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散文专辑 炎热的泰国,火热的中泰情谊
Saturday, 07 September 2019 08:29

炎热的泰国,火热的中泰情谊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莫西宁

炎热的泰国,火热的中泰情谊


我是一名来自中国-广西南宁-广西大学-2018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的硕士生,在泰国素攀乌通“约瑟慈善学校”进行为期四个月的教学实习。在泰国学习生活的这一个多月里,如果用一个字来总结泰国人给我的印象,那就是“热”啦。这个“热”就体现在他们热情的笑脸和火热的心肠。

在泰国,无论是相识的熟人还是偶遇的陌生人,只要你对着他们,嘴角再那么轻轻一上扬,回报你的,必然是一个嘴角弧度更大的笑脸。每天早晨步行穿过校园,冲着你迎面而来的,就是那一张张灿烂的,热情洋溢的笑脸。“sawadika!sawadikab!nihao!good morning!”一天的好心情,就在这笑脸树林里的穿梭中,慢慢建立起来了。

若要亲身体会泰国人的热心肠,无需特别去计划,也不用刻意去寻找。你只需要在泰国问个路就能感受到了。当你向一个泰国人问路,不管此时这泰国人是在吃饭,还是在赶路,他们都会停下来,十分耐心地“耽误”他们几分钟甚至是十几分钟的时间,来给你慢慢讲明怎么怎么走,如何如何去。有时候,在看到你实在还是不知道怎么走,他们还会亲自领着你去到嘟嘟车处,或者毫无介意地带着你走过一两个街口。那热情,那态度,就好像他们恨不得亲自把你送到目的地他们才安心。

关于泰国人的热心肠,我还必须要说一下我在泰国的一次可以被称为“奇遇”的经历。那是6.2号一个星期天,我去素攀购物。返程时,我贪图方便,没有回到素攀车站去购买车票,而是直接在离素攀车站大约十分钟嘟嘟车车程的一处公交售票点询问是否有回实习学校的车。我向售票员询问可有回约瑟学校的车(there is any van go to joseph school?),而此时刚好有辆69路面包车停靠该站并且就要准备开走。售票员指了指69路又向我挥了挥手,嘴里不停重复着“yue-se,yue-se”;我猜测售票员的意思是这告诉我69路也能去到约瑟慈善学校。在售票员和司机的催促下,我急急忙忙就坐进了69路公交。坐在行驶中的69路上,我心里还庆幸,搭乘这趟车回学校,车费可比来时便宜不少。(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售票员嘴里的“yue-se”并非我的实习学校。我的实习学校正确的称名应该是“Joseph Upatham U-thong School”,学校老师告诉我,如果要对人说起学校的名称,应该说“yue-se u-tong”。)

69路行驶在公路上,道路两旁的树木,水田,民房隔着车窗不断后退着。时间过去快一个小时了,却还迟迟未到我的约瑟学校。我心里还嘀咕,是不是得先绕个远路再转回我学校啊?天色渐暗,窗外远处屋舍的灯都亮了起来。困意袭来,我迷迷糊糊地就打了个盹。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我睁开了眼睛,透过车窗一看:哎呀,黑蒙蒙的天正下着大雨,车子停在是一个陌生的小广场边,一两个行人匆匆经过,又匆匆消失在不远的黑暗中;几辆车飞驰经过,眼里似乎还留着车灯的残影。还在我对着窗外茫然张望的时候,司机把车门打开,招手示意我下车。从司机的一堆泰文中,我依稀听明白他是要告诉我“约瑟,到了”。我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边上,除了面前的几家沿街铺面还在营业,这边的前后商店都关门了。身后的一栋黑乎乎的大建筑物看起来像是个车站,房前稀稀拉拉停着几部车子。我着急拦下往驾驶室赶的司机,费了好大力气才让他明白,这里,不是我要去的“约瑟学校”。但是司机似乎显得有些着急又有些无可奈何:估计他一是要着急离开,二来他或许真的就不知道既然这不是我要去的约瑟学校,而为何我又搭乘这趟公交。最后,司机带着我来到路旁一家店铺前,和坐在门外前廊里正看着电视的大哥说了几句话后,就匆忙上车离开了。后来我才知道,司机是要赶往终点站,想让那大哥帮我看看有没有其他的车可以载我离开那小广场。

