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诗 歌

张永青 悼念林太深(外三首)
博 夫 小诗为您送行
——悼念太深兄
苦 觉 静静的远行者
一一悼林太深兄
澹 澹 云彩——悼念林太深先生
阡 陌 悼念林太深
晶 莹 致两个老头
漠 凡 冰山雪莲(外五首)
刘 舟 乡愁(外五首)
龙 人 雁行折翼——泪吊庆良弟(外一首)
李福林 六月雨
杨 棹 在鲍勃马利的房间里
李 伟 执一片红叶
石 头 礼物(外一首)

Tuesday, 30 November 2021 04:33

礼物(外一首)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石 头

礼物(外一首)


你说
想送我一件礼物

你送我一副眼罩吧
醒,也是你
睡,也是你

你送我一个钱包吧
穷,也是你
富,也是你

你送我一根皮带吧
胖,也是你
瘦,也是你

你送我一颗心吧
生,也是你
死,也是你

算了
你还是送我一个梦吧
梦圆,是你
梦碎,也是你


赎罪

你是来自地狱的天使
连魅力都带有几分邪气

我陪你去过地狱
你带我去过天堂

当真爱来袭时
魔即是佛,佛即是魔

没有魔
就不会有佛

没有恨
就不会有爱

没有残缺
就不会有生死你一人的痴狂

我是否依然那颗最璀璨的流星
轻轻一吻
就能点亮你死寂的黑暗

我们都是孤独的孩子
回到我怀里
让你我紧紧相依

在世俗伦理之外
在天堂地狱之间

如果过往皆是罪
那么

就是我们赎罪的唯一方式

Tuesday, 30 November 2021 04:29

执一片红叶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李 伟

执一片红叶


执一片红叶,
鼓动秋的波澜,
仰望,
洁白的云,
蔚蓝的天,
俯瞰
清冽的水,
五彩的山。
果菽在枝头含笑,
稻浪在田野里翻卷。
一首诗,
一幅画卷,
在心底涌动,
在脑海中盘旋,
这就是生活的一隅,
这就是夕阳下的热恋……
伸出双手,
去采撷多彩的人生,
张开热情的臂膀,
去拥抱美丽的自然。
收获美好的心情,
让生命定格在快乐,舞动、延展……

Tuesday, 30 November 2021 04:27

在鲍勃马利的房间里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杨 棹

在鲍勃马利的房间里


醒来在鲍勃马利的房间,无法想象
我梦中的牙买加,真实如家乡
在水牛皮手鼓上,七叶壶摇摇欲坠,青烟袅袅
仿佛,这一切还在公元1984的364分之一
另一个24小时,等待时空交错的,渴望
以一个游客身份,一个崇拜者的身份
来到,鲍勃马利的房间,在
寒流到达中南半岛的霍乱时刻
也许,从我朝南的房间,只要有肯穿梭的勇气
牙买加就在一念之间,一步之遥
夜深人静的乡间,雷鬼并不适合配合繁星
它要做一场火把的矩阵,潮湿的烟花的绚烂变调
那上升中泛绿的低音4,爆裂中染黄的高音6
鲍勃马利布满红丝的双眼,似能看穿
穿越而来的轻飘飘的我,在人类历史的浮生中
走向他的房间,坐下来,一杯
加勒比海可可味儿的朗姆酒下肚,深呼吸
七叶壶的青烟,穿过脾肺,到达魂灵的底线
然后,从容地醒来,笑对这阳光灿烂的人生

Tuesday, 30 November 2021 04:25

六月雨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李福林

六月雨


六月惊蜇雨,
窗外雨景淅淅沥沥,
多年以前,以前,虽然
季节更换地有点迟疑。

雨的声音慢慢清晰,
一阵阵清脆的讶异,
敲击在铝片的屋顶上,
伴着,回响着,我的记忆。

总在回忆往事,
年轻时代的反思?
不久,又是一个凉秋。
然后雨声将渐远,消逝。

也许当初就应该把文章写完,
枫叶风雨飘飞的梦幻,
曾经诗篇滴落屋外河边,
忙碌节奏,河上会见一叶归帆?

