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Tuesday, 22 March 2022 15:37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张锡镇

卧 床


躺在书房的单人地铺上有些日子了。四个月前,我还根本没想过会因病卧床。这话不假。虽已七十有四,可朋友见面,时有夸赞我身体不错,连中医朋友周大夫也说我阳气足,身体棒。自我感觉也相当良好,我明白,这同我一辈子坚持锻炼分不开。两年前,我还一直坚持跑步,后担心老年膝盖负担,才改为游泳。疫情期间游泳池一封,只好又改和太太打乒乓球。

回想这辈子还真没有因病卧过床。年轻时十二指肠溃疡折磨我十年,也没有住过院,后来用偏方痢特灵给根治了。每次体检,主要器官和指标均属正常,这把年纪了,也算难得。老伴儿身体虽不强壮,可主要器官也都正常,只是前不久,一个血液指标闹得我们俩忐忑不安,查来查去,后经中药调理,有了改观,医生一再强调,该单项指标不会影响健康,我们这才放下心来。老伴儿常常心满意足地说,我俩有目前的健康状况,知足了,能再延续10年15年?我也信心满满地答,争取吧!

新冠病毒来袭,我们的日常锻炼就只能是打乒乓球。为适应老年生活方式,我们改吃两顿饭,早饭九点,晚饭下午四点。每天打两次乒乓球,早七点,晚五点,各打半小时。已经坚持了一年多了。

在家里打乒乓球再方便不过了。把车从车库里往外一倒,再加半个院子,用纱网一围,把球台一支,正好一个标准的乒乓球场。太太常常陶醉在这种自娱自乐的庭院运动,“真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能有这样的养老环境!”我颇为得意地说:“当初看房子,我一眼就相中了这个院落,设想退休后,乒乓球将是我们健身的主要运动项目。” 我们住进这栋房子不久,就买了乒乓球台。只是前些年还没有把健身放在首位,打球也只是时断时续。

疫情期间,打球运动变得异常规律,只要不是刮风下雨,就雷打不动。运动之后,我俩各自忙于自己兴趣安排。我俩享受着这既有健身,又有娱乐,还有情趣的老年生活,好不快哉!

福兮祸所伏,这是生活哲理。我们陶醉在安乐愉悦的幸福之中,不免也偶尔冒出一丝隐忧——别出意外。我的朋友中就有过一位,铁塔般的体格,可居然意外地早逝了。

隐忧还是悄悄降临了。一天早晨打球,我感觉到左臀部有点不适,运动几分钟之后,那种感觉消失了。两周过去了,不适变成了疼痛。我终于告诉太太,不能打了。我俩分析,很可能运动中动作过猛,肌肉拉伤,于是就在家用土办法,把盐袋子经微波炉烘烤,进行热敷。一周过去了,无效,而且感觉向右腿下方延伸,引发膝盖麻木,造成行走不便。只好去看了周大夫,他依然认为是肌肉问题,所以只开了些舒筋活血的药。十天后仍不见效,这引起我和太太怀疑,是否腰椎间盘突出?经过多方咨询和网上查询,初步断定是腰椎间盘问题,并且弄清了此病的发病原因和机理,以及治疗方法等。根据权威专家的意见,知道此病初期没必要治疗,只是通过某些健身动作,坚持一个时期就可康复。于是,我参照网上推荐的一套锻炼动作,开始训练,每天三次。根据他人经验,我离开了席梦思大床,搬到书房的地铺上,因为软床垫不利于腰椎间盘复位。

自我患病以后,太太也焦急万分,但她表情上极力掩饰。她大概也没有想到,一直健壮如牛的老公怎么就说倒就倒了呢!她施展了她的所有老办法,在我的臀部熏艾蒿,用盐袋热敷,又去买复合维生素以营养神经……。有时,她坐在我身边,抚摸着我的胳膊,半开玩笑地说,“原来硬邦邦的肌肉都软了!”我感觉到她隐隐的忧伤,我安慰说,康复后,还会找回来的。

又过了十多天,病情仍未好转,而且有发展趋势。一天早起,突然感觉右脚脚心有疼痛感。太太还是照例问我今天感觉如何,我怕她担心,说了谎,“老样子。” 不料第二天,脚心疼痛加剧,几乎无法行走,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我不得不对她说,好像又发展了,脚心疼得无法行走。她似乎也有点紧张,我们决定,请我的学生帮我挂号,准备去看医生。

