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105期泰华文学

105期泰华文学


散文

张永青 老教授老同学
方文国 父亲的哲学
小 草 妙笔丹青 蕙质兰心
——寄泰国华文女作家若萍
张锡镇 灰鸽子
张声凤 许主席,我们永远怀念您!
亚 文 商海风云
范 军 杜牧《题宣州开元寺水阁》赏析
若 萍 与鸟为邻
黄嘉良 中华美食,耀彩故宫
——展示中华美食神韵
李福林 一件普通的短衫裤
阡 陌 神游记忆的河
冯 骋 翁丁大火烧出了什么问题
诗 雨 坚强的男孩
梵 琳 老挝印象
袁 燚 生活与生存
李佳颖 回不去的故乡
温婉媚 米奇米粒
符欣荷 简单的幸福
李 泽 一盏小油灯

View items...

小 说

曾 心 庆 寿
温晓云 平安(外一篇)
漠 凡 黑鹰计划
今 石 他和她的故事(外一篇)
馥德玛 父 爱
洪 玲 婆孙俩
李 泽 会错意
杨 玲 真假金项链

View items...

诗歌

漠 凡 红旗飘飘
范模士 老年说
钟子美 弔你弔诗
——悼念诗人岭南人
博 夫 最后的礼物
廖志营 怀念岭南人
杨 玲 痛悼岭南人老前辈
龙 人 读经(外一首)
苦 觉 桐花初见
刘 舟 端午节(外三首)
澹 澹 歌中(外五首)
杨 棹 火 车
晶 莹 送 行

View items...

翻 译

陈伟林 杜甫律诗选

View items...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杜甫律诗选

杜甫 – 五言律诗
陈伟林 - 译写泰文诗


春望 杜甫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เหม่อมองยามวสันต์ฤดู

ธานีล่ม จมหาย มลายสิ้น
ภูผาหิน อีกธารา หาสูญไม่
แลนคร ตอนวสันต์ พลันตกใจ
มีแต่ไม้ อีกใบหญ้า หนาทึบจัง

หวนคะนึง ถึงสงคราม ความขื่นขม
แม้สูดดม ชมบุปผา น้ำตาหลั่ง
แว่วได้ยิน สกุณา พาเสียงดัง
เพียงได้ฟัง ยังถวิล ถึงถิ่นเดิม

ไฟสงคราม ยามนี้ ที่คุกรุ่น
นานสามเดือน ไม่หายวุ่น ยังฮึกเหิม
หากได้รับ ข่าวสาร จากบ้านเดิม
จะเหมือนเติม ความหวัง ดั่งได้ทอง

สีเกศา พาเปลี่ยน เป็นสีขาว
ผมหยุดยาว หลุดร่วง ชวนสยอง
แม้มวยผม มุ่นไม่ได้ ไม่น่ามอง
คงไม่ต้อง ขมวดมวย ด้วยแล้วเรา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晶 莹

送 行


在你的挣扎中,我失忆了一切。惟N年前车荫下的童兴与你骤然断喝的强大反差,还有那被后补的一脚,却依旧留存记忆。而且,存档桥段中我的述求,罕见地没能引发母爱的共鸣。


虽天地分属南北,少了生之依恋与情之牵绊,奈何时值仲夏,彼此同热,便燃旺了心中愧疚。看来规避这份缠绕已然无望,今夜注定无眠...


仰望夜空,心思洞穿了星星的泪腺,因此得窥你八年前春晖中接下五张钞票时转身拭泪的剪影,全然颠覆了早几年时的同景画面。


见证离别的悲凉,吟诵静默的绝唱,攒够了失望,便要走了。


隔空送你远行,愿归来依旧少年。


两个内在匮乏者的相遇,也挪移了地球的年轮,并生出几许彼此的惦念。


江风拂过,丝毫没吹皱心绪,只是扯动心思。


飞得更高更远。因为清楚结局,所以一直思得绝望,却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月夜静美,愿我们各自的时空一切安好,并冀望星月捎来你的讯息。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杨 棹

火 车


火车在奔跑,门铃响了,葡萄和蜜桃满满躺在金色的高脚盘。


我还记得,永远记得,你离开的那一天。


云雀在叫,收音机里播放摇滚乐的电台,突然传来一个西藏喇嘛的经咒。


你说你梦到一场火焰,毗湿奴神在火里,舞姿动人。


窗外晃动的光影,和孩子们嬉闹尖叫,壁虎一整天躲在切格瓦拉海报后面。


小镇啊,就那么碗口大的天空,就那么小腿深的水井,就那么安静地存在于这缤纷的世界上。


送报人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让我怀疑时间的意义,世界其他地方的意义。


我认识昆明,石家庄、曼谷、北大年、彭世洛,还有许多名字,在这世界上隐匿。


不抽烟的人,穿过雾霭弥漫的火车7号车厢,他卑微地咳嗽,含着热泪。


你当时抬起头,对那个可怜的人说,你找的人已经在前一站下车了。


乘务员拉上了窗帘,一群不相干的人,谨慎地聊着自己,放纵地聊着政治人物的花边新闻。


只有你,靠着我的肩膀,你说你想做莱纳德科恩的女人,你要那1000个吻,


要那头火红的小马驹,骑在那梦幻的红尘巷,还要每晚听着他的歌进入永恒沉睡。


那个在镜子前以泪洗面的男人,那个在车厢连接处吃苹果的男人,那个把泡面撒了一地的男人。


也许,这就是你厌恶这个世界的开始,这个世界充满负重前行的男人们,而我在想,


一首诗,怎么才能没有人称代词,这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我想了一路,仍旧不思其解。