Tuesday, 30 November 2021 04:22

雁行折翼——泪吊庆良弟(外一首)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龙 人

雁行折翼——泪吊庆良弟(外一首)


曾经
兄弟五人是
飞翔在蓝天的雁阵
任风狂雨大
任日烈阳炎
我们总勇敢地排成
人字
一起翻飞——抗衡逆境
歌唤万里江风
羽剪千秋明月
我们期勉
雁是奋飞的笔
要著述海角
撰写天涯

尽管我们一度飞散
在台泰的天空回旋
熟悉的呼唤——
浓烈的血源
又凝聚起我们兄弟心
恒排成雁阵——互相期许
要写出
黄氏的善良
黄氏的大爱

天何不仁?!
变天的一场大疫雷电
一阵椎心的恸
竟划破天地生死
勇毅的侧翼受创
庆良您折羽了?!
仍在我们泪眼中挣扎
一定要飞出
一个壮美的圆
灿如坠落的流星

爱的呼唤——血泪的恸
仍修复不了心羽
挽不住您一直坠落
兄弟亲情的呼唤
您听到吗?
我们的祈祷和哀音
祈愿
九品莲花接住您
在西方净土
花开见佛
安祥如菩萨旁边的
那盏光明灯
照亮
雁阵的一角折羽
光亮后人的天地

注:三弟黄庆良恸于二O二一年八月廿一日下午五时廿五分,因心肌梗塞猝然往生,惊闻噩讯,心神崩裂,久久不能自己。协办丧礼期,神智未清,仍在灵前,不拘平仄工整,先草拟一联~

雁阵折翼含酸一痛哭永恒哀思
玉树长理萧条八月天同体大悲

请四弟嘉良代书,谨表丧弟之恸。23日午夜梦回,再以心血草就此诗以悼。


一朵青莲——敬悼何锦江老师

跋涉过文革的泥淖
历尽缅泰山林风雨
只为自由理想
带一枝笔丶掌一把刀
与妻生死同命
走过千山万水
竚足泰北美速
觅得一方净土~
用厨艺~以汗水
丰裕生活
以文心~用艺术
振兴文化~美化庭院
赤热的中华心
淳厚的书生情
蕴含在诗文中
回响在粤曲里
如今
那亲切的笑语
低低的回响已成过往
仰瞻那颗
沈寒的星光
曾照亮泰北
彷佛有
一朵青莲
在水之田
犹在星月之下
独自思吟
有一种
星沉荷池的古典

注:在新冠疫情肆虐中,八月我恸失三弟庆良,九月初又惊悉何老锦江病逝,念及曾与何老在龙盘艺苑论艺说书,今人天永隔,伤痛之情,写成此诗祈愿我佛慈悲,接引善魂,前往西方极乐。

Tuesday, 30 November 2021 04:17

乡愁(外五首)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刘 舟

乡愁(外五首)


咀嚼着天上的月亮
童年的脚步
慢慢向我走来

五十余年的期盼
望断南来天际

何日再捧一杯故乡水
解去我对家乡的思念

秋收

累了一季的草帽
挂在墙壁上喘着气

布满皱纹的脸上
绽放着一丝微笑

仓充鼠雀喜
粮满心无忧

秋夜

中秋逼近
思绪飘向千里亲情

天边月渐次圆了
眼帘里祗有一个
模糊的月影

再也尝不到母亲做的月饼
回味的祗是依稀的母亲身影

风刀子剃过山脊
一只老虎下了山岗

雁翼向南飞去
南方树叶也黄了

秋天来了
我的心情沉默在口罩下

参不透禅机佛理
看不透人世真伪

只知今朝有酒今朝醉
那管明日喝白水

眼望日出日落
板桥铭言千古
难得胡涂

悼——林太深先生

文坛彗星陨落
只留下你忠厚的背影

认识先生多年
君子之交淡如水

自岭南人之后
你又走了
在我心中留下无限怅念

Tuesday, 30 November 2021 04:11

冰山雪莲(外五首)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漠 凡

冰山雪莲(外五首)


满以为,你厌世偷生而孤身独处
怎知,那是你生存的一种选择
远离尘世,酷寒中悄然绽放
于孤傲的悬崖峭壁上
修 天地正气
看 日落日出

〈诗外〉婆娑世界,何谓大美呢?冰山雪莲,我看到的不仅仅是一朵花朵,还有一种精神,一种逆境中求生存的精神!


