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新 苗 回 家
Tuesday, 22 March 2022 17:10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1 Vote)

金俊秀

回 家


2021年10月30日,我们一家四口在曼谷的家里看电影,突然接到姑姑的电话,说,爷爷生了重病,已经被救护车送到医院抢救。听到这个消息,爸爸急得哭了,他声音颤抖地对我们说,回家,我们马上回家。

年幼的弟弟还不明白回家的含义,他悄悄问我:“哥哥,我们不是就在家里吗?为什么还要回家”?我告诉弟弟,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所以,我们的家在中国。

爸爸购买了最近的回国机票,确定了回国的日期,我们就开始紧张地准备。回家,回家!这一刻,回家成为了我们全家人共同的信念。我们已经近三年没有回家了,我们想家了啊!

我出生于中国深圳,15个月大时跟随父母去了秘鲁利马,在那儿生活了5年。我六岁时,爸爸调动工作去墨西哥,我又跟随他去了墨西哥城,在那里开始我的小学。去年十月,我们又转到泰国,开始在曼谷生活。

在疫情以前,无论我们在哪里,每年都会回国探亲一次。利马到深圳18383公里,要飞行30个小时;墨西哥城距离深圳14138公里,要飞行22小时;曼谷到深圳1735公里,只需要飞行2个多小时。原本我们离家的距离越来越近,但因为疫情的缘故,我们自从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就再也没能回国。

经过很多检测和准备,11月10日,我们终于可以出发了。一家四口带着大大小小8件行李从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顺利登机。坐在飞机上,看着舷窗外的云朵,我的心已经回到了家乡,回到了爷爷身边。

回国之路并不轻松。我们抵达成都双流国际机场时已经是11月11日凌晨,还要在机场排队等候第一次入境核酸检测。棉签插进嘴巴和鼻孔时,那叫一个酸爽!我忍住没吐,可是眼泪还是冒了出来。旁边一个小弟弟嗷嗷哭了很久,也没逃过两边鼻孔和咽喉检测。

凌晨三点,我在车上睡得正香,被妈妈叫醒,“醒醒,下车啦,我们到家了,终于到家了。”我跟着妈妈迷迷糊糊走下巴士,冷风扑面而来,虽然我已经裹上了所有的厚衣服,还是冻得直打哆嗦。

妈妈说的家是我们回国的第一站——隔离酒店。这里位置偏远,条件也很简陋,但这里已经是中国,我离爷爷越来越近了。

我从记事起,就一直跟着爸爸到处漂泊,经常换国家、换学校、换房子,早就习惯了环境的变化,可是这次回家还是感觉很不一样。我总是心神不宁,总是一遍遍问妈妈,什么时候才能结束隔离啊?妈妈说,孩子,你真的长大了,知道近乡情怯了。

隔离的生活单调而缓慢,透过打不开的窗户,看着外面的乡村景色,我想起了外公外婆的老房子。外公外婆非常爱我,我每次回去,外公都会去池塘给我摘莲蓬,外婆会给我做各种好吃的。那时我还小,不懂事,吃饭慢吞吞的,外婆就一边摇着扇子帮我赶蚊子,一边喂我吃饭。2019年外婆生病,我们从墨西哥急急忙忙赶回长沙,却没能见到外婆最后一面,每次想起外婆,我都会流泪。现在,我终于回到中国了,真想马上跑到外婆的墓前,我想告诉外婆,我已经长大了,再不是那个需要喂饭的小淘气了。

失去外婆的经历,让我更牵挂生病的爷爷。以前我们每次出国前,爷爷总要把我们送到车上,当车子开动的时候,他会小跑着追几步,转过头去,悄悄地抹眼泪。那时我总是不懂事的问,妈妈,爷爷为什么要哭?现在我知道了,爷爷是舍不得我们啊。

昨天与爷爷视频,他躺在病床上,努力地微笑着,说,“不要担心,你们回来我很开心,身体也好多了。”听着他虚弱的声音,我实在忍不住泪水,隔着屏幕对爷爷说:“爷爷,我回来了,我要好好照顾您,好好陪陪您。”

因为爸爸工作的缘故,我跟随他们去过很多地方,但秘鲁不是我的家,墨西哥不是我的家,泰国也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中国,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

尽管我懂英语、西班牙语和泰语,但爸爸妈妈还是为我请家教、报线上课程,坚持让我学中文,他们说,我们是中国人,即使在海外,也要学好中文。失去了母语,就像是失去了根。在海外学中文真的很辛苦,但我很努力,也很认真。因为爷爷不懂外语,我想用中文告诉爷爷:爷爷,我想你。爷爷,我爱你。

一天、两天、三天……离开隔离酒店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每天都在房间里锻炼,离开酒店的那一刻,我会立即冲到爷爷身旁。

因为疫情的缘故,这次回家非常艰难,但什么都不能阻止我们回家的步伐。我常常在心中默默祈祷:祈愿疫情快点过去,祈愿世界永远和平,祈愿我们回家的路能变得容易,祈愿所有海外游子都能平安回家!

(Nist international school四年级学生)

More in this category: 脐 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