一时间,我的脑子也开始胡思乱想:莫非将来要坐轮椅了?我曾经教过一位研究生,每周,都坐着轮椅来上课,由她的姐姐推着。我也得要太太推着我去给学生上课?不堪设想!以前,开车陪太太看病,还给她许下豪言,说“凭我的体格,将来肯定多半是我照顾你,我要做你的专职司机,照顾好你。”不料眼下,却倒过来了,生活给我开了这么残酷的玩笑。

曼谷的天气进入了旱季,庭院里已经荒芜一片。原来种的苋菜已经打籽,有半人多高,由绿变黄;院子边沿的野草也有没膝深了,已经枯黄。沿铁栏杆的水茉莉也在疯长,细长的枝叶伸向四面八方,三叶梅篱笆墙抽出的新枝条也参差不齐,这些都该修剪了……。原本这些粗活都是我来干的,可我现在却无能为力。我还有一个改造土壤的计划,把目前园子里的劣质土换掉,好种植各种蔬菜。这些农活本来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乐趣,但现在只能望园兴叹了。太太要我好好休息,说她来干,她要蚂蚁啃骨头,一点点干。

我从书房的窗户望出去,看见太太一锹锹地,吃力地翻地呢!泰国的土壤板结得很,尤其干裂的土地,一脚踩下去,铁锹摇摇晃晃,就是不入地,摇晃了半天才深入半锹。我想,她这辈子也没有干过这活儿,即使在农场当知青那会儿。真难为她啦,年已七旬的老妪竟干起了青壮年的伙儿。真不知邻居老太太看到作何感想,一定在心里发问,“那男主人怎么啦?”

我一再劝阻,可她执意要干。好强了一辈子,到老还那样。我一个大男人,看到这番情景情何以堪?

有时,面对病情,我们也不得不接受现实。为了安慰我,她说,即使目前的状况长期持续下去也没有关系,照样生活。人老了,各个部件不可能永远完好。我知道,她在说宽心话,但我心想,一定要坚持锻炼,争取康复,承担起照顾她的责任。不过,她下边的这段宽心话还是深深打动了我,胸中涌出一股幸福的暖流。她说,你看那些孤寡老人,多么可伶,无依无靠,我们至少还是两个人,相互关照,相互安慰,相依为命。我们该知足了。是啊,真正携手到老的有多少?

当病情延续到四个多月时,病魔就如当初突如其来一样,又突然有了明显的好转。这天早起,我站起身子,感到一身轻松,走了几步,感觉大不一样,腰居然可以挺起来了。下楼,走了几圈,做了几个动作,感觉良好。接着又到室外转了几圈,像好人一样。我兴奋不已,赶紧回屋告知太太,她也大为惊喜。这样,整个上午,我都觉得一切正常。真是奇迹,没想到这种病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神了!我有点得意忘形,下午便开车同太太到市场买东西。

不料,我一条腿下了车,另一条腿,就一阵巨疼,接着又无法前行,只好让太太去买东西,我又返回车上。这时,回想到,刚上车时,就觉得腰椎咯噔一下,我没在意,大概就是那一瞬间,腰椎又错位了,碰触到神经,所以在下车时,才感觉到后果。这再次令我沮丧。

回来后,赶紧卧床,再做康复动作,进行调整,直到睡前才感觉有所缓解,但还得等到第二天的实际效果。

起床时,我小心翼翼,动作缓慢,仔细体会每个动作。直到我站立起来,开始行走,再没有出现前一天下车的情景。我慢慢下了楼,试着行走,没有不适之感,我对太太说,恢复正常了。我们俩并没有那么兴奋,只是谨慎的乐观。鉴于先前的教训,我决定再继续多卧床,多小心,至少要坚持一周保持稳定。

今天,是病情稳定的第三天了,早饭后,我告诉太太,在门前的巷子走走。她同意了。走了一个来回,大约200米,回来后感觉没有异常。 来看,前景似乎充满希望。

(后续:经拉玛医院医生诊断,排除腰椎间盘突出,属于腰椎间盘老化,需长期养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