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泰华文学”赞助人


捐款芳名

泰国砺青中学校友会副理事长

郑开泽 陈碧如伉俪 泰币40,000铢


泰华作家协会特向赞助人表示崇高敬意,并致以衷心感谢!

李昕珂

石缝里的小花


在一个偏僻的小镇里,有一座山。山上凉风习习,景色很美。在那山的山顶上,乱世丛生,从那些石头的缝隙里长出了一朵鲜艳的小红花。

小红花红得像火,一阵风吹来,它就在风中起舞。仔细看,小红花长在一条窄窄的石缝里,一根细细的茎从石缝里钻出来,托起花朵,稀疏的叶子舒展着手臂,保护着花朵。

我只见过有小草在石缝里顽强的生长,但从没有想到,温柔的花朵能生长在石缝里。

看着这朵美丽的小红花,我不禁产生了一连串疑问:这条石缝里有土吗? 有,但是少得可怜。这石缝里有水吗?有,但也少得可怜。只有风会吹来一丝丝尘土,只有雨会滴进一点点水珠。

尽管生存环境非常恶劣,那朵温柔的小花还是开花了,它仰着脸,看着太阳,那么勇敢,那么顽强。不管是烈日当空,还是暴雨倾盆;不管是狂风阵阵,还是大雪纷纷,它都勇敢面对,坚强地活着。

再看那朵小花,它显得更美了,那是一种坚韧的美。

(Anglo Singapore International School ,七年级。)

胡晨希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刚刚走出机场,滂沱大雨迎面扑来。雨幕下,城市璀璨的灯火多了几分梦幻的色彩。雨一直下,雨滴落在雨伞上啪啪作响,沉甸甸的,我在雨伞的庇护下,依旧保持着整洁和干爽。

上车后,我将雨伞收起,继续欣赏车窗外的风景。车子行驶了十几分钟,就开始堵车,一条车龙堵在雨夜中,一动也动不了,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我开始心情烦躁。突然,车外传来“砰”的一声,回头看去,后面车子下来一位母亲,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母亲用瘦小的身躯为女儿遮挡着风雨,向着前方的医院跑去。

风很大,雨也很大,那位母亲脚步踉跄,却坚定地奔向前方。看着她娇小的背影,我眼眶湿润。也许她也曾经是个娇气软弱的普通的女孩,但当她成为了母亲,就必须勇敢,必须坚强。一句话在我的脑海中跳动“女子本弱,为母则强”。

车子重新启动了,带着我驶向前方。我一回头看到躺在地上的雨伞,不禁感叹,“母亲就像雨伞,为我们遮风挡雨,一直努力保护着我们。”

记得我七八岁时,我在商场里发现了四个机器人,那样子非常科幻。我兴奋地拉着表姐跑向机器人,但乐极生悲,一下子撞在门上,顿时头破血流,疼得我哇哇大哭。看着我满头满脸的血和头上的大伤口,妈妈的脸变得惨白。妈妈一向胆小晕血,但那天她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冷静地处理着一切,一边用纸巾给我止血,一边打电话叫车和联系医院。

出租车很快就将我们送到了医院,医生说需要缝针。我一听又大哭起来,血也哗地淌了下来。妈妈拉着我的手平静地说,“如果你不停地喊,血是不会停的。”妈妈的冷静,给了我巨大的安慰,我在她陪伴下,躺上了手术台,妈妈一直守在身边,一直紧握着我的手,轻轻的说,“不怕,妈妈在,不怕。”

缝合手术很快就完成了,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疼,反而有点痒,缝合结束时,我甚至笑了起来。当天在回家的车上我就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来。后来我才听说,安顿我睡下后,妈妈扑在外婆怀里大哭一场,她对外婆说,妈妈,我好害怕。

想着往事,我摸了摸额头上的那道伤疤,它还在那里,虽然很难发现。我出生后,妈妈就从一个胆小的女孩,变成了母亲,母亲是一个多么伟大“职业”啊,日复一日照顾着孩子,像一把不知疲倦的雨伞,时刻为我遮风挡雨,不经意就要做几十年。