隧道幽深了几秒,火车幽暗了下来,手机信号减少了3格,我们都是这趟火车跳动的心脏。


它在冰天雪地里嚎叫,穿过崇山峻岭,它也许有飞翔的梦想,也许它真的想去悬崖看看。


一个沉默了一路的男人说,我想去内蒙古,看看草原,骑骑马,射射箭,住蒙古包,大口吃肉。


他突然抽出一把尖刀,扎在桌子上,把那个啃苹果的男人一把抓了过来,


又抽了以泪洗面的男人一巴掌,并将泡面男人都头发攥在手里,快救救我吧,他愤怒地拍着车窗:把你们卑微的幸福,统统分给我一点,就那么一点点就足够,让我戒掉这生活的毒瘾。


你终于要回到不认识我的状态,就当生命中从未有我走过你的阳台,那朝西的阳台,总是夕阳。


但是,莱纳德科恩还是死了,请原谅我用这个不含感情的词语。


你伤心地哭了一场,一些人嘲笑你,只有我知道,


这个世界上,我们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但某个外人终究会是我们无法代替的精神寄托。


那只电线上的鸟儿,在风中摇曳,没有风的时候,它就用细细的双腿,故意晃动那颤巍巍的电线。


受到诅咒的故事,许多禁忌话题,在梦想的另一端,硬币闪闪发光,你撩动长发,挥了挥手。


那只养了多年的猫,你都没有带走,没有什么值得害怕,没有什么值得保留。


这个地球,早晚被太阳吞灭蒸发,但我就喜欢看你在世间奔波劳累的样子,你微笑着:


这都是有意义的,在NASA工作的人,也许早就想好了退路,而我们如蝼蚁庸碌麻木。


但你还是带走了一样东西,那是你幼儿园老师给你的红心贴纸,那已经雪白的红色贴纸。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澹 澹

歌中(外五首)


一方城池
诱魅的彼方
情绪无端渲染
恰若流萤于天际
被灵魂景仰的流浪


⟨ 诗外 ⟩ 走入歌曲中,懂了,你便是曲中人。



绝唱


齐声哀嚎,为家园
为方寸的蓝


悬崖上有星斗,有
卑微的祈望
愿破釜沉舟的纵身一跃
换得最初的安宁圆满


⟨ 诗外 ⟩ 惊闻英国的圣玛丽岛上,有成群的海豹爬上悬崖自杀,以死抵抗人类对它们家园的破坏。



渴望


逼退路标,逼退飞鸟
逼退牢笼,逼退视界……


离弓的目光,射向
肆无忌惮的绿、风度翩翩的蓝


阳光是无菌的色彩
空气有自由的味道


⟨ 诗外 ⟩ 疫情严重,大家都只能窝在家里,某天和小女儿开车到海边透了透气。



梦里梦外


重回那湾小溪
隔着梦,与幻象热吻


玫瑰雏形,小心翼翼
于青春的跌跌撞撞里
芒刺稚嫩柔滑,穿不透的
那滴血,在梦外烧成烙印


⟨ 诗外 ⟩ 梦里梦外,有多远的距离?



守望


天边有泼墨的山水
有绚烂的虹桥流泻
有圆舞曲的盛装


一叶孤舟,情愿着
一隅静谧,守望
一幕幕云卷云舒


⟨ 诗外 ⟩ 痛也罢,欢也好,你都是我不愿错过的风景。



分离


既然执意离去
就将风雪卸出行囊


选一个碧水如烟的午后
成全,再也不见的
好聚好散


⟨ 诗外 ⟩ 洒脱的放手,即便有千万个伤心的理由。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刘 舟

端午节(外三首)


呜咽的湄南河水
嗅不到角黍飘香


披发跣足的憔悴
悲叹着疫情肆虐


龙舟无精打采
口罩内眼神也失去光彩



半封城


疫情像滔滔洪流
冲破人们最后一道防线
口罩也失去效用


天天听到的是
严峻的坏消息


封吧封吧封吧
封死条条通向
罗马的大道




活在斗室之间
看着日出日落


脚步走不出疫情魔掌
每日青菜豆腐
点缀着无聊心情


天总是那么阴沈
何日能拨开阴霾
一展笑容


封城


脚步被禁固在斗室
大街小巷少人迹


封住了门封住了窗
封不住渴望自由的眼神


望穿了层层雾霾
盼等着纸船竹马照天烧
送瘟神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苦 觉

桐花初见


桐花又开了
我把
不会溶化的一树雪花
拍下制成抖音传给你
让昨天的昨天的故事
醒来


那年六月
你拉着我的手
说一起去看雪花
说一起去堆
写上 我们名字的雪人
还说要快要不然它会化的


树下那有什么雪花
只有笑声
只有呼吸声
你接受了
我摘下的一枝桐花
眼睛却只看着
年轻的蝴蝶在风中吃惊


如今
还是不要再想了
你的头上己开满了桐花
我的头上也开满了雪花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龙 人

