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Wednesday, 31 August 2022 03:19
Rate this item
(0 votes)

郑桂芳

我最要好的朋友


一连串泪珠从我悲伤的脸上无声地滚落下来。他张开了双臂,冰冷的双手抓住了我颤抖的双肩,轻轻地一拉,紧紧地把我拥入怀里,接着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再见了!”这个场景是我和我最要好的朋友最后一次见面,最后一次在一起,最后一次温暖地拥抱。尽管我和他告别已经过去了三多年,可是我仍然清清楚楚地记得他那低沉而伤感的告别声。

二十岁的我拥有过很多的朋友,也遇到了不少志趣相投的人。然而,算得上好朋友的并不多。最令我难忘的是我上面提到的“他”。第一次见到他是2015年底在北京拔萃双语学校,国际部大楼的第三层,语言二班的门口。我是全班唯一一个泰国姑娘,是插班生,而他是一个迟到的唯一俄罗斯同学。我站在教室的后门口犹豫不决,脑袋胡思乱想不敢走进教室,甚至没注意到有人走到我身边。那个人用低沉而不大礼貌的声音说:“你挡住了我的路!”当时,我俩面面相觑,我呆若木鸡,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用冰冷的目光瞪了我一眼,便旁若无人地从我身边走进教室,只留下不知所措的我站在教室后门前……。

现在谜底该揭晓了,那个冷峻严肃的小伙子就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名叫大龙,俄罗斯人。他在我生命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甜蜜记忆!

他是全班个子最高的男生,大约有一米八左右,头发淡褐色,皮肤白皙,面容如冰,眉毛浓密,眼眸如墨。他相貌最突出之处是他那高挺的鼻梁。他总是沉默,即使讲话也只能听到毫无起伏的低沉声音。他那双冷若冰霜的眼神让人丝毫感觉不到任何温暖,他总是板着一副面庞。众所周知,他是校园里的老大哥。

虽然我们俩的故事有一个不太友好的开头,虽然我们俩的第一次见面没有留下美好的印象,虽然我们俩最初的关系被一堵又高又厚的墙隔开,可是后来的一件事情改变了我对他最初的印象。这件事把他在我心目中的那副冷漠高傲的外表融化了,而且还让我了解了他的内心世界,使我们变成了知心的朋友。这件事发生在我高一第一学期的一次郊游。

每学期学校都组织三天两夜的旅游活动,这一次,学校安排我们到了北京市平谷区,参观和体验石林峡钛合金飞碟玻璃观景台。老师给我们十五分钟在那边欣赏风景。当我们班到了玻璃观景台上,大家在忙忙碌碌地给自己拍照和欣赏北京自然风光。我自己也在东张西望,四处寻觅最佳拍摄位置,拍一张最美的风景照。在飞碟玻璃观景台上的时间有限,我不得不手忙脚乱地一边调整画面焦距,一边寻找现场的主光源,一边调整相机的感光度。我忘了自己脚下是一大片滑溜溜的玻璃地板。由于脚没站稳,不小心摔了一跤。我的头嗡一下,等反应过来,自己才发现全身已经倒在地上了。我感到右脚疼得发麻,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我憋足了一口气准备忍痛站起来。就在这时,有一双大手伸到我面前,那双手的主人正是冷峻的大龙。他向我伸出援助之手,拉了我一把,可是我一动就感觉到那彻骨钻心的疼痛。我可能没有隐藏住自己疼痛的表情,他不容分说,一把将我扶了起来。在整个下飞碟玻璃观景台途中都由他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我,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只听到四周呼呼的风声。后来,我决定主动向他说谢谢与道歉。他只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继续扶着我往山下走。我心想,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说不定他的内心不一定像他外表那样冷漠高傲,要不试试跟他聊一聊?我终于鼓起了勇气,趁走在漫长的下山途中向他问了个好。在我们谈话中,他一字一句地回答我的问题。终于,发现我们俩居然有许多共同的爱好。

到了山脚下集合地点,他扶我走到我们班主任的面前,告诉老师我因跌倒扭伤了脚。我还没来得及再一次向他道谢,他便无影无踪了。

这件事让我思忖再三,最后断定他不可能是那种冷漠的人,只是沉默寡言的外表而已。其实冷淡的人可能是我,由于我把第一次见到他的印象当成了我们俩之间的一堵墙,阻碍了我对他的重新认识。我做出了决定,要改变一下我自己对他的印象,要把他看成真正的朋友。