我忍不住又摸了摸额头。从那一刻起,额头小小的印记已经不再是伤疤,那是母爱的印记。

一转眼车已经停在了我家楼下。我拿着雨伞冲出车门,跑进家门。妈妈已经为我准备好了一大桌美味的菜肴,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每个菜都是热乎的。

妈妈和爸爸都在微笑,我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在他们耳边轻声说,“爸、妈,谢谢你们。”

(王晨希,学校:PATANA 年级Y7 年龄12)

叶冰敏

重回母校


回想告别母校的那天,仿佛还是昨天。转眼间我就离开亲爱的母校有两年多了。 严重的新冠病毒阻止了我们师生的见面,却阻挡不了我们对母校的爱。上个月,我的母校Sarasas Witaed Bangbon举行拜师节活动。每年校友总是在那天回学校拜师。于是,我也和朋友们约好在那天重回了母校。

早晨六点,太阳还没出,我就离开了家。我已经很久没有早起的习惯了,在通往学校的路上才看到日出,灿烂的晨曦让我想到在那所学校学习的那段岁月,因为那时总是这么早去上学。车窗外的景色依旧,一看到著名的猪脚饭餐厅就知道快到目的地了。车开到熟悉的三岔路口红绿灯处就右转,不到五分钟就到学校了。走进校门,到处都是穿校服的孩子。唯一穿大学校服的我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高大的教学楼、美丽的足球场、孩子们的喧闹声,一切都跟以前一样,只有食堂有了变化。同我约好一起返校的同学都到齐了,我们一起去学校食堂里的凉拌店和面条店吃饭。没想到,那些店都关门了,真让我们扫兴。

八点是学生列队举行升旗仪式的时间,整个过程保持不变,学生在篮球场唱校歌、升国旗、祈祷、队列练习、最后上楼上课。十三年每天都重复这些活动,我仍然清楚地记得每一个细节。好奇怪,小时候,我厌倦做这些活动,但是当我不需要每天再重复这些动作时,却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再次重温这些动作。学生们列队进入会议厅举行拜师仪式。我们这些大姐姐就跟在他们的后面。

到了会议厅,有一位男生负责迎接校友。他带领我们来到会议厅右侧座位。我看到许多学生坐在地板上,老师们站在旁边,像我们当年一样。仪式开始时,老师首先让学生们鼓掌欢迎我们,气氛非常热烈。两位曾经教过我们的数学老师走到我们身边,像家人一样和我们打招呼。虽然两年没见,而且他们教过的学生很多,但是他们还是记得我们的名字,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一项仪式是让校友上台敬拜和问候老师。几乎所有在台上的老师都教过我,所以他们一看见我们,就满脸堆笑,流露出和蔼可亲的神情,简直乐不可支。师生相见,谈笑风生,我们谈到大学学习情况,谈到在线学习的困难,也谈到当年跟老师们学习的趣事,还谈到学校的变化等。有些老师辞职了,有些老师教的年级也变了,因为线上教学,每个教室也都装上了电视。 尽管短短两年,可学校发生了巨大变化。然而,唯一不变的是老师对我们的关怀。下台之前,老师让我们跟她们拍照留念,然后我们同老师们热情地一一告别,最后便依依不舍地走下了舞台。我本以为我们师生好久不见,可能没有那么多话好说,气氛可能会很尴尬。不料,在台上的十分钟是那么短暂,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想跟他们聊,却不得不告别。于是,我们决定仪式后再去他们的教室继续畅谈。

另一项有趣的仪式是往届毕业生给在校高三学弟学妹亲手别校徽。我们当年在校时都期待这项仪式,因为戴上这个校徽标志着我们真的是高三的学生了,也是学校最高的年级了。对高三学生来说这是很珍贵的时刻。那时我是接受者,而现在我却变成授予者了,心里特别兴奋。

我们这些学长站在最前排,面对学弟学妹。我们给他们一个一个别好校徽,同时送上祝福。我问每他们想在哪所大学学习,哪个专业。让我吃惊的是大多数都想到法政大学学习,所以我为他们加油打气说,“你会成功的,来成为我们大学的学弟学妹吧!” 也有些想在朱拉隆功大学、农业大学、玛希隆大学等。有些还没有最后那定主意。但无论他们想在哪所大学学习,我都希望他们梦想成真。他们的样子很谦虚礼貌,接受我们别的校徽后就说谢谢并回拜我们。有这么善良的学生成为我的学弟学妹真让我骄傲和自豪。