时间更晚了,看着这陌生又偏僻的小广场,感觉天色似乎更黑了,雨也似乎下得更猛了。由于不能说流利的泰语,而且那位大哥也只会说和听懂几句简单的英文,我无法与那位大哥交流。无奈之下,我只好拨通了我学校中文课泰国同事的手机,请求她来与那大哥沟通,帮我问清楚我身在何处,如何能尽快回到学校。把手机递给那位大哥后,看着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时不时地点着头,我心里不禁开始期待起来。趁着大哥和同事说话的当口,我抬眼又看了看四周。我站在一个两层小楼的一楼铺面前廊厅里,房间里的灯白亮白亮的,家具摆设十分现代,还有两三个小朋友在房里抱着玩具相互追逐打闹。二楼房间里也亮着的灯,透过窗帘向外渗透着丝丝暖意,感觉正驱走雨夜带给我的冷意和此时身上的饥饿感。挨着大哥房子的,是家正营业的小饭馆,掌勺的大姐似乎在说笑着什么,但手里的活并未停下;三五顾客正在埋头用餐。小饭馆之后,还有一两家正在营业的店铺。此时,天色好像没那么黑了,雨下得也似乎小了。

当手机从大哥手里递回给我后,我听到同事对我说:“老师,今晚你回不去学校了,你在的地方只是读音有些近似“约瑟”,而我们学校在素攀乌通,离你那里还有两个半小时以上的车程。今晚也没有车去往素攀方向了。今晚你只能再想办法坐到69路公交的终点站,在那附近才有旅店,明早才有车去素攀。”我一听傻眼了,身上只有一百多泰铢,晚餐还没着落,如何还能住店?看着屋外愈发黑沉的天色,愈发加重的雨势,此时我开始感到有些慌乱了,想哭又哭不出来。

我再次拨通同事手机,央求她再问大哥,有没有可能用他自己的车把我送回学校,我愿意出车费给大哥。不一会,同事转述了大哥的回答:可以开车送我回学校,但要500泰铢。我一时觉得太贵了,就对同事说能不能让那大哥少要点钱?同事反而劝我:现在已经晚上8点20多,又下着大雨,就算开车回学校也还有150公里左右的车程。如果选择住旅店,一晚上也是6、700铢,500铢不算高了。这时,从二楼下来一位40来岁的女子。她用比较流利的中文介绍说她叫方圆,是那位大哥的妹妹,听见有人在大声地说着中文,就下楼来看看。我用中文把情况大概和方圆解释了一下:我是中国来的实习老师,我如何到了这里,我身上的钱不够我在这里住一宿。她哥哥可以送我回学校,但要收我500泰铢。我刚到泰国一星期左右,从中国带来的泰铢已剩不多,且到六月底才得领工资,能不能让她哥哥少收一点?方圆在听完我的情况后,先安慰我不要着急,转身就用泰语和她哥哥说着些什么。我实在想不到,事情后来竟然是这样发展的:方圆领着我去到了那家小饭馆,原来这家饭馆也是她们家开的,掌勺的大妈,就是她姨妈。我不但得吃了热饭炒菜,还得送水喝。吃着饭,方圆一家还走过来和我热情地打招呼。吃过饭,方圆哥哥和嫂子就开车一路把我送回到学校,而最后,他们却分文未收!那晚,天依旧下着大雨,路上也没有路灯,车子行驶了2个多小时......。

事情虽然过去一个月了,但每次回忆起来,心里还是如那晚一样的感动,一样的温暖。对我一个陌生人,方圆一家就这样不求回报的,真心实意的帮助,或许是泰国人互助宽容、谦和可亲的天性使然,或许也是因为我是中国人,来自泰国的兄弟国家——中国!

在“一带一路”倡议全方位推进的大背景下,中泰两国在经贸、文化领域的合作已进入历史最好时期,“中泰一家亲”已经深入两国人们心中。做为一名汉语教师国际教育专业的学生,在泰国实习期间,一定要用自己所学,为中泰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之桥添砖加瓦,为“一带一路”的共同繁荣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