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Tuesday, 22 March 2022 16:15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今 石

阿莎的限酒令


阿猜先生从小区边上的杂货店店主阿宁先生赊白酒喝己经赊了六千八百二十铢了。

“给你老婆要钱来付账我才沽给你!”阿宁对又来沽酒的阿猜说。

己经喝了半醉的阿猜转身就走。

阿猜今天没货拉,运输公司安排他休息两天。他是开十八轮大拖盘车的。

他半年前结的婚,今年三十二岁,媳妇阿莎比他小十岁。猜是泰国中部华富里府人。阿莎是泰北清迈府人。猜皮肤稍黑,相貌平平,个子比阿莎矮个小半头,一米六O。他媳妇挺水灵秀气,瓜子脸大眼睛,丰满的胸脯腚大腰细,一米六五的巧个子,望穿了男人的眼。驰荡了男人的心。

结婚三天猜换了岗位,由汽修车间三级保养工,经过公司和监理部门严格考核,开上了十八轮大拖盘。这在泰国是多少人梦想干的活。跑长途一个月下来月承包所得利润少说也得十来万泰铢。勤快的一年弄个百十万不在话下。

当初猜为了追上莎,开出的条件之一,每月工资全数交给莎管。莎每月给他三千铢零花,猜是月月花得精打光。

结婚第五天,两位新人一辆新十八轮车上路了。

在泰国开十轮和十八轮跑长途的,绝大多数的妻子非要跟着丈夫上路不可。有孩子的交给老人看。

妻子上路是不拿工资的替公司的车和司机当安全监督员,这样有她在老公身边,老公百分之百不会酒驾,百分之百不会嗑兴奋剂,百分之百沿途不会去睡别的女人。驾驶室司机位和助手位的后边就是一张小床。

第一趟阿猜拉盘元从曼谷跑南部北大年府。全程一千二百公里。

沿途有多功能加油站,天擦黑小两口进加油站先吃快餐再去洗澡再回到车上,莎看到猜两眼死死的盯着她看,不禁脸红心热起来。猜笑咪咪朝后座努了努嘴,莎到后座拉上了布帘。

这车头跟个大壮汉一样,在里头闹个天翻地覆也不“震”。

半个时辰阿猜先出来意气风发坐到驾驶座,喝着在加油站便利商店买的“保力精”。莎也出来了,穿套泰丝睡衣,显得容光焕发,秀色可餐。

夜行开始了。阿莎调空调弄音响,递易拉罐咖啡。猜说:我想听您唱的泰北家乡小调。请来一段解解乏。

莎说:我不会唱。

猜说:那天我听您偷偷唱的。好听极了。

莎微笑地看了他一眼,小声地唱了起来。猜咪咪笑地欣赏着。这一趟回来猜休一天,又和莎跑清迈。

话说回来,司机休息除了睡就是喝酒。莎严格下令限他的酒,除了节日,除了来客,除了过生日,让他喝个七分,而且还指定他喝威士忌白兰地和葡萄酒。这就好像要了他的命。他平时只喝泰国东北部产的四十五度的白酒。

“烈酒喝多伤肝伤胃,如果让我看见您喝白酒烂醉,您就不用进家,去睡大街!”莎不是新婚的莎了,用她的话说家有家规,国有国法,都不能违反。莎给自己的丈夫下了限酒令,她给猜说:您不执行,咱俩就散!我说得是真格的。这句话猜最怕听,头点得像捣蒜。

最好的男人也有阳奉阴违的时候。猜不出车,用他的话说,没了跟尾巴管他的,他就偷偷去喝白酒,还非得一醉方休。

阿宁不沽给他,他要到另一个去处去喝。

一月份冷风横扫整个泰国。正是酒徒“会须一饮三百杯”的酒季。

阿猜到了桥洞底下 ,旧工友阿萨盘腿坐着正自酙自饮自说:昨晚去挖青蛙下酒,挖出了一条水蛇来啊。哎呀呀,手发霉了要晒一晒啊!

阿猜站在他后边,心想,你灌得太多了,也不匀点给我,小气鬼喝得眼花,把圆洞口看成扁洞口啦,还好没把手伸进去。断了拿回去让你婆娘烤来给你下酒。

泰国人喝国产的四十五度的白酒一般是蓝领或农民工,有用红酒杯喝的,有用我们喝茶的玻璃杯或瓷杯喝的。

阿萨用无脚玻璃杯,倒满大半杯,举起来正要往嘴里倒,冷不防后边的阿猜伸手去夺了过来,眨眼间已拍进了他黑洞洞的大嘴里。

阿萨呼地站了起来,还没转过脸就嚷:阿猜,你这头牛,钱叫老婆像揑你的蛋揑起来了,你还不起酒账,来抢我的酒喝!你这头牛!