仪式结束后,我们走到会议厅外面,火辣辣的阳光直射在脸上,天气热得喘不过气来,我们一帮校友匆匆忙忙直接去教学楼找老师。一爬上我们熟悉的楼梯,朋友们就想起高二时,我不小心曾在这个阶楼梯上跌到,引起大家爽朗的笑声。我们在教室去拜见一个个老师。每个老师都热心地接待我们。

我们的中文老师叫吴昊,是中国来的。他教了我们两年,每星期上七八节中文课,因此,他同我们班很熟也很亲密。那时我们无事不谈,他仿佛是我们的爸爸。他不但教中文,还教我们生活。一到中文课,我们都很开心,他性格很随和。有时候我们在课堂上说话,不听他,让他生气。但我们一跟他开玩笑,就把他逗笑了,所以我们很喜欢逗他。有一次,一个同学告诉我们今天是他的生日,我们就计划买个蛋糕送他办公室,给他一个惊喜。我们到了他的办公室,给他唱生日快乐歌,之后,才知道那天不是他的生日,是第二天,是我的同学记错了。我们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也乐得眉开眼笑,气氛很是活跃温馨。之后,他带我们去冰淇淋店,给我们班一个一个买冰淇淋。因为这件事我们真的很想见到他。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找到他。我们冒着炎炎烈日,去另一座楼找他。可是正巧那天校长在检查那座教学楼,我们不可以去他的办公室,不得不给他打个电话让他下来。很快他就到了我们面前,一起去餐厅畅谈。我们谈的很热烈,回忆过去的事情,比如,老师的儿子在日本留学的情况、他的身体情况、学校的变化、我们大学的生活等。大家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各个心花怒放。他说我高二在教室坐在教室中间的第一排,但我拒不承认,我记忆中我坐在教室右边的第二排。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我看当时的照片以示证明。其实是我真的记错了,但那并不重要。令我感动的是他滑动手机时,全都是我们班的照片,这时我才知道他为我们班制作相册花费了多少心血,这让我感激涕零。

老师该去上课了,我们只好告别了。我们聊了一个小时,却感觉只过了五分钟。告别之前,老师还是老样子,请我们吃冰淇淋,还跟我们合影留念。到不得不告别时候了,我们只好向他摆手说了声“再见老师!”。

事情过去很久了,可今天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那天,好像是我回去我第二家庭的日子,到处都是兄弟姐妹和亲爱的父母。时间、疫情、变化,什么都不能阻碍我们的感情。那是我生活中最珍贵的日子之一,回忆美好,真是铭心刻骨,令我永远不能忘怀!

(泰国法政大学比里帕侬荣国际学校大三学生)

郑桂芳

我最要好的朋友


一连串泪珠从我悲伤的脸上无声地滚落下来。他张开了双臂,冰冷的双手抓住了我颤抖的双肩,轻轻地一拉,紧紧地把我拥入怀里,接着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再见了!”这个场景是我和我最要好的朋友最后一次见面,最后一次在一起,最后一次温暖地拥抱。尽管我和他告别已经过去了三多年,可是我仍然清清楚楚地记得他那低沉而伤感的告别声。

二十岁的我拥有过很多的朋友,也遇到了不少志趣相投的人。然而,算得上好朋友的并不多。最令我难忘的是我上面提到的“他”。第一次见到他是2015年底在北京拔萃双语学校,国际部大楼的第三层,语言二班的门口。我是全班唯一一个泰国姑娘,是插班生,而他是一个迟到的唯一俄罗斯同学。我站在教室的后门口犹豫不决,脑袋胡思乱想不敢走进教室,甚至没注意到有人走到我身边。那个人用低沉而不大礼貌的声音说:“你挡住了我的路!”当时,我俩面面相觑,我呆若木鸡,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用冰冷的目光瞪了我一眼,便旁若无人地从我身边走进教室,只留下不知所措的我站在教室后门前……。

现在谜底该揭晓了,那个冷峻严肃的小伙子就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名叫大龙,俄罗斯人。他在我生命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甜蜜记忆!

