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Tuesday, 22 March 2022 16:17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杨 玲

妈 妈


2021年8月份,泰国疫情进入了最恐怖时期,每天病例一万多,最高纪录突破二万,死亡达一百六十以上。医疗系统面临崩溃,一床难求,很多病人没能及时得到医治,丧失了宝贵的生命。

芸芸是一名会计师,丈夫汉山是工程师,二人是老邻居,青梅竹马,小学和中学都是同班同学,在朱拉大学也是不同系校友。二人毕业结婚后生下两个女儿,孩子的颜值和IQ都继承父母的优点,分别考试朱拉大学和玛希隆大学的医科,经过六年的刻苦学习,正在当实习医生。

疫情严重,两个女儿分别在清迈府和孔敬府医院,为了自己和和父母的安全,暂时不回家。汉山改为在家办公,只有芸芸还上班。这天她提早回来,进屋后她照旧先去看瘫痪在床三年多的老妈妈,口里叫着妈妈,但妈妈没有回应,她便摘下口罩,加大声音再叫,老妈妈回应了,芸芸放下心来。

她下楼拿出买来的食材,交代阿敏准备晚餐,她今天觉得喉咙痛和头痛,提早回家休息。芸芸讲不到两句,就剧烈咳嗽起来,汉山走出来看她,只见妻子脸色泛红,用手摸摸她的额头,说:“发烧了,又咳嗽,不会中招吧,我们去做核酸检查。”

芸芸喝了水,交代阿敏准时喂老妈妈晚餐和吃药。就和汉山开车出发了,到附近私家医院做新冠肺炎核酸检测,约半个小时后两人做完了,要明天才知道结果。二人回家,汉山让芸芸暂时住到女儿的房间,吃的喝的由他送到门口,不要出来。除了卧病在床的老妈妈,三人都戴上口罩。

芸芸一夜难眠,到了凌晨睡了两三个钟头,好容易挨到医院来通知,芸芸阳性,汉山阴性。芸芸难过的哭了出来,家中的老人、丈夫、和在医疗前线的两个女儿,她都放心不下。

这时汉山问她收拾好了吗,医院的车子快到了,一会儿白色救护车来到门口,救护员下来带芸芸上车,汉山目送她上车,说不用担心,等她回家。

但是三天后老妈妈发烧了,汉山马上联系医院,政府医院还是没有床位,好不容易托了在拉玛九医院当副院长的老同学,才找到一个床位,把老人送医。老妈妈查出也是新冠肺炎,三天后老人病情转重,迁到ICU病房,挨不了三天就绝气了。

汉山不敢告诉芸芸,交代两个女儿和阿敏暂时不给她知道。芸芸住院四五天后,经治疗已经退烧,身体正在恢复中,数天后核酸检测已转阴性,医生批准出院,嘱咐回家后自我隔离十四天。

芸芸回到家里,见到老妈妈的床是空的,心里吓了一大跳,她立即有了不吉的念头,急问汉山妈妈哪里去了?汉山指了床头柜上的一个盒子,对她说妈妈脱离病床了,去拜佛。

芸芸鼻子一酸,眼泪涌出,汉山立即上前搂着她,安慰说,妈妈八十八高寿了,这几年一直卧床,遭罪了。现在解脱了,不要伤心。等待疫情缓解,我们去佛寺为妈妈延僧念经,你刚病好,保重身体。

汉山拿出手机和两个女儿视频对话,女儿听说妈妈出院,也竞相问安,嘱咐妈妈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听了丈夫和女儿的安慰,芸芸的情绪渐渐平静。

她再仔细看丈夫,自己住院十几天来,丈夫处理老妈妈入院和后事,也忙瘦了。芸芸想,接下来一家人都要保重身体,小心防护新冠肺炎,要更健康活着。

为防护新冠肺炎,政府紧急征收了多个酒店,改为临时医院,同时建立方舱医院,收治轻症病人,减轻医院的负担。同时加快注射疫苗,经过9月、10月、11月共三个月的艰苦作战,疫情才逐步改观。病例和死亡下降,注射疫苗人数已达75%以上,笼罩在泰国上空乌云逐渐淡薄,形势渐渐好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