泰国人骂人把人骂成牛。无端端地让老实巴交的牛背混账蠢笨的黑锅。

阿猜从怀里掏进一只炸鸡放到地上铺的一张旧报纸上。这是阿猜大清早从冰箱里把莎买来的午餐偷拿出来,想赊了酒到荒地里那间荒屋里去大吃胡喝一通,然后在那里再睡一觉,半夜再回家。谁知道算盘打错了,阿宁再不赊给他酒喝了。

炸鸡放了下去,猜坐了下来,萨给他倒了酒,两人边喝边砍大山,三个半公斤装的空酒瓶立着,两条汉子躺着,一条蛤蚧俯看着。

半夜里萨摇醒了猜。两人趔趔趄趄往家走。走了半公里,阿萨想起了他的破摩托车还在桥底下,猜陪他回去拿,两人骑上,猜不放心萨,坚持送萨进了家才走着回家。

家里还留着门,猜己经多少个晚上这样了。妻嘴硬老是说不让他进家,等到他去灌黄汤去了,又心软一直等他进了家上了铺,她才去闩门。

只要猜这天不出车去喝酒喝到深夜回来,妻就不跟他睡一张铺,泰国乡间睡觉不用床,在水泥地或瓷砖地木板地,把床垫一支或草蓆一铺就是卧榻。像日本的榻榻米。

她在另一个隔间睡。只要这一天猜不喝酒,猜要,她就把身体给他。

可是猜只要喝上了,就认酒不认性了。喝醉进屋有时往地上一躺就睡着。妻出大力把他弄上铺,脱去鞋,脱去衣服,伺候他睡去。

今天下午店老板阿宁来跟她算阿猜赊酒的账。

她先给阿宁道歉,然后说:宁大哥,你做得对,从今以后不赊酒给他。每月支薪汇进银行账户,我给他买鞋买衣服,买肉买鸡蛋买牛奶做好吃的给他,他工作累,怕他营养不够身体差。可是他贪杯上瘾,我真担心长久以往酒缠身不解,毁了他的身体。

莎给店主阿宁商榷好,阿猜欠他的酒钱共六千八百二十铢,她分三次交清。现在马上就交二千八百二十铢,剩下的两次,每次交二千。

阿宁满意地走了。

阿猜推开门走进家,还没睡的莎看看表己是凌晨两点。猜不敢正眼看妻,他知道阿宁肯定来找她要酒钱。

他看妻的脸面跟平常等他回来一样,还是问他的那句话:您吃过饭没有,我去给您热热饭。

他想起了那只炸鸡,心里一阵羞愧,他低下了头嗫嚅着说:吃了。

妻的眼看着他,他觉得象锥子一样,妻面无表情地说:吃的是炸鸡。

他嘿嘿地傻笑起来。妻又看了他一眼,说:睡吧,后天要出车了,养足精神上路。

妻自己进屋闩上门睡了。

妻没提那六千多铢酒钱,是阿宁没来找她?还是她不说?

猜直到天明也没合上眼。

妻曾说过当初她看上他,是他老实勤快能干,没有不良的嗜好和习惯。

但是人是会变的,阿猜从当初的不会喝酒,到参加应酬喝酒,到练出喝酒功来,他周围都是酒徒。工作累压力大,用酒来化解,感谢朋友在工作中的帮助在家务上的帮助,就一起喝酒!

在泰国中青年喝朋友义气酒,喝英雄出风头酒,喝解闷消压酒,喝红白事酒,喝节庆生日酒。有一些人喝酒没限制,喝成酗酒打架,喝到酒驾闹出人命。

自己丈夫没限制的喝酒喝成酒鬼,妻的态度一是坚决反对,二是耐心诱导,她认为男人有错了不能跟他大吵大闹,一直闹到娘家闹上社会,这就是不自觉地把男人推出家庭,去推给酒友,去推给赌徒,去推给别的女人。这是愚蠢的行为。

如果你把自己的男人拉住,用关心用爱护用宽容的态度一步一步拉他走上正路,回到自己的怀抱里。这是两全其美的事!这正是阿猜妻子阿莎贤慧聪明的一面。

第二天阿猜干完家务,热饭热菜热汤己端到他的面前,这不是一天半天的温馨了,莎结婚半年就这样做了半年。猜打心眼里觉得这个家温暖妻子贤慧。

“昨天阿宁来找我,我己给他商量好还酒钱的事了,分三次还清,昨天己还了二千八百二十铢。”等丈夫吃完饭洗好澡,妻说了还酒钱的事。

猜惭愧地低下了头。

有时候猜真想让莎大骂大吵他一顿,那怕搧他三个耳光,他也不会还口还手。这在他理亏,酒瘾上来心里不当家,让莎伤心的时候。

又到他和她出车回来休息的时候了。

“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上午咱们到赞塔武里府果园里去吃水果,到海边去吃海鲜。换我开车您坐车。”

阿猜点了点头。看着自己媳妇高兴的样子,笑了。他想:老天爷给我送来这么好的媳妇,该到我认真遵守她的限酒令,少喝酒不醉酒的时候了,我以此来报答她爱我疼我的恩典,真的,我要力求做一个幸福家庭里的好男人!

More in this category: « 回 家 妈 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