他是全班个子最高的男生,大约有一米八左右,头发淡褐色,皮肤白皙,面容如冰,眉毛浓密,眼眸如墨。他相貌最突出之处是他那高挺的鼻梁。他总是沉默,即使讲话也只能听到毫无起伏的低沉声音。他那双冷若冰霜的眼神让人丝毫感觉不到任何温暖,他总是板着一副面庞。众所周知,他是校园里的老大哥。

虽然我们俩的故事有一个不太友好的开头,虽然我们俩的第一次见面没有留下美好的印象,虽然我们俩最初的关系被一堵又高又厚的墙隔开,可是后来的一件事情改变了我对他最初的印象。这件事把他在我心目中的那副冷漠高傲的外表融化了,而且还让我了解了他的内心世界,使我们变成了知心的朋友。这件事发生在我高一第一学期的一次郊游。

每学期学校都组织三天两夜的旅游活动,这一次,学校安排我们到了北京市平谷区,参观和体验石林峡钛合金飞碟玻璃观景台。老师给我们十五分钟在那边欣赏风景。当我们班到了玻璃观景台上,大家在忙忙碌碌地给自己拍照和欣赏北京自然风光。我自己也在东张西望,四处寻觅最佳拍摄位置,拍一张最美的风景照。在飞碟玻璃观景台上的时间有限,我不得不手忙脚乱地一边调整画面焦距,一边寻找现场的主光源,一边调整相机的感光度。我忘了自己脚下是一大片滑溜溜的玻璃地板。由于脚没站稳,不小心摔了一跤。我的头嗡一下,等反应过来,自己才发现全身已经倒在地上了。我感到右脚疼得发麻,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我憋足了一口气准备忍痛站起来。就在这时,有一双大手伸到我面前,那双手的主人正是冷峻的大龙。他向我伸出援助之手,拉了我一把,可是我一动就感觉到那彻骨钻心的疼痛。我可能没有隐藏住自己疼痛的表情,他不容分说,一把将我扶了起来。在整个下飞碟玻璃观景台途中都由他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我,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只听到四周呼呼的风声。后来,我决定主动向他说谢谢与道歉。他只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继续扶着我往山下走。我心想,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说不定他的内心不一定像他外表那样冷漠高傲,要不试试跟他聊一聊?我终于鼓起了勇气,趁走在漫长的下山途中向他问了个好。在我们谈话中,他一字一句地回答我的问题。终于,发现我们俩居然有许多共同的爱好。

到了山脚下集合地点,他扶我走到我们班主任的面前,告诉老师我因跌倒扭伤了脚。我还没来得及再一次向他道谢,他便无影无踪了。

这件事让我思忖再三,最后断定他不可能是那种冷漠的人,只是沉默寡言的外表而已。其实冷淡的人可能是我,由于我把第一次见到他的印象当成了我们俩之间的一堵墙,阻碍了我对他的重新认识。我做出了决定,要改变一下我自己对他的印象,要把他看成真正的朋友。

第二天,由于我酸疼麻木的脚,班主任不让我参加任何活动,只嘱咐我在远远的凳子上坐下。时间一点一滴地在流逝,我越来越觉得无聊,脚也感觉有点疼痛,准备站起来去车上拿药。正要起身,突然又是一双大手轻轻地抚到我右肩,又是那低沉的声音,“去哪?”我被他吓了一大跳,一听不用回头就知道又是他。我转过身,微笑着向他打招呼,并回答他的问题。我一说完,他就在我面前蹲下来,望着我红肿的右脚,说:“我去一下。”过了不久,他拿着药回来了,递给了我,我一边把那瓶药喷在我脚上,一边向他道谢。这时,我感觉我们俩之间尴尬气氛早已烟消云散了,我们聊的话题也变得越来越有趣,以至大声笑了出来。我们彼此越来越熟悉,分享了对方的人生背景。一眨眼就到晚餐的时间,他又一次扶着我走回到酒店。我又一次感谢他,他却阻止我说:“不用再谢了,你是我朋友,我会永远照顾你的。”