第二天,由于我酸疼麻木的脚,班主任不让我参加任何活动,只嘱咐我在远远的凳子上坐下。时间一点一滴地在流逝,我越来越觉得无聊,脚也感觉有点疼痛,准备站起来去车上拿药。正要起身,突然又是一双大手轻轻地抚到我右肩,又是那低沉的声音,“去哪?”我被他吓了一大跳,一听不用回头就知道又是他。我转过身,微笑着向他打招呼,并回答他的问题。我一说完,他就在我面前蹲下来,望着我红肿的右脚,说:“我去一下。”过了不久,他拿着药回来了,递给了我,我一边把那瓶药喷在我脚上,一边向他道谢。这时,我感觉我们俩之间尴尬气氛早已烟消云散了,我们聊的话题也变得越来越有趣,以至大声笑了出来。我们彼此越来越熟悉,分享了对方的人生背景。一眨眼就到晚餐的时间,他又一次扶着我走回到酒店。我又一次感谢他,他却阻止我说:“不用再谢了,你是我朋友,我会永远照顾你的。”

后来,我们俩就变成了一对好朋友。我们常常在一起,共同经历了许多困难和快乐。当我因某些事情而伤心难过,甚至哭泣时,他就二话不说去小卖部给我买一大块我最喜欢的士力架,吃在嘴里甜在心里,心情就会瞬间好起来。当紧张的期中和期末考试来临时,我们都会待在教室里,互相帮助,共同复习直到凌晨。在等待考试结果时,我俩同时心情紧张,心砰砰跳个不停,于是就相互安慰。当看到我俩的考试成绩优秀,我们又一起喜上眉梢,互相分享着对方的喜悦与成功。每当周末,我们总是约好去三里屯太古里打台球吃非常有创意的汉堡。尽管我不太擅长打台球,大龙不喜欢吃汉堡,可是每一次约定谁也没拒绝过。在那段时间,他给我的生活增添了很多色彩。在我受委屈时,有他安慰我;在我高兴时,他也分享我的快乐。我们俩好像是北京早餐的豆浆和油条——互相离不开。

可是,美好的日子总是光阴似箭。由于签证问题,我不得不跟他告别,准备回国。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2018年6月底的一天,在北京拔萃双语学校国际部大楼的后门口。我是拉着行李箱将要去机场的离校学生,很多人来为我送行。整个国际部的语言班、高一、高二的朋友和老师们,为了和我告别,都停了课,下了教学楼来到我面前。老师和朋友们一个接一个地与我深情相拥,祝福,并一再叮嘱我不要太伤心难过。我最好的朋友大龙却远远地伫立在那里,好像有意躲避因分离而产生的无法控制的情绪。我离开众人,步履沉重地走到大龙的面前,我痴呆呆、如鲠在喉地站着,没有开口,只是两行泪珠滑过我的脸颊,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大龙的脸上带着一副强颜欢笑,他张开了双臂,最后一次轻轻地把我拉到怀里,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他那依旧双冰冷粗厚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头发。为了能够安慰一下对方的情绪,我们作出了一个承诺:在未来的生活中,只要一方遇到最快乐的事情,例如结婚、生子、成功,另一方应该出现在对方的面前,一起分享那些美好的快乐时光。最后,他再一次用他所特有低沉而失落的声音说了一声“再见!”。我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他。

时光匆匆的流逝,三多年未见了。我们俩之间的距离就像是隔了无边无际的银河,不过“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有现代通讯工具,我们依然常常在云端相见。虽然依旧相互惦记着对方,可是彼此间的话题却越来越少。我偶尔在梦境中见到了他,梦见和他一起嬉戏打闹的情景。他悄悄地走近了我,又悄悄地离我而去,来无影去无踪,只留下了一幅美丽而哀伤的回忆。隔着千山万水,我只能在心里遥祝远方的朋友有一个幸福的未来,美满的人生。每每想到他,我的脸上就会挂着愉快的笑容。我在等待,等待未来的某一天再一次遇见他,以实现我们的承诺。

(泰国法政大学比里帕侬荣国际学校2019级学生)

More in this category: 重回母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