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散文 你是那里人 上海 王振科
Thursday, 04 July 2019 09:51

你是那里人 上海 王振科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你是那里人
上海   王振科


自从离开故乡之后,四十多年来,无论我走到什么地方,那些初次相识的朋友都会不约而同地问我:“你是那里人?”

我的回答也是千篇一律的:“我是海南人!”

对我的回答他们似乎都不满意,也不满足,紧接着又会提出许许多多,各式各样有关海南的问题。在他们的眼中,我俨然成了海南的“百科全书”或“全权代理。”这当然只是我的一种感觉,但这种感觉却并非空凭而生,以我这几十年在异地他乡漂泊的经历,我确定感觉到,我们造些流落异乡的游子,时时刻刻都和故乡同呼吸共命逛,被紧紧地“捆绑”在一起而难以分离。

五十年代初,我才十七岁就离开故乡远赴北京读书。初出茅庐的我,许多方面都固守着海南的生活习惯而难以入乡随俗。首先是一口浓重的海南腔的“国语”北京人听不懂;然后是光脚穿拖鞋进商店逛大街令北京人看不惯;到澡堂里“冲凉”别人都把衣服脱得精光泡在池子里,惟独我硬是穿条短裤在池边用水冲洗而成了“众矢之的”;最令北京人惊叹的是,数九寒天浴水成冰,可我仍像在海南时一样,把毛衣穿在里面,外面套一件薄薄的白纱衫……。这便使我在北京人眼中成了“异数”(犹如今天的“另类”)。由此又进一步“误导”他们“歪曲”了海南人的形象;敢情海南人是这副德性!难怪一听说我是海南人,许多人都感到新鲜和好奇。自然,这同时也表明,那时的北京人对海南非常陌生,除非有一些地理知识者,有些人甚至連海南在什么地方都搞不清。

过了若干年,到了电影《红色娘子军》放映的时候,情况就有点不同了。当别人知道我是海南人的时候,便常常会竖起拇指说:“你们海南人风景真漂亮。”或者再加上一句:“你们海南的女人真不简单!”好像海南只有风景加“娘子军”。这当然又是一种误解。而这种误解的发生又是出于人们对海南所知甚少。那时的海南,基本上还是一种封闭的状态,与外界极少交流沟通,来往也不方便,人们只是从电影上看到过那里的大海、渔船珊瑚、和椰子树,似乎这就是海南了。我身为海南人,虽很想予以纠正和解释,但又碍于故乡的贫穷和落后而难以启齿,不便多说。

后来又听说了新编历史京剧《海瑞罢官》,心想可以借此为海南人炫耀一番的。但它很快遭到“全国共诛之”的灭顶之灾,我当然也不敢再以海瑞的同乡自诩了。但内心里还是颇有几分自得的:托毛主席的福,海瑞竟成了全国家喻户晓的“大人物”,不也可以算是为海南人争了光吗?

我去过东南亚一些有海南人居住的国家,当地的华人作家朋友也喜欢问我:“你是哪里人?”当知道我是海南人的时候,也常常会有一种共同的反应:“你也是海南人么?”我不懂那“也是”是什么意思,是说天底下海南人太多了,现在又多了我一个?或是说海南人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后来他们又列数当地一些海南籍的名人(侨领、富商、官员、学者、作家……),并问我是否知道和认识?我这才明白,在海外华人社会中,海南人向来以勤劳刻苦,艰苦创业而著称。这“也是”二字便分明表示了人们对海南人的认同与好感。我固然不敢与那些名人们“与有荣焉”但此时此刻,也确实因为有这样的同乡而感到有几分自豪。

自从海南建省,特别是成为大特区之后,外地人对海南方认识和了解加深了,他们对海南的看法也有了变化,不再像过去那样无足轻重,更多的是充满热情的赞美和向往。一时间,海南竟突然成了另一重意义的“宝岛”,人们如潮水般地涌去那里寻宝和掘宝,于是,一些新朋友知道我是海南人时,那神情和目光便有异样:你的故乡那么好,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故乡?现在为什么还不回去?一些老朋友也问我:眼看海南的面貌日新月异,许多海南人都“发”起来了,你后不后悔当初离开故乡?这其中也有些人会开几句无恶意的玩笑,什么“到了海南才发现自己身体不好”之类。

无论如何,这都表明现在的海南在人们心目中已有了与往日不同的地位和影响,也有了一定的价值和份量。即使是那些对海南“另眼”看待者,我也不想否认,那也是一种对海南的特别关注的目光。

还起得前些年曾从杨东平的《城市季风》中读到过这样的话:“对自己家乡的尊崇和偏爱,这种乡土感情恐怕是人类最基本、最久远的情爱之一”我想补充的是相对于其他方面而言,这种感情尤以海南人为甚,而且其表现形式也有所不同。譬如说,同样是回答“你是哪里人?”这个问题,北京人总使人觉得有点“生怕被别人冒充了”的自负:就好像上海人看不起外地人,似乎天生来就“高人一等”;而广东人更喜欢摆出一副“大佬”的架势,大惊小怪地:“哇!我讲的话你还听不出来?我是广东人啦嘛!”……唯独海南人回答时比较坦诚老实,还带着几分谦虚,极少夸夸其谈甚或招摇惑众。那情形,正如海南人永远也发不准“吹”的普通话读音,一“吹”就成了“水”,再“吹”就要“睡”了一样。

情况比绞复杂的是我们儿孙们。当有人问起“你是哪里人?”时,他们所面临的往往是一种“两难”的困惑和选择:按传统观念,当然该说是海南人。但实际上,他们却出生并成长于上海,早就把自己当成“上海人”了。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那些在海外定居的海南人的家庭中。不过,我注意到他们的子孙在向别人做自我介绍时(书面的或口头上的),都不会忘记加上这样的说明:“祖籍海南。这便明确了海南是自己的“根”的所在,自然也就延续了自己和故乡那种不可变更也不可割裂的血缘关系。相比之下,看来还是海外的海南人对故乡的感情更深也更真。这是颇令我们这些生活在国内的人们自愧不如,也值得我们学习的。

可以肯定的是,“你是那里人?”这样的问题我今后还会遇到,我当然还是会像过去一样地回答“我是海南人”,但也许因为这样的问答已经太多了,久而久之,便有点麻木和不以为然,但同特也不免有点心虚:离开故乡这么多年了,我还算个海南人么?如果还承认自己是海南人,就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头上,似乎更应该为故乡做点什么,最起码是要缩小由于相隔时间太长而造成的与故乡在感情上的距离。于是,便有了这篇零零碎碎的回忆。也希望以此为起点,重新开始对故乡的认识。

 

Last modified on Wednesday, 31 July 2019 1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