流 失

更鼓远去了,相思夜无以相思
屋檐下断落的雨珠敲醒了风化的记忆
唯美与称意仍泡浸在陈酒蜜浆里
相似的夜啊!
已找不到 相似的你

〈诗外〉活在当下,却纠缠于过去,我万能的神啊!情感何辜?


儿时,只有一条路
它连接着童真,通往着快乐

长大后,路多了
有的看得见,有的看不见
看得见的起点在脚下
看不见的起点在 心头

〈诗外〉相对来说,脚路易走,心路难行;每个人,都是每条路上的匆匆过客,不管是春和景明,还是狂风暴雨。


彩 虹 

我坚信,风雨过后
你会出现,你必定会出现!

浅浅海峡,堆积着历史的过失与伤痛
五千年的血脉,七十年的期盼
一如你鹊桥连心
从岸的这边 到岸的那头

〈诗外〉近来,貌似和平的两岸又风云突变,暗流汹湧,但愿历史发展到最后是画上圆满的句点。


烛 魂

昨夜,残云掩月,我与你对视
你发着光,赤橙里已忘记了疼痛
有你,我不再害怕,可你将泪干成灰
幽深中,我彷彿听到了你的低吟

是啊!既然心灯长亮
又何惧黑暗永夜?

〈诗外〉或许,不求于来生,只在乎于当下、牺牲小我而完成大我,是蜡烛与生俱来的承诺!


迷 失

无以抗拒,即便只是回眸

因为你,我忘记了花儿的容颜
忘记了鸟儿的歌唱

我已不是我
除非你的微笑
在我的脑海里 沉没

〈诗外〉该写情诗的时候不会写情字;会写情诗的时候已无处可写!

Monday, 29 November 2021 09:01

致两个老头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晶 莹

致两个老头


题记:不愿却又必须触摸一份沉重。为减压,我窃用了文友的文题。唯人同但却情境迥异。因此,我着意压抑悲凉而紧抱轻松。


(一)

岭前椰风,依旧昼夜不停地荡漾着世间的心思。你的,我的,诗篇的,还有咖啡的。偶然邂逅的是乐园晨曲,开启了谈古论今的序幕。代际分明,却觊觎着同代的风情。交集于熟络中扩充,笑谈诗情画意,并共同追寻同心圆特质。心明千炬灭,月圆百川辉。春秋十余未荒,我们终开悟并慰平了黑白的沟壑。今年的早春,你笑着搭上了那片云游的唯美春晖。而我,亏欠了你两行送行的脚印……

南国的风景,遂了些许心愿,我们因此先后在风景中驻足,并努力融衬风景。高光靓丽中的缥缈,灰暗迷离时的颓废,都饱含诗意,并已经或正在或终将成为永恒。害怕细雨冲刷岁月,爬出泥淖的过客,捧着初心走来再走远。而我们放心下来停歇,并渴望为风景增添色彩。

人生如梦?行进中的开放情节与待定的未知结局,都不在青春的谋篇中。噢——,人生是梦。于是安家于心,驻足所在便是家。同款的认知,成为不朽的谈资。享用湄南河岸边的阳光雨露——乃至同视为天恩的风暴雷霆后的心安理得,在神聊中延续,直至今年早春的那一时刻。依据默契,心绪不该惊叹这一与生俱来的时刻,唯神聊不意谢幕。其实神聊依旧如常:触目路边披雨的樱花,邂逅炫目可人的Yayoi招牌,遥想是隆路19巷的清幽恬淡,凡此种种,我都会链接心轨,并与之隔空私语……


(二)

