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Tuesday, 22 March 2022 15:30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小 草

天使情


看病回来,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曼谷拉玛医院(Ramathibodi Hospital)里的所见所闻不时在脑际回闪。医院门口车水马龙,医院的各类职工恪尽职守,男女老幼的患者进进出出,候诊大厅井然有序。若不是所有的人都戴着口罩,真感觉不到当下是新冠病毒疫情的第三波来袭,泰国处在每天都有四五千人乃至于近万人感染,三四十人死亡的危难之中。

坐在候诊大厅里,看着忙碌中的医生护士,被他们雷打不动的职业操手和救死扶伤的精神深深打动。自打四月初到现在,曼谷人不得不再一次宅在家里,已有两月,很多店铺都再次关门停业,能在网上远程办公的人都足不出户,而这些白衣天使和医院里的辅助人员则必须要坚守岗位。每天早上6点,从事挂号、收费、验血、保安、保洁的人员就都要各就各位;8点,大夫们就开始接待患者了,这是他们的天职,是在履行其济世救人的使命!

我是三月份预约的患者,今天上午(5月28日)做空腹血液化验、胸透、心电图和看门诊。遵照医嘱,早上6点,我便到达医院;在门诊1号楼门口,有保安人员发放进入医院的蓝色即时贴标志;同时要通过体温测试仪的检测方能入内。一层大厅中央,已有不少人在座椅上休息,看来他们已经办理完看病的手续,等待就诊。

到收费窗口交完检查费后,便去验血。看着三张全泰文的检查项目单子,我一筹莫展,索性一并交给了抽血的大夫,请她识别验血的单子。按常理,她捡出验血的单子,抽完血就完事了。可当她发现我是外国人,抽血结束后,便热心地用英语给我介绍其它两个单子的检查项目,并告诉我都去哪里做检查,话语温和,态度和蔼可亲。看着她口罩上方那双充满友善的美丽明眸,我只感到心里流过一股甜甜的暖流,由衷地向她行了一个合十礼告辞。

胸透是在二楼,因为有 X-ray标志,我很快找到了地方,加之人少,十分顺利。可是找心电图室,却费了不少时间,抽血的那位天使明明说在三楼,可就是找不到任何标牌。没办法,只好询问他人,东指西指,跑了半天,也没找到。后来,问到一位医护人员,她带我到了一楼处的一个窗口,在那里贴着一张心电图室变更地址的通知,方知道在六层。几番周折,终于看到了心电图室的标牌,其登记窗口已站了不少人。

当把做心电图的单子交给护士时,却被拒绝。她用泰语做了解释,我没听懂,便请她用于英语告知。这才明白还需要一个排队号码和一张调查表。我顿时蒙了,不知道去哪儿拿号码和那个表格。就在这时,一位身旁的一位老妇人从登记窗口的盒子里拿了一个号码递给我。接着,一位年轻的先生拿着一张全泰文的表单来到我面前,用英语问我是日本人,还是韩国人?我告诉他是中国人。他便用手机的翻译软件把泰文翻译成汉语,帮我填了那张表。

那是一张新冠病毒感染情况调查表,除了姓名和出生年月日,还有三项:一是20天内你接触过隔离者吗?二是你的喉咙有不适的感觉吗?三是你是否失去了味觉?我对这位热心帮助我的年轻人感激不已,连连道谢!而他却只是摆了摆手,微笑地走开了。当然,由于他的口罩,我看不到他的笑脸,但那泰国男子特有的浓眉和乌黑的笑眼,已经证明他是一位帅哥,而且心灵与外表一样的美。

看着他的背影,我感慨万千,来泰国十年,要不是每每都有这么热心的泰国人帮助,我和老伴不可能决定在此住下来。是他们让我们感到生活在曼谷宾至如归,体会到佛国人慈悲为怀的善良和友好。而与以往获得帮助感触不同的是,在疫情严重,人人自危,谁都不愿意在医院逗留的情况下,这位善良的年轻人却出手相助,足足为我耽误了十几分钟。这期间,他想的是尽其所能帮助一个不识泰文的中国老太太,唯独没有自己。在与看不见摸不着的万恶病毒斗争中,他的助人为乐之举止,让我深深地感受到泰国人的佛心与教养。