后来,我们俩就变成了一对好朋友。我们常常在一起,共同经历了许多困难和快乐。当我因某些事情而伤心难过,甚至哭泣时,他就二话不说去小卖部给我买一大块我最喜欢的士力架,吃在嘴里甜在心里,心情就会瞬间好起来。当紧张的期中和期末考试来临时,我们都会待在教室里,互相帮助,共同复习直到凌晨。在等待考试结果时,我俩同时心情紧张,心砰砰跳个不停,于是就相互安慰。当看到我俩的考试成绩优秀,我们又一起喜上眉梢,互相分享着对方的喜悦与成功。每当周末,我们总是约好去三里屯太古里打台球吃非常有创意的汉堡。尽管我不太擅长打台球,大龙不喜欢吃汉堡,可是每一次约定谁也没拒绝过。在那段时间,他给我的生活增添了很多色彩。在我受委屈时,有他安慰我;在我高兴时,他也分享我的快乐。我们俩好像是北京早餐的豆浆和油条——互相离不开。

可是,美好的日子总是光阴似箭。由于签证问题,我不得不跟他告别,准备回国。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2018年6月底的一天,在北京拔萃双语学校国际部大楼的后门口。我是拉着行李箱将要去机场的离校学生,很多人来为我送行。整个国际部的语言班、高一、高二的朋友和老师们,为了和我告别,都停了课,下了教学楼来到我面前。老师和朋友们一个接一个地与我深情相拥,祝福,并一再叮嘱我不要太伤心难过。我最好的朋友大龙却远远地伫立在那里,好像有意躲避因分离而产生的无法控制的情绪。我离开众人,步履沉重地走到大龙的面前,我痴呆呆、如鲠在喉地站着,没有开口,只是两行泪珠滑过我的脸颊,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大龙的脸上带着一副强颜欢笑,他张开了双臂,最后一次轻轻地把我拉到怀里,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他那依旧双冰冷粗厚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头发。为了能够安慰一下对方的情绪,我们作出了一个承诺:在未来的生活中,只要一方遇到最快乐的事情,例如结婚、生子、成功,另一方应该出现在对方的面前,一起分享那些美好的快乐时光。最后,他再一次用他所特有低沉而失落的声音说了一声“再见!”。我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他。

时光匆匆的流逝,三多年未见了。我们俩之间的距离就像是隔了无边无际的银河,不过“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有现代通讯工具,我们依然常常在云端相见。虽然依旧相互惦记着对方,可是彼此间的话题却越来越少。我偶尔在梦境中见到了他,梦见和他一起嬉戏打闹的情景。他悄悄地走近了我,又悄悄地离我而去,来无影去无踪,只留下了一幅美丽而哀伤的回忆。隔着千山万水,我只能在心里遥祝远方的朋友有一个幸福的未来,美满的人生。每每想到他,我的脸上就会挂着愉快的笑容。我在等待,等待未来的某一天再一次遇见他,以实现我们的承诺。

(泰国法政大学比里帕侬荣国际学校2019级学生)

庄伟杰(中国)

杨搏小诗读札


欣闻杨搏已加入以倡导写小诗而闻名于海内外诗界的小诗磨坊,着实令人为之欢欣鼓舞。

最初发现杨搏的诗歌天赋和创作才情,是当年在泰国华侨崇圣大学讲学时,因此我特别看好他。而今尽管天各一方,疏于往来,然一旦发现或读到他的作品,总是禁不住留意一番,仿佛见字如面。

身在海外,文化是一条苦旅,但在劳作之余,杨搏依然乐此不疲地走在诗之路上。从他传来的这些小诗可以看出,他的诗歌写作随性而起,缘情而发。小诗固然体制小,容量有限,要写好不易,但同样可以透过字里行间,把生活的痕迹定格,把心灵感受和生命感知能动呈现,把自己的诗性思考带入诗里。例如,《空角落》一诗举重若轻,起句“雨空得有些沉重”,简直是神来之笔,语言充满张力,一个“空”字,犹见境界。雨中被困,诗人独坐静思,于是触景生情,想象着时间作为永恒的维度,引发思古之幽,慨叹岁月之嬗变,益见诗人对现实与历史时空充满无比的好奇。而光阴的瓢泼坠落不断扩展命运的可能性,时间也是空间,生命的奥秘在此越发深邃。《分别》这首诗人情味十足,状写四岁孩子懂得分别而发出的哭声,如此之真之善之可爱,令人感动。此诗尽管直白,但用语简洁,娓娓道来,抒情温馨,诚恳到位。再如《龙卷风》对命运的审视,结合个人的经历,融合自身的人生体验,与其说携带着一种不确定性的无可奈何,毋宁说是对人生的一种思索。其中对《一壶老酒》的现实遭遇的感叹,实则是在写人的生存境遇。《票》中借助动词性和名词性之“票”,写思念亲人的乡愁叙事,一种家国情怀溢于言表。《饮茶》中的细节描写,以生动、有趣的笔触转化为敏锐的诗思。《青铜雕像》中记忆的碎片所生发的慨叹,是虚幻是迷茫,也是对存在的追问。

