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Tuesday, 22 March 2022 15:46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漠 凡

清明节随想


一年一清明,一度一追思!要不是亲戚来电,还真的不知道,今天就是一年一度的清明节。这么一个缅怀先辈、祭拜先辈的重要日子,我竟给忘记了!是我被工作“绑架”了,还是我一时糊涂?细想起来,真的有愧于先辈、有愧于“孝敬”的传统美德了。

匆忙中,我决定跟亲戚们一起前往金龙山庄祭拜祖奶奶。受“新冠”病毒所影响,今年的清明节,确实比往年“萧条”了许多。往年的清明节,一出门便是“铁龟烂路”,如今却是畅通无阻了。为了避开大白天的炎热,我跟亲戚们在晨曦初绽的时分便出发了。金龙山庄位于春武里府,距离曼谷市约莫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虽谈不上灵山秀水、风水宝地,但却也草木葱郁、地稀土贵。我心爱的祖奶奶就长眠在那儿,已有三十余载了。

在我的记忆中,祖奶奶身材高大,慈眉善目,说话声音洪亮,满头银发难掩其亲切与辛劳;善笑、会酒。在过去那个物资短缺、生活平淡无奇的年代里,为了让我们一家过上好日子,祖奶奶曾有好几次带着子孙儿媳及物资,不远千里、舟车劳顿地从泰国回乡探亲,而那个时候,祖奶奶已是七、八十岁的高龄了。在我的记忆中,祖奶奶对我家的帮助和关爱是无微不至的,除了温情和Money外,还有衣服、罐头、药品等。特别是那时被坊间尊为“稀品”的“五大件”——“蝴蝶牌”缝纫机、“凤凰牌”自行车、“梅花牌”手表、“二十寸”彩电及“四喇叭”录音机,这些很“拉风”和增加“气场”的物品,真的使当时的我有资格“炫富”。但在我年小的记忆里,最喜爱、最难忘的还是祖奶奶每年必不可少的两次“侨批”,那可是亲情绵延不断的印记啊!

改革开放初期,作为侨乡的潮汕地区,人们的生活虽不至于“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般的家庭收入,除了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耕田种地外,最重要的“家当”还是要靠养猪,即年初养,年底“上调”(卖给政府)。由于养猪是一年间的主要收入,故在那个时候,几乎每家每户至少会养一头猪,条件好的人还会多养几头。而我家的主要收入,除了养一头猪外,还有父亲每月三十多元的薪资(父亲在广播站工作),相较于别的家庭,算是“小康”之家了,主要的原因是还有“外援”——祖奶奶的“侨批”。每当年中和年终时候(春节前),祖奶奶都会“不失约”地从泰国寄侨批(寄钱)给我家,而收到侨批后,母亲总会高兴地多买些鱼肉菜,还有戈饭(近似炒饭),来敬拜“五谷母”神。由于当时整体的生活条件很差,物资短缺,故要吃一顿“像样”的饭菜,还真的要等“时机”。记得母亲每次戈饭,香喷喷的味道总会透过窗口飘向窗外,那“饭香不怕巷子深”的味儿,令闻到者馋涎欲滴,直呼这一家又有“侨批”来了。也因为这样,母亲总会在敬拜“五谷母”神后,把戈饭分给左邻右舍的亲朋好友们尝试,让他们也分享一下收到侨批的喜悦。而年小的我,总会在菜足饭饱之后,期盼着祖奶奶多寄点侨批来,好让我享口齿之福,因而那个送侨批的叔叔,一直成了年小的我“关注的焦点”。那时那事,如今回想起来,真的太可笑了。其实在那个时候,每个有华侨的家庭,在收到侨批后,几乎都会像我母亲那样做,然后把“好料”及喜悦跟亲朋好友们分享。往事历历在目,那个贫穷落后、物资短缺的年代,潮汕旅居海外的侨胞们对家乡亲人的帮助和建设,实在功不可没。而众所周知、有着“跨国家书”之称的侨批,在其中也占据了重要的一席,真的是“路遥两地隔,侨批情意长”啊!海外华侨华人的家国情怀,在此可见一斑。

突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改革开放后,祖国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昔日那个历尽苦难、贫穷落后、曾让祖奶奶牵肠挂肚的中国,如今已是凤凰涅盘、浴火重生,成为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其短短四十几年的蓬勃发展所取得的一系列成就,着实“惊艳”全世界。不管是市井巷弄的乡村建设、抑还是“港珠澳大湾区”等的城市规划;不管是“上天揽月、下海捉鳖”的国防科技、抑还是“孔子学院、一带一路”的经贸文化,都会让那些“瞧不起”中国、曾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的国家瞠目结舌、惶惶不安。如今,别人有的中国也有,别人无的中国照样有,这是祖奶奶时期所无法想象到的。那个时候,深知苦难的祖奶奶是多么希望自己的祖国和人民能早日繁荣富强、过上美好幸福的生活啊!而现在,中国及中国人民已实现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历史性跨越,正昂首阔步地继续向前高歌猛进,为实现全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远大目标而继续奋斗着。要是祖奶奶能活到今天那该有多好啊!

跪在祖奶奶墓前,看着石碑上祖奶奶那慈祥的照片,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似乎又忘记了今天是清明节。是的,千言万语,沧海桑田,该从何说起、该如何告慰九泉之下的祖奶奶呢?远方,传来了祖国“奋斗百年路,启帆新征程“的建党百年喜庆,家乡的人们已告别了那个贫穷落后、缺衣少食的侨批年代,与全国各族人民一样,正沉浸在“火树银花不夜天,万里河山笑开颜”的欢乐的气氛之中。我心爱的祖奶奶啊!您看见了吗?您听见了吗?我相信,要是您今天还健在的话,那您一定会像中泰建交时那样,痛痛快快地豪饮一番,直到醉倒。

感恩您啊祖奶奶!怀念您啊祖奶奶!您永远活在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