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微型小说 慈善家 澳洲 心水
Thursday, 04 July 2019 10:06

慈善家 澳洲 心水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慈善家
澳洲 心水


于敢常常展笑颜,让人望着他那张脸,想生气也狠不下心。明明受骗上当,却要相信他,他彷佛是无辜受累的羔羊,可怜兮兮。冲着微笑而忧愁的五官,一次次被原谅。他清瘦端正的脸,看来一派正气,再配合着浅浅的笑意,倾谈时双眼专注,好像对方的话全是金石良言,不能忽略任何一句。被讨好者总很开心,对他的信任也就不加疑惑了。

投资公司招股,于敢向参加座谈会的新股东们描绘出金字塔式的财富远景;反正数目不大,能够以少赚多,不劳而获又是人人所企盼,他顺理成章担任了董事长。

像滚球似的业务扩展到建筑、饮食、汽车及化妆品,于敢的名衔有八九类,还算不清过多的名誉顾问。顾而不问等等锦上添花的虚职。这么一位知名人物,突然像秋叶似的被风卷走了,消声匿迹不知所踪。

谣言四起众人纷纷猜测,有说他被拘捕入狱,有的讲他生意破产,也竟有人相信于敢被黑帮处决了。讹讹相传,越听越神奇,泡沫终于飘飞不久,于敢连同他的种种说不清的故事渐渐沉寂,再无人提起,那些参股者也因当事人缺席,损失身外财,不了了之,自叹倒霉。

清盘也好破产也行,只要不死总能重新做人,民事案件宽宏大量。谜样的于敢重现江湖,摇身一变竟成为跨国保险集团的经理。这次,他宛若财神爷,一掷千金,侨社联欢聚会,慈善基金,文化事业,老人福利等等,于敢义不后人,大派银纸,声誉四起,无人能及。

失踪那几年,他的解释是分身乏术,回到上海总公司大展拳脚,这儿业务全付托给洋经理,岂知送羊进虎口,被侵吞掉。害了父老兄弟们,将来挣到钱,必定连本加利双手奉还。那张笑意甜甜的嘴脸写满诚字,事过境迁,老于如今背后有个大集团撑腰,苦主彼此又不认识;何况,为那五七千元的损失找律师,证据不够,费时费事划不来。人人想法相同,于敢成竹在胸,才如此大方,好像早已忘掉那些过去旧事。彷佛患上失忆症,对于重逢的股东也记不起,笑吟吟打哈哈。

于敢的大手笔捐款赢得社会一片赞美声,他常常挂在口上的话:“取之社会用之社会,为善最乐,福有攸归。”

绝少露面应酬的于太太经常失眠,那晚等丈夫回来,寒着脸说:“报上又登载你捐钱,我们又没有印钱机,你什么时候才停止呢?”

“小财不出大财不来,舍少得多;保险公司上市后,我们就享福去,别担心嘛!”于敢亲切的拥抱太太。翌年,他果然远走高飞了。

 

Last modified on Wednesday, 31 July 2019 13:30
More in this category: « 我害了他 黄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