总之,杨搏这十数首小诗尽管良莠不齐,但从中可以读到日常的细节、命运的痕迹、现实的关怀、灵魂的咏叹,尤其是对生存世界与生命境况的敏感思考和认知。

记得笔者曾经说过,写诗歌其实就是写心灵写性情。因而,一个人的写作,往往是这个人性格、性情和个性的自然流露。古人云,修辞立其诚。可见诚恳是一种可贵的写作品质。从杨搏小诗中隐约可见,他能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也能诚实地面对自己的记忆和经验。

诚然,对于创作主体而言,无论是写小诗还是长诗,贵在构建出一套属于自己的语言形式。杨搏的路还相当长,在处理自我与世界对话时,如何重新审视所要处理的人事、风物,包括语言等诸多关系,尽可能消弭抒情主体的单一性,挖掘出诗歌语言内部的个体直觉和潜意识,以期走向诗所要抵达的澄明之境。相信杨搏已心中有数,如是,即便是小诗,也能展示大手笔,写出大境界。

2022年端午诗人节急就于泉石堂

冯 军

古远清教授的蝉声


我在暨大读研究生的最后一个学期,工作已经有着落,不日前往深圳教中学语文;答辩业已通过,终于不再为论文所累,欣欣然潇洒自如。广州暮春的阳光初露夏天的霸道,暨大图书馆门前的榕树已然响起蝉声。我在图书馆翻翻闲书,接到导师宋剑华教授的电话。宋老师说他要编一本书,命我负责写古远清教授研究述评一章。

暨大是世界华文文学研究的重镇,而古远清教授又是这一领域学术成果及学术影响力最为广泛的学者之一,按常理我应该对他有较深的了解。然而,我对华文文学的确没有太多的兴趣,相关学者一应没有多少知识储备。对于古远清教授,我们只有一面之缘。暨大举办学术研讨会,我冲着洪子诚教授会出席,跑到学术报告厅想一睹其容,听听他的发言。可惜洪教授没有发言,我顺便就听到古教授在其上讲了一段学术相声,令我惊讶。

远望古教授,应该年过花甲。他和一个在读研究生的女生捧逗讲相声,场下有诸多成名教授和实力不俗的研究生,大家都报以微笑。这大概是源于古教授的学术地位,和对他性情的熟悉。这一段相声,是我对这场学术研讨会最印象深刻的片段,也不一定是因为古教授的发言内容有多么深刻,大概是其形式的趣味性。相声出现在学术会议上,在我看来这本身是对研讨内容的戏谑和对会议形式的解构。

会后我和同窗小丹讨论这场相声,小丹告诉我,古教授快八十了,非常勤奋。小丹还告诉我一件轶事。研讨会前一天傍晚,古教授打印会议讲稿,需要找打印店。按理来说,这一小事知会学院,辅导员当帮忙解决,但古教授在暨大校园兜兜转转,后来问路小丹,是小丹带着他打印了文稿。可能是小丹说得太生动,我脑海中竟浮现出古教授步履蹒跚的背影。蝉声逸宕,古教授小碎步跨出暨大小西门的门槛,向不远处的打印店走去。

我开始写述评,需要结构性地阅读古教授的著作。一来我对华文文学没大兴趣,二来我以为我再也不用写文章了,三来古教授的著作实在太多了,著作多达三四十种,论文更达三百余篇,删繁就简,粗略计算我要细读一些,翻看一些,肯定要耗去不少时日,耽误我外出游玩的时间,我竟生出点烦闷的情绪。

