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散文 神仙鱼的联想 林林
Thursday, 04 July 2019 09:52

神仙鱼的联想 林林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神仙鱼的联想
林林


忙了好些日子,竟没有一点儿闲情雅致,欣赏心境外的景物,连置在书桌上的小小鱼橱里的神仙鱼,也无暇眷顾一眼。

我正在聚精会神伏案。偶而搁下笔来,很偶然朝向小鱼橱,忽然觉得不对劲了——怎么只剩一条神仙鱼啦?另外一条躲到哪儿去啦?还有那两条凤尾鱼呢?在冷冷清清的鱼橱里,寻寻觅觅,才在水草山石角落里发现了另一条神仙鱼。看来,小小的凤尾鱼早葬身鱼腹了。叹息之余,我不觉拿起了小小捞鱼把,想把牠赶出来。可是,原来事态已变得如此严重,无论如何,牠就是躲得紧紧的,好像有坏人要追杀他,抑或是逃债一般,躲在那里不肯出来,还看到牠似乎在发抖呢!最后,经过一番努力和坚持,终于将牠弄出来了。只见牠躲躲闪闪的,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如是又过了几日,状况如前,并无发现什么特别异样,日子也就在平静中过去。然而,心中难免多了一个问号。

今早,见小鱼橱里情况依旧,牠仍然藏得密密的,不肯见人。待我将牠赶出来时,忽然觉得有点兄不对劲,只见牠行动不那么自然,似乎身体有点儿不平衡。仔细一看,啊,尾巴什么时候变得短短的?原来像一把扇子尾巴不见了,这时,我才大吃一惊!在这小小的世界里,早已发生战争,出现了自相残杀的局面。只因忙,竟被我忽略了。

今天,看到牠那副惊魂落魄、小心翼翼的模样,我未免生出些微恻隐之心,但又觉得无能为力,对这么一条小小的鱼类,我能帮什麽忙呢?我一面怜悯,一面想说几句安慰的话,遗憾得很,我无法与牠沟通。奈何,这世界!

本来,我已知道神仙鱼的习性。好多年前,我养过,我也看到过像这样的血腥局面。我下了决心,不再养这种表里不一的什么神仙鱼类了。过了这么几年,我竟然淡忘了,忘了这鱼类的残忍成性。那日,去邻近看鱼,心中跃然生出一试的念头,想看看牠是否本性可改。于是,要买两条回来,求证鱼性改了没有。正聚神选鱼时,身旁响起了童稚的话语:“这是魔鬼鱼!”我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耳朵有问题,听错了,或者指的是别个鱼橱的鱼。正想间,哪个小学生手指着神仙鱼,清脆地喊着:“魔鬼鱼!魔鬼鱼!”重复了几遍。此时,我楞了一下,好像这个小学生在提醒我。我想,不买算了罢。然而,好奇心又促使我跃跃欲试,我于是买了两条回来。当我将牠们倒进鱼橱时,我注意着牠们的“行径”有无不妥。只见牠们悠而游之嬉游着。与其它两条凤尾鱼相安无事。我思索着,莫非鱼性真能改?那就善莫大焉了!

看着牠们一副超然姿态,颇有绅模样。难道,人们为了美化,美其名称之为神仙鱼,有意将牠们丑恶的一面,掩盖起来?

倘若还其本来面目,将其凶残一面,赤裸裸地抖了出来,又真实地将牠叫做什么魔鬼鱼之类,谁还甘当傻子,花钱花时间去饲养牠?去上当?哎,鱼性如此,何况人乎?想到在这个社会里,有的人,很会装粉自己,把自己扮得漂漂亮亮,俨然是个“佛面佛心”,是个大好人,朦骗了不少人,这令人视为知己。这些人,可以青云直上,可以通行无阻,可以赢得一时的风光,可以到处获得喝采。想到在这个社会里,往往有许多事令人不可理解,叫人无法信服。置身在这个花花世界里,你只能发出无奈的感叹,深深地感到身不由己的无奈,总之,还是难得糊涂的好。

想到这里,抬头望一眼那个被害者,正畏缩在鱼橱一角,以水草山石为掩护,正可怜兮兮地瞪看这个残忍的空间,瞪看那个正在那儿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同类。我心中又浮现出许多许多的问号。

 

Last modified on Wednesday, 31 July 2019 1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