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Wednesday, 31 August 2022 03:22
Rate this item
(1 Vote)

叶冰敏

重回母校


回想告别母校的那天,仿佛还是昨天。转眼间我就离开亲爱的母校有两年多了。 严重的新冠病毒阻止了我们师生的见面,却阻挡不了我们对母校的爱。上个月,我的母校Sarasas Witaed Bangbon举行拜师节活动。每年校友总是在那天回学校拜师。于是,我也和朋友们约好在那天重回了母校。

早晨六点,太阳还没出,我就离开了家。我已经很久没有早起的习惯了,在通往学校的路上才看到日出,灿烂的晨曦让我想到在那所学校学习的那段岁月,因为那时总是这么早去上学。车窗外的景色依旧,一看到著名的猪脚饭餐厅就知道快到目的地了。车开到熟悉的三岔路口红绿灯处就右转,不到五分钟就到学校了。走进校门,到处都是穿校服的孩子。唯一穿大学校服的我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高大的教学楼、美丽的足球场、孩子们的喧闹声,一切都跟以前一样,只有食堂有了变化。同我约好一起返校的同学都到齐了,我们一起去学校食堂里的凉拌店和面条店吃饭。没想到,那些店都关门了,真让我们扫兴。

八点是学生列队举行升旗仪式的时间,整个过程保持不变,学生在篮球场唱校歌、升国旗、祈祷、队列练习、最后上楼上课。十三年每天都重复这些活动,我仍然清楚地记得每一个细节。好奇怪,小时候,我厌倦做这些活动,但是当我不需要每天再重复这些动作时,却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再次重温这些动作。学生们列队进入会议厅举行拜师仪式。我们这些大姐姐就跟在他们的后面。

到了会议厅,有一位男生负责迎接校友。他带领我们来到会议厅右侧座位。我看到许多学生坐在地板上,老师们站在旁边,像我们当年一样。仪式开始时,老师首先让学生们鼓掌欢迎我们,气氛非常热烈。两位曾经教过我们的数学老师走到我们身边,像家人一样和我们打招呼。虽然两年没见,而且他们教过的学生很多,但是他们还是记得我们的名字,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一项仪式是让校友上台敬拜和问候老师。几乎所有在台上的老师都教过我,所以他们一看见我们,就满脸堆笑,流露出和蔼可亲的神情,简直乐不可支。师生相见,谈笑风生,我们谈到大学学习情况,谈到在线学习的困难,也谈到当年跟老师们学习的趣事,还谈到学校的变化等。有些老师辞职了,有些老师教的年级也变了,因为线上教学,每个教室也都装上了电视。 尽管短短两年,可学校发生了巨大变化。然而,唯一不变的是老师对我们的关怀。下台之前,老师让我们跟她们拍照留念,然后我们同老师们热情地一一告别,最后便依依不舍地走下了舞台。我本以为我们师生好久不见,可能没有那么多话好说,气氛可能会很尴尬。不料,在台上的十分钟是那么短暂,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想跟他们聊,却不得不告别。于是,我们决定仪式后再去他们的教室继续畅谈。

另一项有趣的仪式是往届毕业生给在校高三学弟学妹亲手别校徽。我们当年在校时都期待这项仪式,因为戴上这个校徽标志着我们真的是高三的学生了,也是学校最高的年级了。对高三学生来说这是很珍贵的时刻。那时我是接受者,而现在我却变成授予者了,心里特别兴奋。

我们这些学长站在最前排,面对学弟学妹。我们给他们一个一个别好校徽,同时送上祝福。我问每他们想在哪所大学学习,哪个专业。让我吃惊的是大多数都想到法政大学学习,所以我为他们加油打气说,“你会成功的,来成为我们大学的学弟学妹吧!” 也有些想在朱拉隆功大学、农业大学、玛希隆大学等。有些还没有最后那定主意。但无论他们想在哪所大学学习,我都希望他们梦想成真。他们的样子很谦虚礼貌,接受我们别的校徽后就说谢谢并回拜我们。有这么善良的学生成为我的学弟学妹真让我骄傲和自豪。

仪式结束后,我们走到会议厅外面,火辣辣的阳光直射在脸上,天气热得喘不过气来,我们一帮校友匆匆忙忙直接去教学楼找老师。一爬上我们熟悉的楼梯,朋友们就想起高二时,我不小心曾在这个阶楼梯上跌到,引起大家爽朗的笑声。我们在教室去拜见一个个老师。每个老师都热心地接待我们。

我们的中文老师叫吴昊,是中国来的。他教了我们两年,每星期上七八节中文课,因此,他同我们班很熟也很亲密。那时我们无事不谈,他仿佛是我们的爸爸。他不但教中文,还教我们生活。一到中文课,我们都很开心,他性格很随和。有时候我们在课堂上说话,不听他,让他生气。但我们一跟他开玩笑,就把他逗笑了,所以我们很喜欢逗他。有一次,一个同学告诉我们今天是他的生日,我们就计划买个蛋糕送他办公室,给他一个惊喜。我们到了他的办公室,给他唱生日快乐歌,之后,才知道那天不是他的生日,是第二天,是我的同学记错了。我们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也乐得眉开眼笑,气氛很是活跃温馨。之后,他带我们去冰淇淋店,给我们班一个一个买冰淇淋。因为这件事我们真的很想见到他。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找到他。我们冒着炎炎烈日,去另一座楼找他。可是正巧那天校长在检查那座教学楼,我们不可以去他的办公室,不得不给他打个电话让他下来。很快他就到了我们面前,一起去餐厅畅谈。我们谈的很热烈,回忆过去的事情,比如,老师的儿子在日本留学的情况、他的身体情况、学校的变化、我们大学的生活等。大家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各个心花怒放。他说我高二在教室坐在教室中间的第一排,但我拒不承认,我记忆中我坐在教室右边的第二排。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我看当时的照片以示证明。其实是我真的记错了,但那并不重要。令我感动的是他滑动手机时,全都是我们班的照片,这时我才知道他为我们班制作相册花费了多少心血,这让我感激涕零。

老师该去上课了,我们只好告别了。我们聊了一个小时,却感觉只过了五分钟。告别之前,老师还是老样子,请我们吃冰淇淋,还跟我们合影留念。到不得不告别时候了,我们只好向他摆手说了声“再见老师!”。

事情过去很久了,可今天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那天,好像是我回去我第二家庭的日子,到处都是兄弟姐妹和亲爱的父母。时间、疫情、变化,什么都不能阻碍我们的感情。那是我生活中最珍贵的日子之一,回忆美好,真是铭心刻骨,令我永远不能忘怀!

(泰国法政大学比里帕侬荣国际学校大三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