读 经(外一首)


诗寄晋环兄
总是沐手馨香
恭敬了身心
才敢轻启经文
彷佛
佛祖在——菩萨在
我们围坐菩提树下
让耳代目~静心聆听
真丶善、美——
同沐平安——共沾法喜
沉淀心灵——始能洞见
上善若水——此时
仿佛春光
微微笑着
欢喜心腾起——方自澈悟
什么是
观自在


疫情人生


疫情前——每天
人人都循规蹈距
用工整的楷書
写着生存


疫情爆发时
每一顆忐忑的心
像隷书一波三折
更似石鼓金文
看似婉轉却凝重
崛强地写下生存


远方親友
每天的问候——总是
打疫苗了吗?
彷彿已百無禁忌
此刻的心绪
缭乱如看不清的
张旭狂草


疫情必將终结
每天晨起看天
展纸执筆
在时间的硯墨香中
我们勇敢地
用魏碑体写下
血肉丰美的
生存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怀念岭南人

廖志营


每早的问安,每天的聊天,
突然,停止在新年前。
知道您抱恙住院,
默默期待您复康复健。
元月五六两天,
又听到您熟悉的声音,我喜出望外,
只是比往时宏亮的声调,有点异样。
我劝您,刚出院,別多谈,
多保养,来日方长。
之后,您二次住院,
又让群友挂念。


二月七日,噩耗传遍,
如晴天霹靂,敲碎我心。
个月前的對話,
竟然是最后的,竟是永遠。
老大啊,您就这样离开人间。
您忘了,前年我們为您八八贺寿,
说好的,相聚於米,相期以茶。


詩文牵緣,这些年来,
您我成了忘年友,
无话不话,相見恨晚,相谈甚歡。
您说,你 我
两片因风出岫的雲
風雲际會,天涯相聚
含泪,叙说路上的風雨
问青天 谁主命運的走向
我贊您,年方九十,
性情似顽童,思緒正青蔥。
您的詩興无须饮酒,开口便然。
您仰慕唐宋欲醉欲仙的詩人,
您不醉,更是詩仙。


长期以來,您尽展天賜,勤奮耕作,
在往日的《湄南河》,留下不少詩篇。
无奈《世界》炎涼,
您走后,看不到半点哀怨。
今天,我又捧起您,
最后的书章《年方九十》,
深切懷念!
( 2021.02.18写于曼谷)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杨 玲

痛悼岭南人老前辈


岭南人先生离开我们了
泰华诗坛損落了一颗巨星
噩耗 伴随鼠年
最后一声惊雷
把我全身毛孔炸开
镇得我思维
紊乱 暂停 清零


当我走进佛堂
手里捧着您的礼物
《年方九十》
送您最后一程
四周笼罩着
慎终追远的肃穆
抬起沉重的脚
怕 惊扰您的安详
怕 打扰您的梦乡
……


您说将努力多活五年
陪我们写诗舞墨弄文
去年您学会用微信传递信息
您的诗插上翅膀
飞向世界诗坛
和各地诗友唱和
遍地开花结果
搭建一座座友谊桥梁
诗之情 诗之爱
谱写您的诗学人生


您说您是一片云 从
五指山飘向东方之珠
又飘到祥和的泰国
一路梨花带雨
寒雾滞道
您说您是漂木 从
黄河漂流到维多利港
再漂流到湄南河畔
您是故乡木栈桥上一片出岫的云
踏破风尘仆仆来到昭披耶河畔


病魔无情地对您发起猛烈地进攻
夜幕挂着一弯钩月
吊着乡愁缥缈的苍凉
把您从故乡带到了天堂
临行前 您给泰华诗坛留下了
最珍贵的绝唱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博 夫

最后的礼物

——沉痛哀悼泰华诗坛宿将岭南人先生


您留给读者最后一方印玺
《年方九十》
刻成后 您还没签名
飘着墨香
在特殊的环境里交给了读者
作为您留给诗坛最后的礼物


三次入院的消息
带给我扎心的痛和焦虑
您把这份大礼的制作任务
委任于斯 千斤重担
刻不容缓 精心镌刻
只想给春节增添一份大喜


春天来了
春节来了
读者来了
《年方九十》来了
但阳光之手 却
抚摸着时光消逝的痛


您像一朵芳香的玫瑰
被流浪的雨摧残了
丢下读者 去
“陪杜甫,看齐鲁青未了
陪李白,举杯邀明月
陪东坡,把酒问青天”①


您吐出最轻的喟叹
震落滴血的残阳
疼痛亲人的心
您的精神
溶化在一方印玺中
《年方九十》成了您的永恒


注:①摘自岭南人《八八回眸》诗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