林茂风啸,虽非常态,却像极了你泅海时的刚毅和归化中的傲骨;阳光下的林海,大多时是和美的,恰如你平日里憨实的微笑。“活着就好!”不谙世故的诙谐呐喊,领跑了三年,最终让位于你逐浪天涯的夙愿。而我,却心存不甘——“欠”我两碗故乡粿卷儿,我尚未把吃相发挥至极致。酣畅淋漓的文字交流,忤逆了纲常岁序,我们因此相互称“兄”。然而此时,我正静默地吞咽着觉醒后的愧疚与不安。该去诵经送你大行,奈何难抑的心智仅堪凌空遥拜。

太过精明的时运,淹没着世间通途。你常行于行将浸水的路上,并饱尝落魄。风骚雅聚,虽数度爽约,冷落了醇香,却激扬了文字。明丽隽美的风情,缜密流畅的构思,不求其属于每一篇章,但每个故事都参透了人性的光辉与幽暗。就这样,如绿荫中痴情的小鸟儿,你单调地咏唱着乡间的小曲儿小调儿,再尽数汇入收藏的国风和颂里,并期待着后人读懂你的情怀。

深秋在远方。你给秋天独具匠心的慷慨承诺,招唤你踏浪远行。你以匠人态度和深藏其内的风雅欣然赴约。当洞箫和琵琶于远方奏响,你轻抚礁石划破的旧日痂痕,再摄一帧靓丽晚照投放夜空。翻涌不息的云,一次次唤醒夜空,并在黎明时分降下的雨中抛撒绿色的种子。甜柔深谧的追忆,静隐于泥土中,等待着微笑绽放。

Monday, 29 November 2021 08:57

悼念林太深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阡陌

悼念林太深


为遂你仰望云景之愿,槟城游我扶您蹬着的石阶。

沿向火树银花的深处,您凝望着无垠的星空,将思绪引到遥远隐秘的梦中,悄悄地研磨着万般岁月的表情。

从您平日不生动的语言表达方式,我没读出您思绪中的流年,静静的陪您跌宕在不知方位的图腾里,抽组着我不曾经历的时代波澜,想象着偶尔从您记忆街跳出的伤痕。

及至为您理稿,从键盘上敲出的一段段的话当年,才知字里行间只有情怀,哪有怨尤、伤痛?

人生短暂相逢,仅代你完成几篇文稿,您谢了又谢,谦逊大雅的气度令晚辈如沐春风,而我只能在偶聚中颉取您历练后的豁达和憨厚里的从容,因岁月的风景里,您的冬霜早已化做春雨。

残阳将坠,窗外秋色绰绰,病榻探望,您像晒蔫了的大树,大伙在伤感中平静的商议着您文字生命的完结篇,你向人间的告白,儿时乡野,亲人聚散,泅水渡海、儿女情怀、故国乡情、都以珍爱生命跃动的细节了然于著作中,画点着您一生悲欣交集的蓝图。

《榴莲飘香的季節》如期呈现给您,欣慰中杂沓着百感交集,日后,您生命篇章的无数珍贵记忆,将如行云流水徜徉,您生命画面将如一帧帧绵长的画轴,足令后辈永远缅怀。

天际又多了一颗闪着微光的星烁,想必那就是您归依的地方。

Monday, 29 November 2021 08:55

云彩 ——致仙逝的林太深先生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澹 澹

云彩

——致仙逝的林太深先生


轻轻地,您走了
飞往故国的云彩
梦乡的歌谣,湘子桥上
缓缓地唱,母亲的怀抱
十八梭船慢慢地摇

轻轻地,您走了
带走了湄江真挚的云彩
我们曾在欢笑中,泪湿
于您的波涛暗涌,也曾
在您的伤怀里
惊涛骇浪,但您的豁达
已浸润了时光,连同那
佛国的晚霞

轻轻地,您走了
留下了一片纯粹的云彩
深情的文字一如您
深情的脚步,一半
在佛国,一半
深植在故里
您的泪、您的笑
宽容所有疼痛
痊愈记忆悲伤

轻轻的,您就是
——那朵云彩
那朵漂泊过、呼啸过、
哭过、累过……而后又
敞开双臂回拥大地的
炙热云彩

轻轻的,您走了
挥手西游的那天
天空的那道彩虹
正为您背书
星月亦为您拓路

轻轻的,出岫云彩
浩瀚银河,此后
任您自由放歌

(澹澹于 31/10/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