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Wednesday, 31 August 2022 03:25
Rate this item
(0 votes)

胡晨希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刚刚走出机场,滂沱大雨迎面扑来。雨幕下,城市璀璨的灯火多了几分梦幻的色彩。雨一直下,雨滴落在雨伞上啪啪作响,沉甸甸的,我在雨伞的庇护下,依旧保持着整洁和干爽。

上车后,我将雨伞收起,继续欣赏车窗外的风景。车子行驶了十几分钟,就开始堵车,一条车龙堵在雨夜中,一动也动不了,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我开始心情烦躁。突然,车外传来“砰”的一声,回头看去,后面车子下来一位母亲,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母亲用瘦小的身躯为女儿遮挡着风雨,向着前方的医院跑去。

风很大,雨也很大,那位母亲脚步踉跄,却坚定地奔向前方。看着她娇小的背影,我眼眶湿润。也许她也曾经是个娇气软弱的普通的女孩,但当她成为了母亲,就必须勇敢,必须坚强。一句话在我的脑海中跳动“女子本弱,为母则强”。

车子重新启动了,带着我驶向前方。我一回头看到躺在地上的雨伞,不禁感叹,“母亲就像雨伞,为我们遮风挡雨,一直努力保护着我们。”

记得我七八岁时,我在商场里发现了四个机器人,那样子非常科幻。我兴奋地拉着表姐跑向机器人,但乐极生悲,一下子撞在门上,顿时头破血流,疼得我哇哇大哭。看着我满头满脸的血和头上的大伤口,妈妈的脸变得惨白。妈妈一向胆小晕血,但那天她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冷静地处理着一切,一边用纸巾给我止血,一边打电话叫车和联系医院。

出租车很快就将我们送到了医院,医生说需要缝针。我一听又大哭起来,血也哗地淌了下来。妈妈拉着我的手平静地说,“如果你不停地喊,血是不会停的。”妈妈的冷静,给了我巨大的安慰,我在她陪伴下,躺上了手术台,妈妈一直守在身边,一直紧握着我的手,轻轻的说,“不怕,妈妈在,不怕。”

缝合手术很快就完成了,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疼,反而有点痒,缝合结束时,我甚至笑了起来。当天在回家的车上我就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来。后来我才听说,安顿我睡下后,妈妈扑在外婆怀里大哭一场,她对外婆说,妈妈,我好害怕。

想着往事,我摸了摸额头上的那道伤疤,它还在那里,虽然很难发现。我出生后,妈妈就从一个胆小的女孩,变成了母亲,母亲是一个多么伟大“职业”啊,日复一日照顾着孩子,像一把不知疲倦的雨伞,时刻为我遮风挡雨,不经意就要做几十年。

我忍不住又摸了摸额头。从那一刻起,额头小小的印记已经不再是伤疤,那是母爱的印记。

一转眼车已经停在了我家楼下。我拿着雨伞冲出车门,跑进家门。妈妈已经为我准备好了一大桌美味的菜肴,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每个菜都是热乎的。

妈妈和爸爸都在微笑,我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在他们耳边轻声说,“爸、妈,谢谢你们。”

(王晨希,学校:PATANA 年级Y7 年龄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