我把填好的表格、号码纸条和做心电图的单子交给护士,完成了做心电图的登记。护士让我坐在过道的椅子上等候,并用英语告诉我,因为我的序号偏后,可能要多等一会儿。直到此刻,我才松了一口气。

坐在候诊的椅子上,望着楼顶天窗外的白云,突然一阵心酸,一种孩子远离母亲的孤独和惆怅模糊了我的视线。到曼谷以来,从未像今天这么想家,或许这与疫情断了我回家的念想有关。若不是新冠病毒肆虐,此刻,我本该坐在北京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的候诊室里。是啊,我已经两年没回北京,没见到我的小外孙桃酥了。越想心里越酸,泪水夺眶而出……

做完心电图,我来到2号楼,在挂号处呈上Kittiphon Nagaviros 大夫的预约单,拿到就诊排号,作完辅助检查,等候就诊。虽然,这是我第三次来这家医院,但是独自一人前来还是第一次。头两次都是由泰国朋友陪着来的,自然也是我的泰中翻译,不用动脑子,一切听她的指挥便是。这次,疫情越来越严重,我不忍心让她再来这个病菌集中之地,就没请她帮助。可她却记着我的就诊时间,只是她今天上午有课脱不开身才没能前来。当我电话告诉她,已完成各项检查,就诊顺利时,她连连称赞我的能力,并说:作为曼谷本地老人,她的父母去医院,都还始终要儿女陪着才行。朋友的鼓励,使我的自信心大增。

不过,本次就诊让我最高兴的不是这些,是我的D-Dimer指标,从三个月前的2400,下降到1100。尽管,这离该指标正常值500以下,还差很大,但是,在其它指标都正常的情况下,这个数值对身体并无大碍。一年多来的精神压力,顿时解除了。

Kittiphon Nagaviros大夫是一位海归医学博士,人很帅,医德也很高,十分体谅病人的心情和经济压力。他耐心地给我解释本次身体检查的结果,要我不必担心D-Dimer指标这个值对身体的危害;要我回家后正常生活,不要乱吃药,观察半年再说。为此,我很感动。因为,以往看病,大夫总是建议我吃这个药或者那个药,哪次都不少花钱。我不知这是他一个人的品质还是拉玛医院的悬壶济世文化?因为,我的一位朋友曾讲过她姐姐,也是拉玛医院的大夫,给普通老百姓看病的原则,能不吃药的就不给开药,必须吃药的,就找那些能治病,且比较便宜的传统药,尽量减少患者的经济负担。我颇有感慨地走出医院,给老伴打了电话,要他开车过来接我。

站在路边等车,很快一辆出租车就停在我的面前,开始,我装着没看见,可是那司机很执着,仍然停着不走。余光中发现,他在看着我。不言而喻,疫情以来,没了游客,他们的生意大不如前,这位司机多么希望我能坐他的车啊?!可我在等老伴。为了不再耽误这位司机的业务,我只好回过头来,对着他歉意地摆了摆手。谁知这车刚走,又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我立刻向车里的司机摆手。看着他们无奈地离开,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老伴来了。一上车,他便问我检查结果如何。听罢我的叙述,他也高兴起来。并说,能有这个结果,曼谷泰华中医诊所周毓辉大夫的综合调理和活血化瘀的中药功不可没。

是呀,半年多来,我的身体在周大夫的调理下,体重已经回复,血色素也颇有增加,血压有所提高,精神状态也好多了。尽管D-Dimer指标有所反复,但能控制在一个区间内,也算是向好了。比起看西医,吃西药Vastarel效果好,而且安全,无负作用,也让我尤其感受到“中医标本兼治”的真谛了。

2021年5月28日晚于曼谷巴黎岔

More in this category: 培训三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