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微型小说 揭盖 郑若瑟
Thursday, 04 July 2019 10:03

揭盖 郑若瑟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揭盖
郑若瑟


克龙因纸钱多,阎君派来的催命官也只得干等好几个月才能捉拿归案交差。鼻饲、给氧、珍贵药物、法宝用尽,只能苟延绝症有限时日让他多享受点痛楚,最后,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

情理自然,富豪死后必哀荣,泰报、华报、英文报都有言词哀切的讣告,竭力吹捧:一代贤良、侨界星殒、噩耗骤传、亲友哀伤…那些文人墨客,笔头生花,自会把“一毛不拔的悭吝”描绘为“勤俭楷模”,把鄙视人的傲慢说是“沉着稳重”……将他的为人修饰成天下典范,举世无双。

六子女心里甜笑,为父亲“勤俭”积下的遗产表“孝心”,便选个名佛寺有冷气设备的大厅,大张旗鼓把丧事办得盛大热闹。

社会贤达,素未谋面者,也拉亲认戚………龟灵圣母都挤前捧场,挽联、挽轴、花圈、唁电多如牛毛。鱼翅、尖头面,每晚千碗供应。吊唁者如赴宴会,夜夜宾至如归。

丧礼第三晚,忽来两个山巴边境不速之客。

“他是死者的儿子。”年约四十的女人指着同来的男青年介绍道。

突然降临的奇闻。双皆惊呆。虽曾经有人讲过这样的故事,都认定这是小说家编造的,不可信。

“是骗子!“有人揭穿。

“不!”她理直气壮的说:“真的!”说后她从手袋中取出廿年前的相片为证。

争观相片证物,克龙抱着男婴,笑容可掬,女人温顺依偎在傍,是一帧温馨幸福的家庭照片,出乎意外众皆愣然。

“既如是,为何等至死无对证才来?”

“当时他出入边境买宝石,每隔一、两个月便住几天,没给地址,追问之下,才知曼谷有妻儿,我也不怪。十年前,便骤然无踪。”她解释:“儿子来朱拉大学唸书,见报纸,来佛寺看确切,才邀我来。”

怕事情闹大,影响不好,有识之士便提议:“我看还是化百几十万打发她走了事。”

“是啊!也许她是厚颜无耻的赚食妓女,想来敲竹杠,化点钱把相片等收回,免得宣扬。”有人咐和。

“不能!”大女儿狠狠啐道:“太便宜骗子!”

有其父必有其女,那女人心里想。随后她醒悟道:“我们千里迢迢而来,非为钱财,只望尽点妻儿之责!”

“绝对不行!”克龙的次子是唸过法律的,他知道认了后果麻烦。

六子女都异口同声,坚决不认。甚至提出花钱叫警察把骗子抓起来。

聪明的女人看懂他们的内心。她是有备而来。再度诚意表示:“可以请律师作证,我非但不图分你们的财产,而且,丧事办完后,把你们父亲遗留在我处,价值甚巨的宝石都带来交还。因为我自己在边境经营宝石,赚得的财富,一生再也用不完。知足不贪,明来去白,于心方安。”她打开小带布,展示光芒四射的宝石,众又惊奇,在暗淡的火光下,真假难分。不过,望那女人颈上粗粒闪光的贵重项链,便确信无疑,转而暗笑,“世间竟有如此笨人!”

钱力胜佛法,六子女顿时软化。任律师的指导下,认了亲。克龙福份厚,死后多一子祭拜。

突如其来的事件,使平素单纯、心无城府的克龙妻子,陷入迷惑的沉思:“盖棺定论”一生心眼中崇敬的、忠实的模范丈夫,原是个名演员。望着遗像,逐渐模糊。

一九九九年八月廿七日

 

Last modified on Wednesday, 31 July 2019 13:21
More in this category: 我害了他 黄雄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