗的宿舍,夜里根本没有蚊子的骚扰,但又不能令你不相信,太太的手臂却给叮得点点红斑。”

我问栾教授说:“你的孩子亦曾到过泰国吗?”

“还没有。”

我说:“栾教授说的,泰国蚊子对外地初来乍到的客人特别倾顾,说来真有道理。不是吗?你受到蚊子的侵袭,可当你的太太从北京来看你,这些可恶的东西即时舍你而去‘恭迎’你的太太。要是有朝你的儿子亦来了,牠们可能又会掉头‘迎接’你的儿子。”

栾教授听后开朗地呵呵大笑。

那夜回家后继续案头未完工作,耳根儿骤闻嗡嗡然之声,伸展在桌子底下的大腿亦感到似遭丑类侵袭,其实只是幻觉,可能早间蚊话谈得太多,心生敏感作用,亦可能真的遭到蚊叮而全无知觉。于此,我终于悟到:泰国蚊子并非特别倾顾初来乍到的中国朋友,其实该辈丑类对我们这些老泰国亦不讲客气,更没另眼看待,而是一视同仁,问题是我们这些老泰国的神经早已麻木。

Last modified on Wednesday, 31 July 2019 1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