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诗词歌赋 耳鸣
Monday, 16 March 2020 16:27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泉琰

耳鸣


这颗鸟的叫声结下的种子与天空和蓝房子比谁更蓝、更白
一声又一声地攀爬在头顶和耳蜗
以致所有的鸣叫都迷路 集体扮演走失
危机感取决于袜子
多个声部混淆在一座崭新的盆子
洗净晾晒 即便阴天和污渍也杂交
或许会有某颗种子蠢蠢欲动
酝酿打翻日光的起义



午时的暴政

影视剧里飞驰的一只判刑的令牌
不知穿梭过几个剧组
呼唤监斩官大人的口令——
“午时三刻”“吉时已到”“……!”
熟悉到如同一锅沸腾许久的黄粱梦
让人忍不住咂摸嘴角涎下的午时
疑惑镜头究竟要拿令牌许愿吗
期许一个不那么沉重的坠落
十二点郑重地宣布太阳
截短的影子是它烧不完的灰烬
它说:这一天过得.....
余下的台词潜伏留给午夜
每个被迫外出觅食的生灵学会倾巢出动
反抗热
冒着一种悄无声息的咒语
宣判自己这一天的生活
活生生地被切割


(作者系四川大学到玛希隆大学博士交换生)

More in this category: « 亲爱的 无 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