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Monday, 29 November 2021 06:26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曾 心

生命浓缩的两个光环

——悼念林太深先生


林太深的一生爱好文学,也喜欢收藏。他走了,既是泰华文坛陨落了一颗文星,还有一颗是他苦心收藏的世界的艺术品。这是他生命浓缩的两个光环。

我认识太深是在1988年,看到他参加泰国短篇小说创作金牌奖征文比赛获奖作品——《三代人的独白》。这篇作品虽是“优秀奖”,但它留给我的印象比一、二、三名的作品更为深刻。在《三代人的独白》中,太深采用三代人交互进行独白的方式,去表现三代人的思想和性格以及之间人生价值观的冲突,突破了传统叙事手法,颇具清新新颖,,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那时,我刚入泰华文坛,认识文友不多,倒很想看看太深作品,可是在华文报纸再很少见到他的文章。有一天,我心血来潮,给他打电话,正好是他本人接电话。我问他认识我吗?他连说了几个“认识”“认识”。一下子我们之间从心灵之交,变成话语之交。我叫他多投稿,他说心里正有这个打算。话语虽不多,却谈得很投机。

2009年秋天,我要到重庆出席第三届华文诗学名家国际论坛,我邀他和刘淑华参加论坛,会后一起去游九寨沟,他满口答应。如何去呢?那时泰国到重庆还没直达航线,只好先到成都再转机。刘淑华很内行雇了一辆面包车,从成都——重庆——九寨沟——成都,用了五天时间,转了一个大圈,因此在车上的时间很多。太深和刘淑华坐在同排,开始闲聊、谈话,没话谈了,就念佛经、背唐诗宋词。如《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他俩都念得很流利。他们背的诗词,不是律诗绝句,而是李白的《将进酒》、白居易的《琵琶行》、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等如此长的诗。我很惊讶,他俩的记忆力如此的好。当然,刘淑华是博士,又年轻,不用说; 而太深已是“古稀之年”,怎能背得如此之多,如此之流利,甚至背得一字不漏?我感到惊讶地问他。他笑着回答:“年轻时背的东西,都不容易忘记。”我真是自愧不如呀。

2010年冬天,留中总会文艺写作学会组团到泰西边陲美速旅游,最后一天上午,我们到泰缅边界的市场采购,等到要开车回返时,发现林太深不见,我抬头向远处观望,见他匆匆背着一大袋东西跑来。我问他买到什么“宝贝”?他擦掉额上的汗说:“是根雕,美速的根雕很有名,多数是缅甸进来的。”我也喜欢“根雕”,怨他没邀我一起去。他笑着说:“到了曼谷,找一天到家里看看我的收藏品。”过了不久,他来电邀我到他家吃饭,我明白他的用意,也很想去见识他的收藏品。

他家是在曼谷火车站附近,五层排屋,收藏库是在四楼,面积约二百多平方米。平常门窗都关着,当他打开电灯和空调时,叫我大吃了一惊,原来他收藏了这么多东西,不是论千件,而是论万件,几万件。他在《收藏》一文说:“我的收藏驳杂,除书画外,还有烟具,茶具、鼻烟壶、根雕,化石、非洲檀木雕等。” 但眼前的收藏库里,东西层层叠叠,琳琅满目,有不少东西他“隐”了。如最引人注目,是摆在桌上的象牙,不是一般的象牙,是二三米长的白象牙,不是一对而是好几对,还有许多象牙雕刻的艺术品。他告诉我说:“这些象牙,都是在禁令之前买的。”当时他到亚洲、非洲各地做生意,象牙还可自由买卖,他每次回来就带一两对回来,包括“古董”和艺术品什么的。他买来的象牙有亚洲的、非洲的和猛犸的。他指着最大的一对说,“这是亚洲象牙,质地好,呈淡黄,光洁度较好。”我问:“如何辨别真假?“他说:“主要看有没有细小龟裂文。”我建议他把这么多收藏品归类、编号、展出。他摇头说:“难呀!”。

两年前,太深居然雇了一个懂电脑的小伙子,动手进行整理,拟印成书。他答应我,等他把收藏品全部拍成像片,装订成册后,送一册影印本给我先看,可惜他这一“工程”没完成就走。

他走了,身外之物没带走,留下生命浓缩的两个光环。第一个光环是他的五本书:《今夜寒江入梦无》《佛塔影下》《乡愁乡梦》《湘子桥遐想》《榴莲飘香的季节》,第二个光环,就是依然存在收藏库里的艺术品。

呜呼!何时才能再见到这些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