开始着手阅读古教授的著作,我内心震撼无比。这究竟有怎样的精力和勤恳,才能看完浩如烟海的资料后创造出如此丰富精博的著作。看完古教授的绝大部分著作后,我很自信对华文文学,尤其是港台文学的了解,已经达到比较深入的境界。终于,我写出了两万多字的研究述评,此时已经距离毕业离校还有一周。我研究生的最后一个夏天,是蝉声和古教授的华文文学研究陪着度过的,这些著作把我落下的本该掌握的华文文学的知识漏洞弥补得踏踏实实。

论文发给宋老师后,我便前往深圳参加工作。离开暨大后,蝇营狗苟,人生再也不似读书生活那般纯粹而干净。每日处理不完的琐事,盘根错节的人际关系,天下交相利。操劳一天,我回到二十多平的宿舍,窗外有高大的阔叶榕挡住,再往外是四栋森森排列的高楼。我宿舍在二楼,外面严丝合缝,没有一丝光亮和视线。鲁迅回忆在绍兴会馆“钞古碑”的经历时说,“S会馆里有三间屋,相传是往昔曾在院子里的槐树上缢死过一个女人的,现在槐树已经高不可攀了,而这屋还没有人住;许多年,我便寓在这屋里钞古碑。客中少有人来,古碑中也遇不到什么问题和主义,而我的生命却居然暗暗的消去了,这也就是我惟一的愿望。”晚上回到宿舍,借着昏暗的灯光读鲁迅时,也黯然感觉到“我的生命却居然暗暗的消去了”。

古教授研究述评的文章静静地躺在我的电脑深处,蒙上厚厚的灰尘。直到一天,宋老师发信息并给我一个邮箱,让我联系古教授。我赶紧照做。联系上古教授,他让我把述评的文章改成论文尝试刊发。

改论文让我那充斥一地鸡毛和琐碎无聊的工作生活获得一丝光亮,荧荧微光,在苍凉的夜色中响起细碎的回声。古教授为我提供了不少新的资料,我白天备课、上课、改作业,晚上开工,增删添改,述评终于被改成两篇文章,各一万余字,均顺利刊发。20年时,深圳教育局规定的在岗教师的继续教育学时须达到72个的要求,我没达标;这本将影响我职称评定,而那其中一篇文章竟为我折算了十二个学时,帮我度过难关。

我和古教授互加微信,彼此没有什么话说。古教授偶尔让我帮他找一两篇论文的资料,我手上方便,基本上也都能完成任务。或者,古教授出了新著作,也给我寄上一本。不知觉的两年间,我收到古教授或编或著的书籍达五种。此时我奔三,而古教授已经八十有余了!我为生活奔波,一事无成,如里尔克所言,“苦难没有认清,/爱也没有学成,/远远在死乡的事物/没有揭开了面目。”读书已是心不静则成奢谈的遥远往事,更遑论像古教授一般,著作立马而就,四座皆服。

庚子疫情,古教授在武汉,我担心他没有口罩。我妹妹在医院上班,她俭省出一点口罩,我们不怎么用得上,我征得妹妹同意,想寄给我古教授,希望多少有点帮助。而古教授却直言拒绝,说不需要,自己在家著述理论,根本不出门,安全得很。

我给学生讲梁启超《敬业与乐业》一文时,以古教授为例,给学生们讲述了一个老人耕耘笔墨,至今不休的乐业故事。讲到动容处,坐在后排睡觉的男生也慢慢抬起头来,浑浊的眼神中放出清淡的光芒。我话音刚定,听见窗外蝉声悠然。

《陋室铭》

陈伟林译写泰文诗


作品名称 : 唐《陋室铭》
作者:刘禹锡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可以调素琴,阅金经。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สดุดีห้องหับที่คับแคบ

ภูเขาใดแม้นไม่ใหญ่ไม่สูงนัก
มีเซียนพักอาศัยได้ชื่อเสียง
เปรียบสายน้ำไม่ล้ำลึกและไกรเกรียง
มีมังกรก็พอเพียงให้อัศจรรย์

