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小 说 新年快乐(外一篇)
Tuesday, 22 March 2022 16:20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温婉媚

新年快乐(外一篇)


新年这天,我收到了谢小娟发来的邮件,是一张泰国Promthep岬灯塔的照片。

三月份的时候,我被诊断出了萎缩性胃炎。医生建议马上进行深入检查、手术,并开始了治疗。突如起来的病情中断了我与女朋友的结婚计划,她那位高高在上的暴发户父亲,担心我的身体没办法给到他宝贝女儿长久的幸福,勒令我们立即分手。

谢小娟,入职的时候就跟着我每天跑市场,对接客户,坚韧、坚强。

我向谢小娟隐瞒了我被退婚、生病的事。在我住院治疗的那段时间里,公司让她独自负责一个餐饮的市场调研项目。她付出了很多,做了很多的工作,成功地保障了投资方的收益与开发。

在我暗自为谢小娟高兴的时候,那位同意退婚的女朋友和她的暴发户父亲来到医院看望我。

他们希望我交出谢小娟调研餐饮项目时拍到的他们“权贵交易”相片,并承诺如果我们肯配合,就同意原计划的婚事并长期给我介绍丰富的市场资源。

多么可笑啊!在这对父女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甚至生出了意外的惊喜。原来却是费尽心思为了他们的利益而来!感谢谢小娟,让我更加清楚地看清他们丑陋的面目。

残酷、恐怖的疫情使我们家的公司遭受了重创。父母让我去瑞士的外婆家因特拉肯镇休养。那里有着美好、平和的环境,适合养人。

我依然关注着国内的局势,紧张的疫情在不断地反弹。每天电视新闻上播报的新增确诊病例、死亡病例令人担忧,揪心。我向神秘的少女峰祈愿,祈祷我的国家,我的家人,我的同胞平安!祈祷这场劫难赶快结束!甚至也希望那位被疫情感染的暴发户父亲和他的宝贝女儿能早日康复。

母亲告诉我,谢小娟为了帮助公司,回到中国,带着人穷追围堵了欠债方不知道多少次,巧妙借用了自媒体的力量成功收回了两家业务单位欠我父亲公司的100多万元欠款。该笔款项,使得员工们都领到了一笔不错的生活补助费。

母亲问过谢小娟,为什么会义无反顾地帮我们家。谢小娟给出了我能猜到的答案:“因为Aspirin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帮过我,给了我希望”。我知道,她说的希望,就像一根稻草飘在漆黑茫茫的大海上,看到闪耀的灯塔发出的光芒。

我给谢小娟寄过一幅画,那是我亲手画的林道灯塔的图案。灯塔的光亮,守护着石狮子雕像和古老的博登湖。

在玉女峰下面,一年又一年,流淌着干净清澈的水,这是山上的白雪融化流下来的雪水。当金色的阳光出来的时候,照耀着流水,仿佛波光上镶嵌着粼粼的水晶。

“新年的时候如果能站在上帝最偏爱的玉女峰上,那种感觉该有多好啊!”

這一刻我想起了谢小娟曾说过的話。

坐在火車上,谢小娟经过了一座座童话般美丽的小镇,看见了阿尔卑斯山下成片成片清新淡雅的草地,碧蓝清透的湖水和纯粹如仙境般的雪山。

终于,她与愿望里的景象相遇!

远处的少女峰云纱笼罩,雪舞弥漫,璇霄丹阙,景象绮丽,风光浪漫。

眼前的小村庄红砖白墙,黄花明丽,绿水无忧,牛儿遍佈,歌聲悠扬。

我的心激动不已。

"谢小娟,新年快乐”!

今年换我和你說。



利是

每年新年,家里来来往往的客人,都会给我很多的红包利是,两百,五百,上千元都有。

每年大年三十的晌午,爷爷都会先到我家来,从破烂的衣兜里摸出一个小红包塞给我,说是给我新年的利是,可以买文具。我打开一看,是一张皱巴巴的十元。

后来,来我家求我爸爸办事的客人给我的红包更大了。让我开心的是,爷爷给我的利是也从十元逐渐升级到了百元大钞。

我去集市的河粉店打包猪脚粉,店家梁伯问我是不是给爷爷打包的。他说爷爷每次赶集日来卖菜,如果忘记了带饭,都只点五毛钱的斋河粉,蘸着酱油吃,看来是要留着肚子吃外孙请的大餐呢!

别人都在乎你的翅膀硬不硬,而爱你的人,才会关心你飞得累不累。

世人有所求才会愿意有所出,真正爱你的人,会倾其所有,付出他最深的爱。

我把利是钱寄存在集市梁伯的河粉店里,告诉他,每次都要让我爷爷吃饱、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