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Tuesday, 22 March 2022 16:13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周 沫

回 家


“准备上菜吧。”韦猜看了看表,对餐厅经理说。

大客户兄伟说十分钟内会到,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

电话铃声响起,韦猜拿起电话一看,正是兄伟,“兄伟,您到了吗?我去门口接您!啊?!噢……噢噢……那……好的,那您赶紧回去吧。那个,下个星期我再去您公司拜访您啊!再见,再见,小心开车啊!”

放下电话,韦猜有点茫然无措。

兄伟是公司以前大客户,后来给同行给抢走了,老板让韦猜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得把兄伟这个财神爷给抢回来。由于新冠疫情,公司这两年的业绩是一路下滑,老板也是下了军令状。为了把兄伟约出来,韦猜也是费了不少力气,最后直接跟到兄伟老家这边来了,好不容易答应出来吃顿饭,现在兄伟家里小孩磕破头,他又必须赶回去……

看着一桌好菜,韦猜一个人也吃不下,干脆全部打包。

出了餐厅的门,韦猜把车往父母家的方向开。实际上餐厅离父母家也就三十多公里,比起曼谷一百多公里的路程近了不少,也好,借这个机会回家看看父母。

韦猜当年是在曼谷的大学毕业的,为了就业方便,毕业后就留在曼谷,自己租了一套一房一厅的公寓,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一个月回家一趟,后来慢慢地变成两三个月回一趟,再后来因为忙,加上工作压力大,变成新年假期或泼水节才回老家,当然父母偶尔也会来曼谷看望儿子,但通常看起来都只是简单的一次聚餐。

想想又是几个月没回老家,车转弯进入熟悉的巷口,夕阳的余晖已褪去,华灯初上的苍暮之感,令韦猜突然有点感伤……

打开家门,父亲正坐在餐桌前看过来,母亲早已起身准备走过来,明显是听到声响,准备来开门看看的。

“爸,妈,您们怎么才吃饭呀?”韦猜记得平时父母都是五点多就吃晚饭。

“咦? 你怎么回来了?也没听你说呀!”爸爸嘴上埋怨,语气中却带着惊喜。

“哎呀,儿子肯定是要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给我们惊喜啦!哈哈哈,来,来,孩子,快过来坐,我去给你拿碗筷。”母亲笑不拢嘴。

“什么特殊日子呀?”韦猜有点懵,“妈,我这有几道菜,打包来的,热一下就能吃了。”

“傻孩子,你不会忙到连自己生日都忘了吧?!”

“啊!”韦猜看了看手机日历,10月22日,还真的是自己生日。“我还真的忘了哦!”

“你看看,我就说嘛!”父亲指着母亲,“一大早你妈说要给你打电话,让你早上去添汶,然后煮两个鸡蛋给自己吃。我说你忙得很,说不定忘了,也说不定昨晚加班晚睡,就不用折腾了,我们早上替你去拜佛添汶啦。”

母亲接过话说,“明明是你爸馋了,借儿子生日做文章,又是喝酒,又是炒面,又是鸡蛋的,说儿子生日要庆祝。”

不一会,打包的菜热好了都上了餐桌,父亲母亲看了看菜,又看了看韦猜,“整这么些高档的菜,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们啊?升职了? 还是找到女朋友了?”二老微笑的脸上带着期待。

“不,不是!那个是……”韦猜顿了顿,“不是好几个月没回家了吗?疫情以来,也好久没带您们去吃顿好的了。”韦猜不敢说出实情,请客吃饭的菜,在父母眼里就是豪华大餐了!

“那没事的花,回趟家还破费啥呀?爸妈这年纪大了消化力不好,吃点简单的还容易消化呢。你在大都市生活,开销也不小,以后还得攒钱娶老婆呢。”母亲稍抱怨。

“不破费,不破费,这个也不是特别贵,再说了,今天不是刚好我生日吗?要庆祝庆祝的!呵呵……”

“是,是,来,也喝一杯吧。”父亲先端起了酒杯。

韦猜自己倒了一杯,拿起酒杯碰了下父亲的杯算是敬了父亲一下,然后一饮而尽。酒有点辣,一股热流缓缓而上,热上了鼻腔,也热到了眼眶。

“妈,我跟公司请了假,明天下午再回曼谷,晚上我就在家睡了。”

“好,好,这么晚了又喝了点酒,是不该开夜车回去的,我等下把被子,睡衣等拿去你房间。”

晚上韦猜跟父亲喝了很多,也聊得很开心。

他也已经记不起有多久没有象今晚这样,睡得这么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