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诗 歌 致两个老头
Monday, 29 November 2021 09:01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晶 莹

致两个老头


题记:不愿却又必须触摸一份沉重。为减压,我窃用了文友的文题。唯人同但却情境迥异。因此,我着意压抑悲凉而紧抱轻松。


(一)

岭前椰风,依旧昼夜不停地荡漾着世间的心思。你的,我的,诗篇的,还有咖啡的。偶然邂逅的是乐园晨曲,开启了谈古论今的序幕。代际分明,却觊觎着同代的风情。交集于熟络中扩充,笑谈诗情画意,并共同追寻同心圆特质。心明千炬灭,月圆百川辉。春秋十余未荒,我们终开悟并慰平了黑白的沟壑。今年的早春,你笑着搭上了那片云游的唯美春晖。而我,亏欠了你两行送行的脚印……

南国的风景,遂了些许心愿,我们因此先后在风景中驻足,并努力融衬风景。高光靓丽中的缥缈,灰暗迷离时的颓废,都饱含诗意,并已经或正在或终将成为永恒。害怕细雨冲刷岁月,爬出泥淖的过客,捧着初心走来再走远。而我们放心下来停歇,并渴望为风景增添色彩。

人生如梦?行进中的开放情节与待定的未知结局,都不在青春的谋篇中。噢——,人生是梦。于是安家于心,驻足所在便是家。同款的认知,成为不朽的谈资。享用湄南河岸边的阳光雨露——乃至同视为天恩的风暴雷霆后的心安理得,在神聊中延续,直至今年早春的那一时刻。依据默契,心绪不该惊叹这一与生俱来的时刻,唯神聊不意谢幕。其实神聊依旧如常:触目路边披雨的樱花,邂逅炫目可人的Yayoi招牌,遥想是隆路19巷的清幽恬淡,凡此种种,我都会链接心轨,并与之隔空私语……


(二)

林茂风啸,虽非常态,却像极了你泅海时的刚毅和归化中的傲骨;阳光下的林海,大多时是和美的,恰如你平日里憨实的微笑。“活着就好!”不谙世故的诙谐呐喊,领跑了三年,最终让位于你逐浪天涯的夙愿。而我,却心存不甘——“欠”我两碗故乡粿卷儿,我尚未把吃相发挥至极致。酣畅淋漓的文字交流,忤逆了纲常岁序,我们因此相互称“兄”。然而此时,我正静默地吞咽着觉醒后的愧疚与不安。该去诵经送你大行,奈何难抑的心智仅堪凌空遥拜。

太过精明的时运,淹没着世间通途。你常行于行将浸水的路上,并饱尝落魄。风骚雅聚,虽数度爽约,冷落了醇香,却激扬了文字。明丽隽美的风情,缜密流畅的构思,不求其属于每一篇章,但每个故事都参透了人性的光辉与幽暗。就这样,如绿荫中痴情的小鸟儿,你单调地咏唱着乡间的小曲儿小调儿,再尽数汇入收藏的国风和颂里,并期待着后人读懂你的情怀。

深秋在远方。你给秋天独具匠心的慷慨承诺,招唤你踏浪远行。你以匠人态度和深藏其内的风雅欣然赴约。当洞箫和琵琶于远方奏响,你轻抚礁石划破的旧日痂痕,再摄一帧靓丽晚照投放夜空。翻涌不息的云,一次次唤醒夜空,并在黎明时分降下的雨中抛撒绿色的种子。甜柔深谧的追忆,静隐于泥土中,等待着微笑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