เสมือนหนึ่งห้องหับที่คับแคบ
ได้อิงแอบตัวข้ามารังสรรค์
คุณวุฒิคุณธรรมหนุนนำกัน
ชื่อขจรนามสนั่นลั่นแดนดิน

ตะไคร่น้ำเขียวครึ้มขึ้นคราบไคล
อยู่ทั่วไปบนขั้นบันไดหิน
แสงสะท้อนของต้นหญ้าบนผืนดิน
สีเขียวสิ้นแหวกผ่านม่านประตู

ผู้มาเยือนล้วนมีคุณวุฒิ
ความรู้สุดพรรณนาปัญญาหรู
จะโอภาปราศรัยล้วนน่าดู
ที่ไปมาหาสู่มิปุถุชน

ณ ที่นี้ใครใคร่เฟ้นเล่นดนตรี
จะดีดสีตีเป่าเอาสักหน
หรือใคร่จะท่องอ่านให้ซ่านกมล
คัมภีร์ล้นล้วนไว้ให้พิจารณา

ไม่มีเสียงอื่นใดให้รกหู
ไม่มีงานค้างอยู่ดูหนักหนา
ไม่ต้องทำให้เหนื่อยเมื่อยกายา
ไม่หรูหราแต่ผ่อนคลายวุ่นวายใจ

เฉกเช่นกระท่อมน้อยท่านจูเก่อ
ไปหนานหยางจะได้เจอมิสงสัย
อีกศาลาจื่อหวินก็ไม่ไกล
อยู่ซีสู่น่าเลื่อมใสทั้งสองแดน

ท่านขงจื่อผู้เป็นบรมครู
เป็นผู้รู้เอ่ยอิงจริงเหลือแสน
“มีนักปราชญ์อาศัยอยู่ในดินแดน
จะดูแคลนว่าคับแคบได้อย่างไร”

เฉินเหว่ยหลิน 陈伟林 – แปลและแต่งคำกลอน

李福林

鲜花簇簇


你总是在早晨造访,夜里凋零飘絮,然而鲜花绽放每个清晨。

周一的向日葵有点唐突,懒慵未除,温煦的阳光灿烂照耀,她本来就是一颗金黄高雅的太阳。

周二,甜美的粉红康乃馨。人们说是同性恋的象征,事实粉红色令世界变得轻悄,年轻,她带着青春的气息。

周三,大自然的颜色,万绿丛中来了一点惊喜,绿色郁金香,成熟地围绕着我们宁静的心灵。

周四,秋天的枫红,圆满的收割时节,即使不久将进入冬季。

啊!不是冬季,周五整船蓝鸢尾花的风帆蓄势待发,蔚蓝的,深邃的,永恒的,诚实和浪漫,……。

周末,尊贵的紫萝兰,看起来有点冷寞,却带着全身绯红的王者色彩。

最后,骊歌轻奏前,譲我递给你一朶红玫瑰,周日浓烈的火焰,艳丽的热情,在一星期中的每一个清晨,为妳携去深挚的祝福。

漠 凡

致抽烟女孩


夜已深沉
远方的你啊!
此时,睡了吗?

还没,我相信此时你还没有睡
相信明月高悬的窗口
正别着你气场暴表的身影
—— 多美啊!
你那蒙娜丽莎式的微笑
你这香烟驾驭下的秋夜!

都说秋是一个忧伤的季节
但其实,秋也是一种成熟
一种沉稳、一种丰实
就如窗前月下
你烟香曼妙、纤指轻弾的倩影
真想与你对视
触碰你的心扉
你这香烟袅袅的秋夜!

岁月静好,却凡情涌动
是青春绽放的憧憬
是流金岁月的怀旧
是情窦初开的放纵
是爱恨交织的难舍
是海誓山盟的执着
是失意落寞的无助 ⋯⋯
偶然的,必然的
得意的,失落的
像秋风皱水皮般地荡着漪涟
你这香烟缕缕的秋夜!

城市已安然入睡
只剩下孤寂的路灯在等待着夜归
可否问一下明白
香烟里的世界与香烟外的天地
有你多少难忘的记忆和曾经?
人生,终究是一种探索
倘若选择了承担
就笑着地面对
相信吧,最后终将为你到来
不管是金钱树
抑还是 玫瑰花!

Page 1 of 326